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麗工人罷工 揭露又一外判醜聞

2018年一月月6日 上午 4:01

海麗邨外判清潔工人罷工十天,贏得了重要的局部勝利。

GW Jones,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

香港政府又一次用新自由主義政策,將自己的責任推卸給剝削性的私人服務提供商,使作為本港最受剝削的群體之一的公共屋邨清潔工人受到打擊。獲得政府外判合約的民順清潔公司一夜之間改頭換面,以圖侵吞工人本就不多的法定遣散費。工人因而發起本港近年少見的罷工行動。

約20名海麗邨清潔工於12月27日開始罷工。這些工人原本受聘於民順清潔公司。今年10月民順的外判合約完結時,要求工人簽署「自願離職」的文件,並藉此文件拒絕支付遣散費。工人被告知假若他們拒絕「辭職」,他們會被調往其他地區工作,這對於本身生活於貧窮當中的工人來說,無疑是沉重的額外交通費負擔。

被「辭職」的工人被接替民順的另一間外判公司香港工商清潔公司聘請,而新公司拒絕承擔工人在民順工作時所累積的長期服務金。這樣工商清潔公司的老闆侵吞了工人們應得的巨額勞工保障。而工商清潔公司的新合約只將工人月薪增加了$11!

同一公司地址

媒體後來揭發新舊外判公司極可能是同一間公司。有線電視報導指民順和工商清潔的辦公室實為同一地點,而當記者到場採訪時,工商清潔的職員匆匆以一塊布遮著寫有「民順」的標示。

民順公司自2008年獲得海麗邨的外判合約,職工盟估計該公司拖欠工人高達$100萬的遣散費。一名工人接受英文網媒HKFP的採訪,指其為民順工作9年,現時月薪卻只有$8,600。她說她不知道自己被拖欠了多少遣散費:「我不懂算那個數,他們也沒曾告訴我,我感到被欺騙了。」

一向親商的香港政府最近打算取消強積金對沖的規定。過去老闆們利用這個對沖機制來用工人自己的退休金來支付他們的法定遣散費,海麗邨工人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就算沒有了對衝機制,越來越多的公司也會尋找類似的方法逃避支付遣散費。

外判的騙局

政府房屋署亦難辭其咎。作為公共房屋的管理機構,房屋署負責聘用外判商,因而有責任解決相關問題,但它卻躲在外判制度背後,拒絕出面。

外判對工人階級來說就是一場騙局。政府、官員、政客們可以躲在背後,逃避責任。香港政府一直包庇縱容大財團。其土地出售和使用政策有利於大地產商,導致99%的香港居民要面對全世界最貴的住房租金。

同時,政府為滿足財團利益而花費巨資推動大白象基建項目,卻在社會公共服務方面削減開支,更利用民順和工商清潔等私人外判公司來進一步剝削基層工人。

局部勝利

1月5日,勞資雙方達成協議,工人結束十日的罷工行動。資方同意支付每年年資$1,200的遣散費。這比資方最初提出的每年$200要高許多,不過仍然沒有達到法定的金額。譬如,一名有9年年資工人的遣散費除掉強積金對沖後應得金額約為$14,000,但現在實際上卻只拿到$10,800,即法定金額的七成。公司亦同意稍微增加$172工資到每月$8,800。

這雖然並非是罷工工人的完全勝利,但可說是個重要的局部勝利。罷工行動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並獲得社會及其他工人的巨大支持。社會間普遍對外判工人所受的不公待遇感到憤怒。在今年有一萬人參與的元旦大遊行中,罷工工人受邀站在遊行隊伍的最前方。

這次罷工可能會激發起其他私人及外判工人的抗爭,反抗低薪及愈發糟糕的工作條件。要想準備和加強工人階級的力量,最好的方法就是繼續海麗清潔工所未做完的事:組織和建設活躍而民主的工會支部,確保工人自己會領導未來的鬥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