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放西藏異見人士扎西文色

2018年一月月13日 下午 11:28

要求使用藏語教學無罪

Adam N. Lee, 中國勞工論壇

《紐約時報》制作的一支9分鐘影片,恐將導致一名維護藏語的異見人士扎西文色被判處十五年監禁。他是中國史無前例的鎮壓行動的最新受難者。除他之外,已有數百位異議者與維權人士被逮捕、綁架、失跡、被迫在電視上“認罪”,而且很多人被判處多年監禁。當局想以此威嚇其他想挑戰自己的異議人士。

32歲的扎西是一位小店主,生活在玉樹地區(中國西北部省份青海的一個藏族聚居區)。他在接受《紐約時報》紀錄片拍攝後的兩個月後遭到逮捕,被秘密拘留了兩年,並在今年1月4日被控“煽動分裂國家”。在為時四小時的審判中播放了這個紀錄片,並將之作為扎西的主要“罪證”。他可能會被判處15年的監禁。中國的法庭處在政府的嚴格控制之下,定罪率達99%,而像這樣的政治審判案件則達100%。國際特赦組織因為中共「公然捏造罪狀」而稱此事「令人不恥」。

這起事件也標示了在中國對少數民族越來越嚴重的壓迫。藏族、維吾爾族穆斯林和哈薩克族等其他居住在新疆的少數民族,正遭受日益殘暴的鎮壓,而且遭受歧視、權利被剝奪並陷於貧困。

在當局的政策下,看似「擁有特例」且名義上「自治」的香港也面臨著類似的命運。自從2008年西藏爆發的群眾示威抗議,政府以打擊「分裂主義」和「恐怖主義」之名打壓異議的現像便加劇至空前的程度。扎西在他受訪的紀錄短片中,描述了一般藏人生活在“壓力和恐懼的環境”。還有許多事實能描繪出藏人在中國當局極權壓迫下的巨大痛苦:2009年至今已有140名藏人在絕望中以自焚控訴壓迫;已有1800藏人被判為政治犯,當中有許多人是因寫作和發言被定罪。

紐約時報紀錄片《一名藏人追求正義之路》

並非一位革命者

扎西顯然不是一個革命者,也並不鼓吹藏獨。制作紀錄片的《紐約時報》記者約翰·凱塞爾提到,在采訪期間,這位藏人特別告訴他自己不支持藏獨。就像其他許多人一樣,他只要求體制內的改良,而非鼓動更激進的政治變革。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國部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說:「扎西文色做的一切都是採用和平的方式主張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如果中國政府認為這就是『煽動分裂』,那麼又還有什麼不是呢?」

扎西去北京向法院申訴,要求恢復學校的藏語教學——藏語和其他少數民族的語言一樣,從小學開始的各級教育機關中,被有效地消除,以便使普通話成為唯一的教學用語。

過去並非如此。即使在被普遍當作迫害性“黑暗時代”的毛澤東時代,也沒采用這種嚴酷而暴戾的語言政策。當然,中國當局的政策與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或社會主義毫無共同之處——比如說俄國革命領袖列寧對於語言問題所采取的極其敏感和民主的做法:

“這就是為什麼俄國的馬克思主義者說,不應該有強制的官方語言,必須為人民設立以所有當地語言進行教學的學校,必須宣布廢除任何一個民族的特權、消除所有侵犯少數民族權利的行為,並將這樣的基本法律引入憲法中。”(列寧《強制性官方語言是必要的嗎? 》)

中共政權聲稱需要一種官方語言,即普通話,以促進經濟發展和一體化,但這卻是一個錯誤而且盲目的看法。許多經濟發達的社會中人們在教育體制內和商業環境中使用多種語言,像是瑞士和新加坡。然而,北京的語言政策已經成為維護中央政治控制的民族主義議程。

鎮壓難以持續

近十年來,北京當局由於害怕大規模群眾運動和分離運動,於是便實行了廣泛的鎮壓措施,特別是在西藏地區和穆斯林占多數的新疆地區。這些手段正在少數民族地區進行實驗,以便當局之後用於對付以漢族為多數的罷工工人或反對環境污染的示威者。

對中國少數民族地區前所未有的鎮壓,根本不是創造什麼“穩定”,而是如同在香港發生的那樣,在各地醞釀著一股幻滅、恐懼和憤怒的爆炸性混合物,使中國政府成為民族獨立訴求的最有力推動者。在這樣的政策下,中共當局的統治非但沒有得到加強,長期來看反而是在自我削弱。

只有建立起工人階級組織,以統一各民族瘦壓迫的人加入共同的鬥爭,才能打敗專制政權的鎮壓和專制統治。這是全球鬥爭的一部分,共同反抗民族壓迫、環境破壞和資本主義。

相關閱讀:反抗中的西藏——路在何方?

相關閱讀:西藏與民族問題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