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巴勒斯坦: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特朗普激起眾怒

2017年十二月月23日 下午 8:18

四名巴勒斯坦人死亡、數百人受傷、以色列南部遭飛彈襲擊、加薩走廊受到報復性轟炸:特朗普的傲慢宣言已經染上了鮮血

Shahar Benhorin 和 Yasha Marmer,社會主義鬥爭運動(CWI 以色列/巴勒斯坦)

特朗普發佈宣言,單邊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而不理會巴勒斯坦人在耶路撒冷建都的權利,掀起全球抗議浪潮,而且已有多名巴勒斯坦人在衝突中死亡。這份宣言按照以色列政權的要求,單方面把一分為二而且極度貧困的耶路撒冷,視為以色列的唯一首都,這實際上也就是承認以色列佔領東耶路撒冷的現狀,同時也意味著否認巴勒斯坦人定都耶路撒冷的權利。

特朗普的決定在世界各地點燃了抗議行動,反應最激烈的當然是巴勒斯坦人。在約旦首都安曼有數萬人抗議。數千名巴勒斯坦人在東耶路撒冷抗議,同時當地宣布罷市。加薩走廊部分地區,以及約旦河西岸各地(包括巴勒斯坦臨時首都拉姆安拉),也發生了抗議。在以色列及其佔領區內的多個阿拉伯城鎮也發生了數百人的抗議遊行。與此同時,以色列阿拉伯裔公民高級後續委員會(High Follow-up Committee for Arab Citizens of Israel)號召在美國駐特拉維夫大使館前進行示威,並號召在薩赫寧舉行全國示威。

由於巴勒斯坦示威者所受的軍事鎮壓、以色列國防軍對加薩走廊進行的報復性轟炸、還有以色列平民所遭受的無差別攻擊,在未來幾天和幾週內,特朗普的這一行動造成的死亡人數可能會繼續上升。

特朗普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聲稱,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有助於實現和平,可是美國國務院卻預先命令本國大使採取防護措施,並且在兩周內除非必要否則不要前往以色列!特朗普政府和他的同夥內塔尼亞胡政府,置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生命安全於不顧。內塔尼亞胡政府準備不惜一切代價繼續佔領約旦河西岸和東耶路撒冷,這本身就可能導致以巴衝突持續、大幅升級,並加劇這個區域的緊張局勢。

以色列總理、總統和建制派「反對黨」領導人(阿維加貝和亞爾拉皮德)對特朗普的煽動表示讚賞。以定居者為基礎的右翼代表將特朗普的行動視為繼續擴大定居區、繼續將東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居民區「猶太化」、有計劃地拆毀巴勒斯坦居民的房屋、壓迫和剝削巴勒斯坦人的許可。以色列政府仍在考慮吞併馬阿勒阿杜明定居點,從而在停火線與定居點之間的E1地區修建定居區,並將數以萬計的巴勒斯坦人趕出耶路撒冷市。同時,未能解決住房危機的住房部長Yoav Gallant,卻已經宣佈要在東耶路撒冷建造數千個新的定居點。

這些措施是為了讓巴勒斯坦人無法在耶路撒冷建都,而這些措施早已得到美國政府的默許,因為美國有的只會是口頭譴責。現在特朗普把默許變成了公然的支持乃至挑釁。他表示,如果雙方同意的話,美國政府會支持「兩個國家」的解決方案,但同時可以清楚看出,只有經過以色列政府同意,他才會支持建立巴勒斯坦國。按照官方的說法,特朗普並不是對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主權邊界表態。但實際上,他明確地支持以色列政權與定居者組織繼續暴力地單方面佔領東耶路撒冷。

國際反應

特朗普宣布,他準備執行1995年美國國會通過的《耶路撒冷大使館法》,將美國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這部法律也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過去22年裡,每位美國總統每6個月都會簽署一次豁免書,一再延緩搬遷。實際上特朗普現在也已經簽署了豁免書。他本可以宣布立即將大使館搬遷到耶路撒冷,但這樣做只會讓他受到更猛烈的批評,就連美國政府官員也會反對他。

國務卿提勒森、國防部長馬蒂斯和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等人都反對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與其他美國官員一樣,他們害怕再度引發全球反美怒潮,損害美帝國主義的利益,破壞美國與該地區各國政府的關係,令該地區更加動盪,以及削弱美國對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影響力。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歐洲各國政府紛紛表示譴責,阿拉伯聯盟的外交部長在開羅舉行緊急會議,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宣布與美國斷交,這些都說明特朗普擺了烏龍。

國際上只有少數政府贊同特朗普的決定:台灣政府與特朗普採取一致立場,而匈牙利、捷克和菲律賓的「小特朗普」們也有意跟隨特朗普的腳步。世界上大多數政府至少暫時還不敢效仿特朗普,這既是因為他們自己的戰略考量,也是因為各國民眾強烈反對以色列政府繼續佔領1967年中東戰爭中侵占的領土。即使是捷克政府也在新聞聲明中強調,它只承認西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俄羅斯的立場也是如此:它在今年4月宣布,承認西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東耶路撒冷是未來巴勒斯坦國的首都。

內塔尼亞胡大肆吹噓以色列加強了與世界各國統治者的關係,但其實美國、歐洲和其他地方對以色列的批評明顯更加強烈了。在中東,儘管阿拉伯遜尼派政權正在強化與以色列的戰略聯盟,但他們也需要考慮到民眾的情緒和他們對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鬥爭的廣泛支持。

「世紀交易」

在特朗普發表演講之前,《紐約時報》報導說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向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施壓,要求它放棄東耶路撒冷,將首都設在阿布迪斯;同時以色列定居區不會被清除,巴勒斯坦難民也沒有權利返回家鄉。但在表面上,沙烏地阿拉伯統治者必須裝出相反的態度。他們就像約旦王國的統治者一樣,尖銳地反對特朗普的聲明,這是因為他們害怕國內出現抗議。約旦的政治分析家哈桑·阿布·哈尼(Hassan Abu Hanieh)在《金融時報》中解釋說:「人們越來越相信他們的政府正在與以色列勾結,(如果不這麼做)阿拉伯領導層將被視為特朗普的同謀。」

特朗普計劃在未來幾個月內宣布新「路線圖計劃」。他說這個計劃能夠解決以巴衝突。但特朗普現在的做法是在加大對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壓力,例如繼續威脅要關閉巴解在華盛頓的辦公室,迫使它們完全服從自己的命令。特朗普說,美國政府在耶路撒冷問題上支持以色列,是為了促進以巴和平。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如果巴勒斯坦領導層不接受他開出的條件,即放棄建立巴勒斯坦國的想法,美國就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然而,以如此公開和尖銳的方式向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施加壓力,會讓特朗普更難實現他的「世紀交易」。

特朗普以一種醜惡的方式再次揭下美帝國主義的假面,讓人們看到美國政府並不是以巴衝突的「公平調解人」。在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之前,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努力地討好特朗普,為此他在今年九月份甚至表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即將達成永久和平」。但大多數巴勒斯坦人不相信特朗普的和平騙局,他們希望阿巴斯辭職。但現在特朗普把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高層逼到了角落。據報導,除了暫停與美國的來往外,阿巴斯還拒絕會見計劃在聖誕節期間到訪伯利恆的美國副總統邁克·潘斯。而且現在看起來,阿巴斯也將拒絕前往美國會見特朗普。

但是,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高層別無選擇。阿巴斯可能希望獲得俄羅斯或歐盟的贊助和和平倡議,但內塔尼亞胡的政府將拒絕與這類的提議來合作,正如「法國倡議」告訴我們的那樣。一方面他們害怕向美國妥協會引發群眾抗議,另一方面他們也明白,以色列當局不會接受其他帝國主義勢力主持談判。或許阿巴斯希望俄羅斯或者歐盟扮演起主導角色,但是從之前法國所遭受的冷遇中明顯可以看出,內塔尼亞胡政府不會與它們進行任何合作。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與內塔尼亞胡政府之間不可能恢復直接對話。

而哈立德·馬沙爾等哈馬斯(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領導人,則寄望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會為巴勒斯坦人提供「特殊機會」,因為他比過去的美國總統「更有膽識」。他們希望在埃及西西當局的主持下與阿巴斯的法塔赫(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和解」,但和解進程迄今尚未開始。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拒絕解除對加薩的經濟制裁,而哈馬斯則拒絕放下武裝。

面對加薩危機,哈馬斯領導人還沒有取得任何成績來鞏固自己的權力,所以他們不想看到以巴衝突在這個時候升級,給自己增添麻煩。因此他們不願對以色列開火(以色列最近遭受的飛彈襲擊是來自薩拉菲組織)。哈馬斯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解決加薩危機。為了掩蓋自己的無能,他們只能號召約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發起「新的起義」。

以色列佔領區內的抗議

一段時間以來,發動大規模起義反抗以色列統治的想法,已經得到了以色列佔領區內巴勒斯坦人的廣泛支持。但與此同時,他們對鬥爭可能取得的成果卻非常悲觀。再考慮到以色列軍隊的嚴厲鎮壓(已經造成兩人死亡,數百人受傷),我們可以明白,現時因特朗普而爆發的群眾示威的規模尚未充分展現出群眾的怒火和力量,而且在西岸尤其如此。

去年七月三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在謝里夫聖地外與警方發生槍戰之後,內塔尼亞胡政府在聖地入口安裝金屬探測器,並發表挑釁巴勒斯坦人的言論,引發數千人抗議,反對以色列當局打壓他們的信仰自由和在耶路撒冷舊城內的行動自由,並與警察發生激烈衝突。現在再次有數千人走上東耶路撒冷的街頭。目前還不清楚,巴勒斯坦人的「憤怒」抗議會發展到多大的規模以及會持續多長時間。但是要想打敗以色列政府的佔領和獨裁統治,必須要有大規模的群眾抗議。

特朗普和內塔尼亞胡已經準備好利用民族主義狂熱,把這一地區拖入血腥與動盪,以維護他們自己對這個地區的統治。我們需要走上街頭,反抗他們的陰謀和他們的統治。為了打敗戰爭販子和終止佔領,必須要在巴勒斯坦地區、以色列佔領區乃至整個地區發起大規模示威抗議,並爭取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聯合抗爭,一同反對佔領、要求和平。要想實現和平,需要以巴兩族群眾聯合起來發起大規模鬥爭,反對佔領,並爭取符合兩族工人階級和窮人利益的政策。

以色列群眾悲慘的生活景況最近引發了大規模反腐敗抗議。身陷貪腐醜聞的內塔尼亞胡也竭力用耶路撒冷問題轉移人們的注意力,以維護自己的地位。

在國際抗議的情勢下,為了迎擊以色列政府的瘋狂煽惑和軍事鎮壓,我們必須動員聲援運動並擴大抗議行動,包括向以色列的反腐敗運動和工人、學生組織尋求支持。

以色列政府的虛假宣傳稱,耶路撒冷是一個「統一」而且繁榮的城市,它保有宗教自由,而且所有人都擁有自由與尊嚴。這種宣傳是為了要遮掩現實中深刻的社會分裂、隔離牆,檢查站、從未停止的民族和宗教煽惑、嚴重的歧視、悲慘的貧困、國家竊奪居民的房屋和土地、政府煽動種族主義仇恨遊行、以及邊防警察與當局的日常暴行。

社會主義鬥爭運動參加了反對占領與爭取和平的鬥爭,我們要求將耶路撒冷作為以色列和巴基斯坦兩個國家的首都,同時確保所有人都可以過上富足的生活、擁有平等的權利、擁有行動自由和信仰自由。在兩個民主且平等的社會主義國家下,我們可以將耶路撒冷建設成為沒有貧民窟、沒有歧視、沒有隔離牆的真正繁榮的多元化城市。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