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迫害尚未完結,需要組織群眾鬥爭

2017年十一月月26日 下午 9:00Views: 14

民主抗爭只有繼續升級,才能取得勝利

李一明 社會主義行動

在東北十三人和雙學三子被判囚之後,二十名社運人士因為在2014年11月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清場時違反禁制令,被控刑事藐視法庭並且全部被裁定罪成。另有十五人因為同一事件和同一罪名將於明年五月受審。在那次暴力清場行動中,共有159人遭警方拘捕。一系列事件都證明香港的司法系統已經成為中共獨裁政權和傀儡港府用來打壓民主運動的工具。如果沒有有力的群眾反擊,就會有更多的鎮壓到來。

政治犯繼續湧現

統治階級一方面猛烈進攻,但同一時間可以看到他們也害怕群眾憤怒會再反彈。目前終審法庭批准了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三人就重奪公民廣場案的上訴,並讓三人保釋出獄,這是法院自七月連串政治打壓以來最大的妥協。這與其他政治檢控案件形成對比,說明政府和法院忌憚對三人過於苛刻的打壓會造成民意反彈,以免群眾情緒再次像8月20日那樣出現反彈,甚至會形成更大規模和更高階的抗爭。今年下半年的政治打壓發動以來,有很多訊息都看到建制陣營內部就打壓的強硬程度出現分歧。歷史上可見強烈鎮壓最終會引致統治階級內部分裂,這也會鼓起群眾反抗的信心。

林鄭月娥繼續裝扮成大和解的特首,把所有政治打壓的任務外判予法院、建制派政黨和中共在港機關,企圖欺騙群眾、軟化抗爭力量。現在溫和泛民領導繼續沈醉於與林鄭政府大和解,完全沒有準備發動有力的抵抗行動。激進民主派實際上站在運動的領導位置,尤其憑藉三名政治犯目前的號召力,可以召集所有真誠抵抗威權統治的組織和個人召開群眾大會,制訂下一步具體的鬥方案。

可惜的是,黃之鋒等人至今尚未就目前的鬥爭提出任何方案,而只是集中提及自己在監獄內的個人經歷。雖然在監獄內為囚犯權利而鬥爭也是重要的,但目前整場運動的路向才應該是焦點。周永康的立場更是後退至溫和泛民的立場。他提出在人大831框架和真普選之間尋求折衷方案,例如將提名委員會和功能組別民主化,甚至還說到「從官員的角度作思考」。中共的假普選框架就是為了反民主而制定的,所以我們不可能指望將它民主化。

一系列鎮壓香港民主運動的行動是由中共和習近平指揮的。這個被稱為「自毛澤東以來權力最大的中國領導人」正在中國大陸推行更嚴酷的高壓統治。他擔心香港群眾的抗爭會點燃內地工人和受壓迫者的反抗,這將意味著中共甚至中國資本主義制度的垮台。他在十九大報告中強調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全面管轄權」就是一個例證。他決心徹底消滅香港的民主權利,在香港實行像內地那樣的專制統治。

行動需要升級

抗爭是民主運動的唯一出路,但同時我們也需要正確的綱領和策略。單靠遊行並未足夠力量抵抗政治打壓,群眾正渴求將運動升級的方案。所以我們需要的是通過組織罷課乃至罷工將鬥爭升級,真正打倒建制和它背後那些大富豪的痛處。而且這場鬥爭必須聯繫到反資本主義,因為那些掌控經濟民生的資本家正是現在這個不民主制度的受益者和堅定支持者。只有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才能讓勞動群眾自己管理整個社會。

訪問社民連政治犯陳寶瑩

鄧美晶 社會主義行動

20名佔旺被判有罪者包括四名社民連成員,包括已在囚的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本刊請到社民連秘書長陳寶瑩,訪問她對現時民主抗爭的看法:

她認為現在已進入威權統治,「政府以法律及其他手段製造寒蟬效應,如教授被威脅移除教席、立法會選舉以確認書篩走激進派。可能未來只能選溫和派。政府明顯是打壓社民連這些站在最前線的『出頭鳥』。」但她無悔抗爭,呼籲社會更多人站出來。

「政府三番四次用警察、黑社會清場都失敗,所以最後利法庭的權威來迫傘運結束。」陳寶瑩分析香港政府針對傘運的策略,她指政府鎮壓不果,「當時很多人對警察反感,『黑警』形象深入民心,強硬清場做不到,因怕會有反彈。」政府便利用私人公司申請禁制令,以經濟理由聲稱佔領馬路令生意受損來要求清場。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