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打壓 唯有群眾鬥爭

2017年十一月月27日 下午 10:05Views: 89

中國獨裁政府幾乎每個星期都在增加對香港的打壓

《社會主義者》(英文版)社論

它想要對香港施加更大的政治控制,並壓制這裡群眾的民主抗議的風氣。最近更製造輿論,揚言要就廿三條立法。這條國安法將會把所有反對中共政權的行為視為非法。

獨立

青年們日益增長的港獨情緒令中共政權感到害怕。鎮壓必然會帶來反彈,但是獨裁政權沒有學到教訓。它覺得武力和恐嚇可以解決問題。

只不過是從大概三年前,由於北京更強硬的政策、2014年雨傘運動失敗後群眾的沮喪情緒和前特首梁振英的威權統治,港獨才開始得到群眾支持。梁振英被稱為「港獨教父」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據說精神失常的人會重複做同樣的事,卻希望會有不同的結果。對於獨裁政權來說,就是採取更嚴厲的鎮壓。它在香港的傀儡(例如梁振英及其繼任者林鄭月娥)將支持獨立的本土派趕出立法會,並迫害許多社運人士,其中一些人被迫流亡海外。這成了更廣泛地打壓民主運動的樣板。

本土派不知道如何動員、如何組織認真的政治鬥爭。右翼種族主義思想讓他們失去了鬥爭能力,所以他們成了北京最容易打壓的目標。但是本土派組織的崩潰並不意味著港獨意識的終結。相反,特別是在年輕人當中,反對中國的情緒甚至正在變得更加強烈。沒人會對此覺得驚訝。

國歌法

政府以「周而復始」的打壓來應對港獨情緒的增長:不斷鎮壓、不斷威嚇。10月1日,中國的橡皮圖章議會全國人大通過了國歌法,對於「不尊重」國歌的行為加以嚴厲處罰,最多可判入獄三年。人大已決定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由香港政府進行本地立法。

親北京的右翼建制政客公開說要像「殺豬殺狗」一樣殺死港獨支持者。他們希望這條法律設有追溯期。如果真的設置追溯期,那麼在本地立法之後,警察和檢控官就可以對攝像記錄的過去那些「違法行為」(主要針對香港球迷在奏中國國歌時發出噓聲)提出檢控。現在有更多的警察和便衣被派往香港球隊的比賽現場紀錄這些「犯罪」行為。

這是對公共財政和警力的巨大浪費。與此同時,那些真正的罪犯竊取數十億公帑、操縱政府合約讓貪腐精英大發橫財、令公眾利益受損卻逍遙法外。

試驗場

習近平對中國政權的掌控顯然已經得到鞏固,北京處在一種勝利的氛圍之中,可以說是到了狂妄的地步。媒體稱,中國經濟已經「穩定下來」,中國對於全球的政治影響正在擴大。因此香港成了習近平政權及其代表的中國富豪精英展示實力的第一個試驗場。

現在一系列打壓民主的措施,是為了消滅香港的民主運動。政府一面打壓較具戰鬥性、較激進的群體,例如長毛和社民連;另一面向溫和民主派施壓令他們屈服,令他們承認完全民主「沒得商量」,並進一步遠離群眾抗議。

泛民領導人已經成了阻礙民主鬥爭的嚴重障礙。他們盲目堅持要同一個不肯讓步的政權達成和解。他們害怕群眾鬥爭。他們參加民主抗議主要是為了壓制運動,阻止「激進派」獲得更大的群眾基礎。

但是即便是這些想要結束鬥爭、接受北京的要求的泛民也明白,這樣做會讓他們失去所有的群眾支持。在下一段時期,當政府重新推動廿三條立法時,這種壓力會升到最高點。

廿三條

2003年浩大的公眾反對行動曾擊敗了政府提出的廿三條。現在一連串的大陸官員和香港的親北京政客一同要求林鄭政府重啟立法。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最近說,推進廿三條立法是「迫切需要」。

但林鄭的公開言論卻沒那麼積極。她堅持廿三條立法需要「合適的社會氛圍」。她要考慮香港的歷史和2003年的那場爆炸性運動,而北京並不在意這些「細節」。2003年的那場運動終結了董建華的特首生涯。

南華早報的專欄作家Alex Lo在解釋林鄭的猶豫時說,推動廿三條立法會引發「嚴重的政治災難,甚至會令[2014年]佔領運動看起來就像小孩子的遊戲。」

隨著北京要求實行更多打壓措施,泛民領導人被迫做出口頭上的反對,同時卻未能提供任何領導、策略或綱領來挫敗這些前所未有的反民主攻勢。

8月20日,14萬人抗議政府將16名青年社運人士投入監獄。溫和泛民被迫參加了這場並非由他們自己發起的遊行。這次規模巨大的遊行是由四個較小但較激進的團體發起的,包括社民連和反對東北發展的團體。這說明,在事件最激烈的時候,群眾運動能夠迅速創造新的組織和領導層。群眾最需要的,是清楚知道下一步該如何走。

類似於2014年,當時青年和學生無視想要拖延和束縛鬥爭的佔中「領導人」,由下而上地引爆雨傘運動。「和平佔中」是同泛民領導人關係緊密的溫和派和自由派知識分子提出的,為的是讓泛民領導人藉此控制運動,從而阻止群眾投向更激進的鬥爭方案。佔中領導人拒絕支持學生罷課和抗議,但正是罷課和抗議點燃了雨傘運動。

為了讓民主運動重新組織起來並且有效地抵抗北京的打壓,我們必須吸取過去的教訓。香港人民缺乏的不是鬥志,而是一個能夠提出清晰策略的領導層。現在的領導層一再讓群眾失望。

泛民領導人依附於資本主義,而資本主義又需要中國獨裁政權保護其權力不受動搖,所以泛民領導人拒絕戰鬥性的路線。他們總是選擇妥協,而非抗爭。

我們需要一個由群眾民主控制的新運動,立足於工人階級並向對中共統治日益不滿的中國群眾發出號召,從而聯合起來反對獨裁政權。

一個群眾性的工人政黨能夠把民主鬥爭中具有戰鬥性的階層吸引到自己這邊,並能夠把民主鬥爭聯繫到反對長工時、低薪和沒有前途的工作的鬥爭;爭取更多的公共支出,從而為群眾提供可負擔的住房以及醫療和教育等完善且免費的公共服務。

資產階級富豪和中共官員等反民主精英令所有這些問題無法得到解決,只有主張立即、徹底實現民主的社會主義政策才是取勝的途徑。

打壓時間表

2016年9月:建制派政黨遭遇了20年來最嚴重的選舉失利。立法會中的激進派人數增加。本土派首次進入立法會(三席)。

2016年10月:兩名議員因關於「真誠誓詞」的新規定而被取消資格。

2017年7月:林鄭月娥就任特首,提出所謂的「大和解」。

2017年7月:又有四名議員被逐出立法會,包括社民連的長毛梁國雄。

2017年7月:政府公布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允許大陸公安在香港執行大陸法律。

2017年8月:重奪公民廣場案和反東北示威案重審,推翻已執行完成並且較輕的判決,16名社運人士被判入獄6至13個月。

2017年8月:14萬人遊行示威,反對政府操縱法庭將社運人士投入監獄。

2017年10月:全國人大通過國歌法,香港將進行本地立法。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