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隆尼亞:以總罷工擊敗憲法一五五條款和佛朗哥式鎮壓

2017年十二月月4日 上午 10:53Views: 14

釋放桑切斯和庫夏爾特,打到人民黨政府!建立加泰隆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

革命左翼黨(CWI加泰隆尼亞)聲明

在10月1號警察殘暴鎮壓加泰隆尼亞人民之後,西班牙統治階級與它的國家機器繼續進行打壓民主的攻勢。在喬迪·庫夏爾特(Jordi Cuixart) 與喬迪·桑切斯(Jordi Sánchez)被關入監獄並且禁止保釋之後,右翼人民黨政府、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為社會民主派)和公民黨(Cuidadanos)正在啟動憲法一五五條款,加泰隆尼亞的自治權很可能會被暫時收回,可能有更多的人會被逮捕,反抗組織甚至可能因為「不尊重西班牙的統一」而被列為非法。人民黨發言人帕布羅·卡薩多(Pablo Casado)和人民黨在加泰隆尼亞的領袖哈維爾·加西亞·阿爾比奧爾(Xavier García Albiol,一個仇外的右翼極端主義、沙文主義者)已經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革命危機

西班牙民族主義者、跟從他們的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以及所有捍衛特權階級利益和資本主義秩序的政黨和媒體都陷入狂怒,這顯示出我們正在迎來這樣的一個歷史契機:戰勝1978年至今的寡頭政權、實行加泰隆尼亞的自決權、並且開啟社會主義的社會變革。所以我們必須重新走上街頭,並號召一場大規模群眾運動與總罷工。

超過200萬人參加10月1日公投,代表著人民意志的勝利。如果還考量到它發生在緊急狀態和警察鎮壓期間,那這就顯得更偉大了。我們也很少看到對直接民主有這樣高漲和廣泛的支持,公投中幾乎所有人都支持建立加泰隆尼亞共和國。10月3號總罷工後,在加泰隆尼亞的群眾運動是那麼的大規模,以至於歷史上只有唯一一次事件可以與之相比擬:即1936年加泰隆尼亞群眾與工人在7月18日與19日發動起義,反抗法西斯主義的軍事政變,並且在幾個小時的激烈戰役後成功地解除了反動勢力的武裝。

加泰隆尼亞革命危機是由兩個主要的政治因素所驅動的:一個是西班牙資產階級及其中央集權政府的民族壓迫(它們拒絕承認加泰隆尼亞是一個民族,並通過鎮壓手段來否定其自治權);另一個因素則是資本主義經濟衰退、大規模失業、迫遷,不穩定工作與低薪造成的沮喪情緒,以及青年的黯淡前途。就像過去曾發生過的(在1909、1931、1934、 1936和1977年),反對民族鎮壓的鬥爭與反對階級鎮壓的鬥爭交纏在一起,醞釀著不同尋常的革命潛能。

資產階級的所有成員都對加泰隆尼亞群眾運動感到憤怒,這並不是什麼意外的事。這場運動直接威脅到西班牙資產階級與改良派左翼領導人(西班牙共產黨、工人社會黨和工會)一同建立的1978年政權。這就是為甚麼我們必須要來討論當時發生的事情,並回擊那些在發現1978年政權已經衰竭之後試圖重新與支持這個政權的勢力妥協和對話的左翼派別。

一九七八年政權

1976至1978年間,佛朗哥獨裁時代的政客(像是馬丁·比利亞和阿道弗·蘇亞雷斯以及其他許多人)搖身一變成了「新民主派」,但還是遵從西班牙和國際大資本的命令。他們和費利佩·岡薩雷斯(Felipe González)和聖地牙哥·卡利歐(Santiago Carrillo)達成協議,使得革命局勢流產,否則全西班牙的工人階級和青年會把獨裁政權與資本主義送上絞刑架。這個重大協定,或者應該說是重大背叛,根據我們的階級觀點,是為了在法律上承認了群眾運動已經贏得的一些民主權利和自由,以換取西班牙資產階級繼續掌控社會,並按照獨裁者佛朗哥的想法讓胡安·卡洛斯一世登上王位。

1978年政權實行「君主立憲制」,並赦免了佛朗哥政權的罪行。它讓過去那些反動勢力繼續掌控國家機器、司法部門與警察和軍隊。1978年憲法從法律上確保了自由市場經濟和不容質疑的資產階級權力,並否決掉加泰隆尼亞、巴斯克地區與加利西亞的自決權。

憲法條文難免要承認所謂的自治政體,但是也透過特別措施(155條款)及軍隊維持最大程度的獨裁(「廣袤富饒的大西班牙」)。那些左翼改良派的領導層用來辯稱他們為何接受該協定的說辭,是他們在革命局勢中用來為挫敗詭辯的用詞:敵人的武力恫嚇,政變的威脅,還有不利的「力量對比」。

1978年政權的國家機關、人民黨、公民黨、工人社會黨、以及資產階級的媒體,他們鼓吹「民主」和「法治」,但是他們實際上做的是在破壞他們宣稱會尊敬的東西:指使警方和國民衛隊野蠻鎮壓那些想要和平行使他們投票權的人。他們還稱讚用社會混亂和經濟破壞來恐嚇人民的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他們使用憲法155條款、徹底關閉溝通管道、而且坐看一幫法西斯主義狂熱份子攻擊著人民。這個反動陣線鼓吹著最歇斯底里的西班牙沙文主義,他們使用陰謀詭計、滿口謊言又完全不會受到懲處,只是想要讓敢於爭取自決權和獨立共和國的加泰隆尼亞人跪在自己腳下。

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

在這個意義上,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比左翼改良主義領袖更深刻的理解到現今正在發生的事件的革命意義。他們恐嚇人民,要求立刻撤銷獨立宣言。他們試圖在15天內加把超過700間公司總部遷出加泰隆尼亞,以此來恫嚇人民。加泰隆尼亞的寡頭統治集團、銀行家、還有大工業家,就像他們在歷史上一直所做的那樣,把他們的命運和西班牙資產階級連在一起。所以他們反對這場可能削弱他們經濟權力與政治權力的運動。

國家機關作為資產階級統治工具的本質也變得比以往更加清晰。人民想要參加公投,但卻被法律禁止,而且不可以為此修改法律!可是如果凱克薩銀行(Caixa Bank)和其他大企業想要遷出加泰隆尼亞,統治階級就會在24小時內修改法律,從而煽動起加泰隆尼亞人民對於經濟崩潰的恐懼。他們展現出了他們真正的階級利益所在, 還有他們對於革命性群眾運動的恐懼。許多被視為獨派好友的加泰隆尼亞商人也宣布將撤離加泰隆尼亞。基立福公司和伊迪里亞食品公司等家族財團,或者安琪兒·巴利韋(Angels Vallvé,商人,巴塞隆納證券交易所主席的妻子,文化協會副主席朱安·巴利韋的妹妹)就是這樣的例子。

裝作它沒有發生是不可能打敗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的反獨立攻勢的。對抗它的唯一辦法,是壯大群眾運動的實力,主張加泰隆尼亞共和國必須服務工人階級、青年與人民的需要,也就是提出強而有力的社會主義措施,讓共和國可以控制主要的經濟命脈,以避免來自資產階級的經濟破壞。將銀行和大公司國有化,並交由工人階級與群眾的民主控制,會讓加泰隆尼亞工人所生產出來的財富用於社會的需要。

群眾鬥爭的經驗清楚地證明,要想建立加泰隆尼亞共和國,就必須把權力從寡頭統治者那裡奪過來。這些寡頭在過去四十年裡與中央集權政府和認可78年政權的政黨一同壓迫加泰隆尼亞人民。他們的政治代表就是過去的「統一與聯合」黨(Convergencia i Unio)和現在的加泰隆尼亞歐洲民主黨。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的破壞行動(例如10月10日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暫緩宣布獨立,給運動澆了一桶冷水)說明, PDeCAT既不能領導反鎮壓鬥爭,也不能實現加泰隆尼亞共和國。

普伊格蒙特的退縮

普伊格蒙特及其同僚是經驗老到的政客。他們代表著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的關鍵部分。浩大的群眾運動迫使他們走前了一步舉行公投。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在發現運動抵抗了鎮壓、並開啟了革命危機之後,便進行瘋狂的威脅,用盡各種陰謀手段要求PDeCAT領導人後退。

許多加泰隆尼亞右翼政客支持凍結10月1日公投的結果。為了「暫緩」宣布獨立,他們鼓吹需要歐洲大國進行「國際調解」。這其實是說,他們想讓歐洲資產階級代表與人民黨政府交涉,從而為自己贏得一些迴旋的餘地。但是歐洲的主要資產階級和世界其他地區的資產階級已經清楚地表明,儘管殘酷的警察鎮壓可能會使資產階級坐立不安,但加泰隆尼亞人民所豎起的革命榜樣更是令他們恐慌和無法容忍的。其他許多國家的數百萬工人和受剝削者會在電視上看到加泰隆尼亞群眾的直接行動和西班牙政府的國家暴力,也會看到加泰隆尼亞工人將鬥爭進行到底的決心。PDeCAT將資產階級的歐盟視為「民主靈藥」,可歐盟卻站在西班牙總理拉霍伊那邊。

人民黨及其盟友除了投降條件之外不接受任何談判,這可能會推動普伊格蒙特再次與中央政府對抗。但如果因此就把主導權留在他們手裡、並且服從PDeCAT和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的命令,那就大錯特錯了。只有群眾自下而上的組織和動員,就像我們在10月1日和3日所做的那樣,才能擊敗人民黨及其盟友,並將自決權付諸實行。

最近幾周裡,所有組織及其政策都接受了檢驗。分析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件有著重要意義。馬克思主義革命者向人民團結候選人黨(CUP)成員反覆強調: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及其政治代表PDeCAT背叛了加泰隆尼亞的事業,背叛了人民的自由和加泰隆尼亞共和國。無論資產階級如何一如既往的蠱惑群眾,普伊格蒙特所捍衛的終究是寡頭的利益。所以CUP必須同PDeCAT和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徹底決裂。繼續過往的錯誤政策只會令群眾更加失望並帶來更多失敗。

建立左翼陣線

現在應該徹底轉變路線:結束與反動勢力調和、「對話」的政策,不要再跟從PDeCAT。現在應該在加泰隆尼亞組織一個強大的左翼陣線,提出一個革命的、反資本主義的階級綱領,以爭取加泰隆尼亞共和國和社會主義的社會變革。

組織總罷工!擴大、延伸和聯結「捍衛公投委員會」!

建立左翼陣線,爭取社會主義共和國,反抗鎮壓!

將加泰隆尼亞議會領導人桑切斯和庫夏爾特投入監獄而且不准保釋,正是獨裁政府的作法。這表明鎮壓有了質性的升級。桑切斯和庫夏爾特因為在9月20日參加了一場自發的群眾示威而被控「煽動叛亂」。他們在那場示威中抗議人民黨政府為了阻止10月1日公投而指使警察進行鎮壓和逮捕。法律得到這樣的應用,意味著將來任何地方、工會和學生領導人都可能因為參加反對迫遷或者捍衛公共教育和醫療的社會運動而以同樣的罪名被判入獄。

用馬克思的話來說,革命有時需要反革命的鞭策。西班牙反革命勢力打出重拳,可是PDeCAT和普伊格蒙特政府過了多日仍無反應。議會領導人被捕的事件正刺激群眾重奪主導權並進行大規模動員。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捍衛民主權利,10月1日公投所表達的人民意志才能變成現實。我們需要恢復10月1日和3日的群眾運動所展現的力量,而且行動要升級。學生聯盟號召10月25日和26日總罷課,正是向這個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

我們必須以同等的力量反擊憲法155條和人民黨政府收回加泰隆尼亞自治的威脅。僅靠示威還不夠。必須再次癱瘓加泰隆尼亞。革命左翼呼籲CUP、「我們可以」黨、「我們共同的加泰隆尼亞」黨、加泰隆尼亞共和左翼黨、以及所有工會和教育機構立即組織一場強而有力的無限期總罷工,以打敗政府鎮壓並建立加泰隆尼亞共和國。為此必須到最重要的工廠和工作場所向加泰隆尼亞工人階級發出號召。

工人階級必須在反抗鎮壓和爭取加泰隆尼亞共和國的鬥爭中扮演關鍵角色。我們必須把民族-民主鬥爭同反抗削支與緊縮、爭取就業崗位和良好薪資、反對不穩定工作和迫遷、爭取優質公共醫療和教育的鬥爭聯繫起來。這具有戰略性的重要意義。在抵抗中央政府的攻勢、實現我們的訴求的鬥爭中,加泰隆尼亞工人階級的強大力量是決定性的因素。如果沒有廣大工人階級有意識的參與,我們就不可能取得勝利。而且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去擴大和協調「捍衛公投委員會」,並將委員會擴展到所有社區、學校和工作場所,讓它們成為所有抗爭者的民主代表機構。

西班牙國的左翼的責任

在議會和「文化協會」(Omnium)的領導人被判入獄、人民黨政府啟動憲法第155條之後,再考慮到未來民主權利可能遭受的攻擊,「我們可以聯盟」和工會背負著巨大的責任。但是阿爾貝托·加爾松(Alberto Garzón)等領導人繼續提出要同拉霍伊政府坐下來談判,而拉霍伊及其同黨已經清楚地表明他們不願進行任何談判。到底要到甚麼時候,在爭取民主權利的群眾和用警棍、榔頭、橡膠子彈和判刑來鎮壓加泰隆尼亞人民的腐敗政府之間,工會聯盟(CCOO和UGT)的領導人才會不再採取不干涉政策?

「我們可以聯盟」和工會領導人必須清楚地解釋人民黨政府的嚴酷鎮壓(例如以「煽動叛亂」的罪名監禁支持獨立的官員和使用第155條)對於工人階級來說意味著甚麼。他們必須放棄現在的被動立場,改而動員全國的工人階級和青年,組織總罷工和罷課,要求政府立即釋放庫夏爾特和桑切斯,反對啟動第155條,支持加泰隆尼亞人民自己決定自己的未來。如果他們拒絕這麼做,那麼所有基層活動者、所有左翼抗爭組織的成員以及各個社會運動就需要越過那些阻礙抗爭的領導人,呼籲和組織群眾動員,以擊敗現在的鎮壓攻勢。

我們正處於決定性的時刻!西班牙資產階級、人民黨、公民黨和工社黨領導層準備消滅基本的民主權利,施行佛朗哥式的獨裁措施,以阻止加泰隆尼亞群眾革命運動取得勝利。加泰隆尼亞的勝利會鼓舞其他民族以及整個西班牙的工人階級。所有為了真正的政治經濟變革而抗爭的人都必須組織起來,反擊殘酷的鎮壓攻勢,並將加泰隆尼亞民族解放鬥爭同社會主義的社會變革聯繫起來。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