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都拉斯:群起反抗選舉舞弊與飢荒

2017年十二月月13日 下午 10:48

近年中美洲最引人注目的階級鬥爭事件之一,正在洪都拉斯展開

革命左翼(CWI墨西哥)

自2009年軍方政變推翻時任總統Zelaya,引發大規模街頭抗議之後,就未曾看過這種程度的群眾運動,也未曾見過資產階級與工人、農民和原住民之間如此激烈的衝突。催化這起運動的是「國家黨」及其候選人Juan Orlando Hernández (JOH)所犯下的選舉舞弊。

軍隊和警方都發動了瘋狂的鎮壓來對付人民,而且已經有九人死亡。然而,這次爆發的社會動盪,不只是這場選舉舞弊的結果,也是源自數十年來不斷衝擊國家的社會、政治、與經濟危機。

在11月26號總統選舉開始時,就可以預見到事件會如此發展。社會中廣泛存在著對現任總統JOH的不滿。儘管憲法不允許總統連任,但JOH還是再次參選。這已導致工人階級與政府之間的數次衝突。在選前一個月,四名社運人士遭到謀殺,這已預示著政府的意圖,也就是透過選舉舞弊來對付「反獨裁反對派聯盟」候選人Salvador Nasralla。

何以群眾反應如此強烈?

群眾的激憤並不是憑空出現的。有66%的人生活在貧窮線之下,並受著肆無忌憚的有組織犯罪和毒品交易的摧殘。洪都拉斯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國家之一,它有著拉丁美洲最嚴重的社會不平等,還有最高的失業率與最少的公共開支。泛濫的貪腐也一直蹂躪著這個國家。

在2015年,數千人連續數周上街,抗議社會保障局2億美元貪腐弊案(其中一部分資金被用於JOH的競選運動)。資金被竊取,令醫療部門受到直接打擊。現在洪都拉斯的醫療部門完全處於癱瘓狀態。而在2016年環境運動者Berta Caceres被謀殺,因為他起身對抗一個從原住民居住地偷取水源以供當地壟斷企業和跨國公司使用的計劃。政府顯然涉入了這起謀殺案。政府機構竭力阻撓案件調查,讓它看起來只是一般的搶劫殺人或者私人爭執。但Berta之死明顯是一起政治事件,而且與政府有關。

這起交織著不幸、憤怒和勇氣的事件,使數千人感到忍無可忍,並要求JOH下台。選舉舞弊事件的曝光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過去的鬥爭顯示了社會需要變革,而且給我們實現變革提供了重要的經驗。儘管Salvador Nasralla的反對立場不溫不火,但群眾則將舞弊案視為打倒反動政府的契機。這場抗議運動事實上已經變成一場起義,不只是為了公正的選舉,也是為了徹底改變大多數人的生活處境。群眾正在表明,他們想要的不是另一個受美帝國主義操縱、與資本家、地主和毒梟相勾結的政府。

右派不惜代價要保住權力

群眾運動已經公開挑戰削支和破壞民主權利的政府。當然,右翼全力打擊這場運動,宣布從晚上六點到早上六點實施宵禁,命令警察與軍隊鎮壓一切質疑當權機構與現存秩序的示威行動。週三最高選舉法院無恥宣稱「計票系統當機」,旨在竄改選舉結果,把當時還是最高得票者的Nasralla拉到JOH之後,這激化了群眾運動。公然的舞弊進一步點燃了群眾的怒火,令他們開始大批走上街頭,捍衛人民的意志。

雖然Nasralla在演講中支持人民,並宣稱他會堅定反抗獨裁政權,但他的那些調和政策,對於洪都拉斯的資本主義體制絲毫沒有任何的質疑,這種懦弱無能的形象讓右翼的攻勢更加大膽猖狂。唯一可以擊敗右翼與資產階級的方法是透過街頭鬥爭,並以勇敢的社會主義綱領來團結全國的工人階級與受壓迫者。

那些企業主通過洪都拉斯私企委員會(COHEP),宣稱他們因為暴力與破壞行為失去上百萬的財富,說他們要花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從這場危機中恢復生氣。這些說法一如既往只不過是為了欺騙群眾,因為正是他們自己的私有化政策、對帝國主義的卑躬屈膝、各種壓迫的手段、還有從工人階級那裡掠奪社會財富的行徑,才帶來了這場危機。

工人階級的力量

我們堅決反對鎮壓洪都拉斯人民,不管那是來自於政府或是它的各種同盟者。這些同盟者包含歐盟、美洲國家組織還有美國政府,他們為了繼續掌控當地的資源已經開始行動。所有這些號稱「人道、中立」的國際勢力都支持鎮壓,他們的真正目標是保護當地的寡頭利益。我們不能相信這些國際機構、帝國主義者以及他們的法律和法庭。

洪都拉斯工人階級以過人的英雄氣概,反抗鎮壓、威權統治、謀殺、以及JOH、國家黨與企業主組織的反民主手段。正如我們在禮拜天的群眾示威中所見到的,他們無可置疑地已經顯示出他們有能力將運動升級,並擊退當局的鎮壓。這樣的力量已經使得洪都拉斯當局嚇得發抖。他所帶來的壓力是那麼的巨大,以致於美洲國家組織與歐盟現在建議要重新計算所有的投票。

這場值得學習的洪都拉斯群眾運動,應該成為推進鬥爭的關鍵一步,從而按照受剝削者的利益改造這個國家。必須以民主並且具有代表性的方式,通過所有站在鬥爭前線的社會和政治組織以及左翼力量,組織全國的聯合鬥爭。應該有一個統一行動的計劃,維持並強化抗爭,在工廠、鄉村、小型商家、運輸部門以及教育機構組織總罷工和罷課。反對這起可恥的選舉舞弊的鬥爭,已經在背後匯聚了過去幾年在洪都拉斯、拉丁美洲還有世界多處的群眾鬥爭力量。對洪都拉斯的工人階級來說,只有唯一一條出路:與資本主義徹底決裂,並建設一個為所有人而存在的新社會,也就是一個社會主義的社會。

打倒JOH!打倒帝國主義!

洪都拉斯人民鬥爭萬歲!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