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毛左受到警察打壓

2018年二月月10日 下午 11:56

撤銷所有檢控!

沈默 社會主義行動

自習近平上台之後,中共獨裁政府大肆打壓異見人士和各種政治討論。雖然大多數國際媒體關注的主要是中國的自由派異見人士,但實際上左翼人士同樣是政府的打擊目標。

2017年11月15日,正在廣東工業大學舉行的一場左翼讀書會突然被警方搜捕,兩名參加讀書會的年輕人(張雲帆和葉建科)被刑事拘留。警方一開始指控他們「非法經營」,隨後又改稱「聚眾擾亂社會秩序」。這些罪名只不過政治迫害的藉口。半個月之後,警方又以相同的罪名拘留了讀書會的兩名組織者(鄭永明和孫婷婷),而且還有其他四名參加者正在被追捕(徐忠良、黃理平、韓鵬和顧佳悅)。除了孫婷婷之外,其他七人都公開承認自己是毛派。在那場讀書會上,參加者譴責中共獨裁政府進行輿論審查、打壓言論自由,而且還談到了1989年的中國民主運動,根本這才是他們被針對的原因。

廣州的這場政治打壓並不是一件令人吃驚的事,因為習近平和中共政府早已開始自六四以來前所未有的大規模鎮壓。但此次的事件更為複雜。習近平比他的幾個前任更熱衷於引用毛澤東的講話。而且剛上台不久,他就在一場黨內高層會議上提出「不能否定前三十年(也就是毛澤東時代)的歷史」。他推崇毛澤東的做法令包括毛派在內的一些人以為中國正在「向左轉」。習近平之所以要這麼做,部分是為了利用毛澤東在一部分群眾中仍有的威信,鞏固中共和他自己的統治。

「反華勢力」

在打壓親西方自由派異見人士的時候,中共可以謊稱這些人「勾結西方反華勢力」,以圖「顛覆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這種偽造的罪名的確能使當局的政治迫害得到一些民族主義者的支持。但是現在警方聲稱這些毛派青年的讀書會是「反黨反社會」,無疑是令習近平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共今天的政策是親資本主義的,與社會主義甚至是毛澤東時期的計劃經濟也完全沒有關係。

在中國的年輕草根左翼當中,毛派可能占了大多數。他們雖然反對中國的資本主義復辟,但是由於民族主義立場的束縛,在許多問題上經常站在中共政府那邊,例如反對民主和民族自決權。

警方打壓廣州讀書會的另一個更深層的原因,在於工人鬥爭的發展令中共獨裁政府感到恐懼。而且當局尚未擺脫經濟危機的陰影,經濟狀況如果進一步惡化,可能會引爆群眾長久以來的憤怒,掀起大規模群眾運動,甚至可能威脅中共專制乃至資本主義制度。

青年左翼的增多代表著中國群眾正在激進化。他們嘗試在工人當中宣傳馬克思主義(儘管帶有許多毛主義思想),被中共統治者和鎮壓機器視為一個危險因素,因為中共的統治就是建立在「中國特色資本主義」之上。2014年,廣東工業大學所在的廣州大學城有200多名清潔工人罷工,要求政府在更換外判物業公司的時候給他們合理安置。當時幾所大學的學生曾向罷工工人提供聲援和幫助。

網絡抗議潮

在廣州讀書會事件發生之後,全國各地數百名左翼支持者(包括工人、學生和少數警察)和自由派學者簽署了聯名倡議書,譴責這場對民主權利和工人鬥爭的打壓。這也鼓舞了其他曾經受到類似打壓的左翼青年站出來,說出他們自己被當局迫害的經歷。這股反對聲浪迫使警方允許張雲帆等四人取保候審。但是他們仍然受到警方監視和騷擾,而且另外四人仍在被追捕。與此同時,許多發出抗議和聲援的左翼團體被當局禁聲,在不久的將來它們很可能也會遭到迫害。

CWI和全世界的社會主義者譴責中共獨裁政府的殘酷鎮壓。我們支持中國和全世界的群眾爭取全面、真正的民主權利。爭取真正民主的鬥爭同工人運動和社會主義運動密不可分。在中國,政府禁止工人成立獨立工會;罷工工人會被逮捕並定罪;近三億農民工受到殘酷壓榨,而且還被當作「低端人口」趕出大城市,為地產開發商讓路。這一系列事實都說明,中共的獨裁統治其實是在保護資產階級的利潤。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