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習近平想要成為「終身獨裁者」

2018年二月月27日 上午 3:20

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中共專制政權走入未知領域

中國勞工論壇   報導

北京公布了一個歷史性消息,無異於政治地震,將於下周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將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憲法規定,令全球為之震動。如眾所估計,習近平將在2023年第二屆任期結束之後繼續執政。

習近平通過嚴酷的權力鬥爭和反腐運動,鞏固了他對中共政權的控制,令黨內其他派系和反抗中共統治的地區向他屈服。自上台之後,習近平清洗了黨內政敵,從而在去年的十九大上指定了他自己挑選的領導人,並且把「習近平思想」寫入了黨章,使十九大變成了他的「加冕儀式」。

儘管如眾所估計,但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最新舉措,還是令國際評論人士和中國的異見人士感到震驚且響起警號。習近平擔任的中共總書記一職並沒有任期限制,而這個職位比國家主席的權力更大。新華社在2月25日發表一篇簡短聲明。內地的社交媒體湧現各種帖文,將中國比喻為北韓或古代帝制,但帖文很快被刪除。

海外媒體方面,英國《衛報》引述中國政治問題觀察員Bill Bishop的話說,習近平變成了「普丁加強版」,只不過比起普丁,習近平「實力大得多,權力大得多,而且坦白說,野心也大得多」。而習近平統治的國家和經濟比普京的強大得多。

鎮壓和審查

許多評論人士擔憂,中共政府的鎮壓和習近平上台以來愈發嚴厲的威權將會繼續惡化。他們的擔憂是正確的。中國自2月25日網路審查增加了的敏感詞,反映了至少好一部分反對習近平個人獨裁的政治情緒。「修憲」、「選舉期限」、「我不同意」、「北韓」、和「袁世凱」等字眼被封鎖。甚至是喬治·歐威爾的「動物莊園」也成為了敏感詞。

官方媒體發怖大量讚許的文章以掩蓋批評。《環球時報》指廢除兩屆任期限制會「改善政府」,而批評者只是「接收錯誤信訊」和「受外部勢力影響」

「監督與制衡」

在第一屆任期(2013-18年)裡,習近平削弱了大部分中共最高層官員的權力,打破了1980-90年代建立起來的「集體領導制」。從根本來說,中共由始至終都是獨裁政權,但在習近平統治下權力是中國走資40年以來最集中的。許多資產階級評論人士擔心,這會令中共政權的政策更難預料,而且也更容易誤判局勢。他們尤其擔憂今次修憲對全球政治的影響,習近平正在推動強硬的民族主義及一帶一路計劃,增加中國在全球的經濟影響力。

「習近平會很容易犯下大錯,因為現時幾乎沒有監督和制衡。」香港時事評論員林和立向《紐約時報》表示:「他實際上已經成為終身皇帝。」

習近平把負責反腐的中紀委變成了一個無情的政治工具,用來在黨內鬥中鞏固他自己的權力。超過一萬百名中共官員在過去五年被懲治。在3月5日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上,中紀委將和一個正式的新反腐機關「國家監察委員會」合併,同時獲得更大的權力。

習近平也掀起了對政治反對派、人權律師、NGO、部落寫手和勞權分子最嚴厲的打壓。社會普遍認為現在的鎮壓是自1989年六四屠殺以來最為黑暗的。習近平指揮的國家鎮壓,在西藏和新疆等少數民族地區尤為嚴重,而且現在也已經擴展到香港,並且逐漸向海外蔓延(例如境外綁架,以及向「冒犯中國」的外國政府和企業施加經濟壓力)。

1989年天安門運動的領導人之一吾爾開希警告說:「事情當然會變得更糟……後果會很嚴重」。他也批評西方領導人不顧中國異見人士的警告,「助長」了習近平成為「21世紀新獨裁者」的野心。當中當然少不得美國的特朗普,他曾稱稱頌習近平,也以自己在國內的專制傾向見稱。

面對「國際社會」對中共獨裁的沈默,很多像吾爾開希的中國異見分子都對感到大為失望。在過去幾年的全球危機裡,習近平帶領了中國通過嚴峻的經濟,並且成為全球貿易及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大致上挽救了全球資本主義。然而,中國崛起愈來愈對敵對國家(尤其是美國帝國主義)造成挑戰和打擊。

現在全球更為惡劣的氛圍,無異也是幫助習近平穩固權力的一個因素。習近平的領導班子可能是預示到經濟和地緣政治的震盪將會到來,因此不再等待,並迅速行動。

終身獨裁制是轉捩點

社會主義者和中國勞工論壇網站解釋過,中國強人的崛起是一個極為矛盾的過程。習近平和他的盟友,例如上屆的反腐沙皇王岐山(由於獨裁政府廢除了舊規則,他有可能重新回到高位),已經在中共的派系鬥爭中獲勝。

但是,他們是在被高度壓力驅使下進行權鬥的。中國面臨著爆炸性的社會和經濟問題,而現在的獨裁政府根本無力將之解決。

中國轉向「終身獨裁」制度,是全球政治進程的一個轉捩點,同時也表明中國現在的政治制度已經陷入僵局,就像特朗普與特朗普主義的崛起代表著美國資本主義的制度失靈。

鄧小平時代建立的「集體領導」模式,是想通過分享權力、共識和領導接班人來維護「穩定」,防止激烈變革。這個制度的崩潰表明政權已經進入未知領域。正如我們在十九大時所說:

「習近平地位的上升並沒有消除中國政權和精英集團內部的緊張關係。這緊張關係反映了社會基層的巨大矛盾,而是開啟了一個對於中國資本主義和專制政府來說充滿風險的新時代。其統治基礎是一連串即將爆發的危機:前所未有的巨額債務和金融投機、日趨惡化的警察社會和白色恐怖、正在升溫的民族主義。」[《習近平:中國強人有多強?》]

相關閱讀:《習近平:中國強人有多強?》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