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外勞「僱傭同住」,結束現代奴隸制!

2017年十二月月4日 上午 10:25Views: 9

興建公屋安置外勞,反對種族主義的勞工政策

帕莎 社會主義行動

最近有菲藉外勞提出司法覆核,嘗試推翻這條不公義的僱傭同住條例,至今審訊尚未結束。在審訊過程中,代表政府的余若海律師的言論揭露了剝削者的傲慢。余若海則認為,若外傭不喜歡僱主或受到剝削,根本不會想為他工作,與是否與僱主同住無關。但事實上很多外傭根本沒有選擇權!余若海又強調,若僱主違反假期規定,外傭可以向勞工處投訴。然而,勞工處往往偏袒僱主,加上缺乏金錢和時間,很多人都沒可能獲得公平審訊。

社會主義行動支持這次司法抗爭,然而由於資本主義法律往往是偏袒政府和建制,加上最近法院明顯被大力操控以打壓,所以必須同時組織起外勞的抗議行動,包括遊行和集會,同時爭取本地工人階級的支持以達致團結鬥爭,才能向不民主的政府和法院施壓。

香港政府一直對34萬名外籍家庭勞工奉行種族主義的勞工政策,而外勞「僱傭同住」就是其中一環。香港政府於2003通過法例,強制外傭必須與僱主同住。這是一項種族隔離的政策。政策只適用於來自東南亞的外籍家庭勞工,這是針對特定種族、性別、階級的歧視。

香港向來房屋問題嚴重,居住環境大多狹窄。外傭被迫棲身僱主家中,往往沒有足夠居住空間及私隱。根據今年一份由非政府組織「移民工牧民中心」對3000名外傭的調查發現,43%的外籍家庭勞工並沒有自己獨立棲身的房間。該調查揭露有許多外傭被迫睡在廚房、地牢、櫥櫃、廁所、儲物室甚至陽台或屋頂。報告還指出:

十分之一的外傭並沒有工作合約中所列明的床位。擁有獨立房間的57%外勞,三份一人表示其房間亦充當儲物、洗衣或安頓寵物的地方。

隱性的種族隔離

政策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讓外勞「隔離」於社會,以免她們可以融入本地社區,加強本勞和外勞的連結。政府也要避免孤立外勞使她們更難組織起來,形成工運的力量。被孤立工人失去私人時間,斷絕了和自己族群朋友社交乃至聯繫工會的機會,工人沒有議價能力,導致受到剝削、侵犯、虐待時無處可訴。2014年發生的印傭Erwiana被虐事件,受害人持續被虐超過8 個月,中間沒有放過一天的假期,直至被辭退送返印尼始被揭發。

外傭寄宿在僱主家中,老闆可以隨意控制工時,事實上外傭每天工時可以長達16小時!與此同時,法例雖然規定工人享有每週至少一天的假期,但僱主往往規定傭工必須限時前回家,令工人實際放休不足24小時,部分僱主甚至會剋扣休息日。而每逢假日,外傭沒有自己的私人居所,公共休憩設施又嚴重不足,中環、銅鑼灣、旺角等鬧市外勞千人席地而坐的光景,亦是這個政策所直接導致的。

固然本港房屋問題嚴重,租金高企,單純廢除外勞「僱傭同住」並不能夠解決問題。外勞與本勞一樣為港付出勞動,政府對於保障社會所有成員房屋需求責無旁貸。政府應取締仲介公司,直接聘用外傭,並且大量興建公屋安置所有工人。這樣外傭能免於僱主及仲介剝削,達致與本勞同工同酬,而政府又能將工人投入至家務工作、托兒、安老等公共社會服務中,免費按需分配至所有基層家庭,而非富裕家庭獨享。

非民主產生的香港政府是本勞外勞的共同敵人,工人們應該不分種族團結抗爭,共同抵抗這個「現代奴隸制」。

外勞集會抗議印尼政府新政

10月29日,印尼外勞社群Kobumi發起集會,到印尼領事館外抗議印尼政府對外傭的新政策,並高呼「我們是工人,不是奴隸」等口號。印尼政府早前通過的新例,強制工人額外購買保險。印尼政府一直漠視在港外傭受到中介公司嚴重剝削的問題,亦沒有改善外傭工資低、長工時等問題。現在的新政策更令工人雪上加霜。社會主義行動亦有響應號召參與,並發言指出印尼政府與港府是共犯,包庇仲介公司,呼籲本勞外勞團結抗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