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翠珊默許中共的政治打壓

2018年二月月3日 上午 12:40

英國首相訪華,將商業權利置於人權之前

Vincent Kolo,中國勞工論壇

在訪華的三日行程中,英國首相文翠珊迴避人權問題,不去提及最近中共對香港民主權利的打壓事件,以免將她的東道主置於尷尬境地。文翠珊這麼做是跟隨特朗普的腳步。特朗普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分別於去年十一月和今年一月到訪中國。而且馬克龍還送了一匹馬給習近平。

受政府嚴密控制的中國媒體大肆報導文翠珊怯懦的外交立場。中共喉舌《環球時報》讚許她的「務實」,肯定她沒有因為偏激人士的壓力而涉入人權問題的「不實指控」。文翠珊訪華的前幾天,傀儡港府對香港本就不完全的民主權利發動新一波打擊。三位反對派候選人被禁止參加即將來臨的立法會補選。這個補選是要填補去年中共清洗支持民主的議員而留下的空缺。

香港眾志被禁止參選

被禁止參選的候選人之一周庭來自2016年剛成立的政黨香港眾志。當局禁止她參選的理由,是該黨宣言支持「自決」。這意味著不只是她一個人,而是整個政黨都被禁止參選。香港眾志的羅冠聰在2016年贏得了一個立法會席次,但他卻在宣誓風波中與其他五名議員一起遭取消資格。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英國《衛報》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呼籲文翠珊「利用與習皇帝共處的這周,向他表示自己支持香港民主權利,以免為時已晚。」十分了解非民選政府之惡的英國「勛爵」彭定康(Patten)和阿什當(Ashdown)也發出了類似的呼籲。末代港督彭定康和文翠珊都出自保守黨。

「黃金年代」

但是上述那些呼籲顯然受到冷待。文翠珊效仿前任首相大衛·卡梅倫(David Cameron)的口號強調說,英中關係處在一個「黃金時代」。卡梅倫政府曾與中國簽署大量巨額合同讓中國投資英國的核電、鐵路和倫敦金融部門。然而,在文翠珊的低調訪問之後,中國問題專家克里·布朗(Kerry Brown)卻說兩國關係更像處在「青銅時代」。

大肆鼓吹民族主義的中國媒體,非常樂於報導獨裁中共如何「馴化」特朗普等外國領導人(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時曾猛烈抨擊中國)。

英國政府在世界範圍內正劇烈地喪失權威。從技術上來說,根據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英國是香港部分自治的國際擔保人之一,然而習近平在去年主權移交20周年訪問香港時,直言這份聯合聲明「不再具有實際意義」。

英國首相辦公室否認各界對於她與習近平會談時未能提及香港問題的指責,並說兩國領導人重申承諾落實香港的「一國兩制」。這根本是外交廢話!每一次對香港民主權利的打壓,都是以維護「一國兩制」的名義進行的,所以這種巧言令色的聲明根本毫無意義,而文翠珊的訪問團只是故意逢迎而已。

英國政府保持沉默

面對中共當局一連串限制香港民主權利、剔除選舉候選人、推行新的鎮壓性法律、和監禁反對派社運人士的動作,許多人都呼籲英國出來大聲反對。

去年十月,香港政府遵照北京的命令,禁止保守黨裡一位關注香港政治的資深黨員班尼迪克·羅傑斯(Benedict Rogers)入境,英國政府對此只是發出敷衍了事的抗議。外交大臣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說,他正為此尋求「迫切的解釋」。更讓人看清英國政府的類似事件,是當香港書商李波在2015年被中共國安人員綁架至內地,幾週後在中國電視上重新露面並被迫「認罪」,英國政府對這位英國公民遭迫害幾乎未有任何聲音。包括李波在內的五名香港書商遭綁架,被中共用來在香港散佈恐懼,和加強對批評獨裁的媒體言論進行審查。

中共政府自信能夠加大鎮壓力度。這已經是25年來最嚴重的一波打壓,而且中共沒有遭到外國政府有力的施壓。

文翠珊訪華回國時吹噓說,新簽訂的商業協定可以創造130億美元的利益。顯然,鈔票比起人權才是首要考量,縱使這些利益加總起來根本不比以往可觀。隨文翠珊訪華的有英國最大的商界領袖代表團。英國對中資的吸引力在脫歐公投後已經遭到重挫,因此穩定與中國專制政府的關係是文翠珊訪華的主要目的。

文翠珊與中國達成的其中一筆交易,是讓豪車製造商阿斯頓·馬丁(Aston Martin)在中國開設二十幾個展場,總價值8.5億美元。這對買不起名車的普通中國群眾來說,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一個中國工人不吃不喝工作22年,才能買到最便宜的阿斯頓·馬丁。

正確的定位

香港、中國和其它地方的一些民運人士,還未充分意識到右派政客和政府,並不站在民主的一方,他們從未也絕不會為民主權利奮鬥。真正的國際團結是來自各國工人、青年、反緊縮活動者、新一代左派女權主義者、反種族主義者和移民權倡議者,是來自與文翠珊和特朗普的親財團政策進行鬥爭的群眾。「全球聲援香港,反對政治迫害」運動正是呼籲這些人聲援香港的民主抗爭。

為了抗議香港和中國的正發生的政治打壓,我們需要國際施壓。但我們的呼籲要找到正確的聽眾。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