威權統治是不可持續的!

2017年十一月月26日 下午 6:00Views: 14

猛烈的政治打壓將傷及政權本身

社會主義行動

在林鄭月娥上任以來,政治打壓不斷加強,香港走向威權統治的局面。習近平在十九大之後表現強勢,在國內將權力集中於一身,強化國家鎮壓機器,亦在大會上表示「牢牢掌握憲法和基本法賦予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全面管治權」一說出自2014年國務院新聞辦的一國兩制白皮書,當時很多中共打手還刻意掩飾其重要性,指控反對群眾「上綱上線」,但今天這句話已公開成為中共對港的統治方針。

政治清洗各部門

政府重判政治犯、推動國歌法和一地兩檢,除了是明刀明槍的硬性操控,也要潛移默化地使意識較落後的港人對中共統治麻木,習慣聽到國歌肅立、公安長駐香港。此外,在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之後,建制派勢要將立法會變為另一個人大。最近全國人大常委副秘事長李飛訪港,公開強調廿三條必須立法。中共的統治邏輯是企圖一勞永逸地消滅香港民主運動,以為這樣日後就無後顧之憂。這一做法可能短期之內可以收效(尤其因為泛民主派完全逃避鬥爭),但這只會將民憤積累下去,未來會爆發更大規模、更激進的民主鬥爭。

政府發動議會政變後,威權之手將會遍及更多部門,包括學校、法庭、公務員系統等等。政府下一個目標明顯是學校。中共鷹犬、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就警告過「學校太多反共老師」。愈來愈多校方受建制壓力下執行政治任務。除了國民洗腦教育,教師授課的內容也會受到政治審查,尤其在通識及歷史科。最近50間學校強制要求學生收看李飛訪港的記者會直播。可惜的是,香港最大教師工會的領導正沈醉於與林鄭的和解,完全沒有表達抗議,最近更支持特首的施政報告。

此外,政治打壓的重要目的是為了劫貧濟富,因為親資政府準備在經濟危機來臨時掠奪工人階級的財富。為了可以更迅速、更鬼祟地通過有利財團、打壓窮人的政策,建制派將於12月修改立法會的議事規則,其中一招是削弱財委會的權力。雖然反對派本來也沒可能透過財委會阻擋政府的法案,但改例後連質詢和拉布的權力也會被剝奪。失去了財委會這個揭露、拖延大白象工程和輸送利益政策的重要平台,將會少了一個動員、凝聚群眾的焦點。

林鄭月娥刻意將政治清洗和「打港獨」的工作外判予律政司、法院及建制黨派和政客,以免自己要為此負上政治責任。但這種欺騙技倆長遠並不會成功。雖然最新民調顯示,市民對現時特區政府表現滿意率比梁振英時期的負淨值高一些,但也不過為16%。11月她發表了「公屋八萬間封頂」的言論,企圖測試群情卻遭觸礁,即使迅速道歉收回言論,民望也立即下跌。可見,群眾的怒火在地下中燃燒著,政府的失策失言隨時可以成為引爆危機炸彈的導火線。

統治階級現分歧

中共和港府猛烈的政治打壓不代表統治穩定或得民意支持,反而反映出中港資本主義深刻的危機。建制派不同陣營為保障自己集團的利益而出現統治方法──例如政治打壓激烈程度──的分歧,因為部分建制派也害怕太大力打壓會引起民意反彈。香港瘋狂的打壓明顯是由中共命令的,但有些政治任務連香港統治階級也感到為難。例如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也對國歌法感到驚訝,更直言「我想林鄭都未必很清楚」。全國人大范徐麗泰等強硬派主張國歌法要有追溯力,而葉劉淑儀則反對。社會主義行動對於較「溫和」的建制派並無幻想,而是想指出統治階級分裂証明他們並不是勢不可擋,群眾組織反抗是有可能撼動他們的。

威權統治是不可持續的,猛烈的政治打壓將會傷及政權本身。中港獨裁資本主義是可以打倒的!我們需要的是將運動升級,發起罷課乃至罷工,真正打到專制政府和支持它的富豪精英們的痛處。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