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規則進一步收緊 立法會再被閹割

2018年三月月2日 上午 12:07

立法會淪為政府予取予求的花瓶機構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2017年年底,香港建制派乘六名泛民及本土派議員被政府強行剝奪議員席位之機,於立法會內提出修改議事規則,以冀進一步收窄議員議事權力,杜絕激進派「拉布」的空間。

具體上,這次修訂將法定開會人數由35人下調至20人,避免建制派議員缺席而造成流會,意味著日後政府的議案將可以在「絕對少數」(11票)的情況下得到通過,整個立法會只淪為政府予取予求的花瓶機構。同時是次修改亦將提請成立專責委員會跟進事項的人數由20人上調至35人,削弱本已形同虛設的監察權力!其他還有限制議員發言和限制議案修訂動議數量等。議員日後在立法會內幾乎只有兩種選擇:支持政府,或者被驅逐出會議廳。

建制派本來打算在二月進一步擴大「剪布」行動,包括阻止議員在財委會提出臨時動議、不許議員動議休會。此外,建制派企圖讓更多項目在小組討論後就可直接通過,繞過財委會的大會投票程序。在項大白象基建的撥款議案中,財委會的大會過往是動員群眾鬥爭的重要平台,因此建制派希望扼殺這個抗爭空間。但由於懼怕群眾抗爭的壓力會爆發,加在立法會補選在即,建制派暫時收回這些辣招。

如此一來,香港便為日後的惡法和利益輸送鋪平了大道,一地兩檢的本地立法、《國歌法》、廿三條《國家安全法》等等,在議會上的預期阻力將變得極為微弱。例如在一月有21名民主派議員呈請要求討論一地兩檢就未能通過,足見議會被閹割的惡果。立法會主席權力膨脹,動輒可制止議員發言質詢,甚至直接將議員驅逐。天價大白象工程的造價與撥款亦將難以被監察,相當於大開公帑金庫讓財團搶掠。

與之相對的是,本已舉步維艱的親工人政策,如全民退休保障、標準工時、增建公屋、租金管制等議題將變得更為遙遙無期。建制派如今卻可以反過來利用議事手段阻撓議案提交討論和表決,使他們的立場難以曝露於公眾面前。

面對即將來勢洶洶的惡法,必須加緊組織起群眾力量,建立起強而有力的群眾組織,以街頭鬥爭對抗獨裁政府。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