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MeToo運動為政府敲響警鐘

2018年三月月7日 上午 10:45

男女團結起來,反抗父權資本主義

李一明 社會主義行動

今年元旦,在美國硅谷工作的一名中國女學者羅茜茜在網絡上揭發,12年前她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讀博士時一名導師曾企圖強奸她。她的文章立即得到大量關注和討論。不久之後校方調查證實了羅茜茜的指控,並將這名大學教授停職,而且中國教育部也剝奪了他的榮譽頭銜。

中國的#MeToo運動

2017年的一份調查報告指出,近70%的中國大學生曾遭遇過性騷擾,在女大學生中這個數字是75%。但是由於存在「責備受害者」的文化,只有不到4%的受害者會向警方或學校報案。羅茜茜顯然是受到席卷全球的#MeToo運動的鼓舞,而且她的勇敢舉動也促使更多的中國學生站出來披露自己的遭遇。在羅茜茜站出來之後,更多的年輕女性在中國社交媒體上表示聲援,或者說出自己遭受性暴力的經歷。許多大學也收到了大量關於性暴力的舉報。數十所大學的學生和教師簽署網絡請願書,要求學校和政府采取反性侵的措施。

#MeToo運動蔓延至中國,令中共獨裁政府感到恐慌。盡管教育部和《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表示對性暴力「必須零容忍」,並且鼓勵其他受害者站出來發聲,但與此同時,反對性暴力的街頭抗議被禁止,社交媒體上的許多請願書和評論文章乃至「#MeToo」和「#我也是」等話題標簽被刪除。雖然中國的#Metoo參與者還很少,而且她們的活動主要局限在網絡上,但政府擔心中國女權主義者會學習國際婦女運動的鬥爭經驗,甚至同她們建立直接的聯系。警方警告一些活動者,他們如果繼續試圖發起公開行動,會被指控「勾結境外勢力」。而且更重要的是,包括#Metoo在內的群眾自發行動會推動中國的女性和青年更加激進化。

性別差距不斷擴大

在中國性侵害變得越來越普遍,性別歧視則變得更公開而露骨,都與過去三十年的資本主義反革命有關。在走資過程中,經濟剝削變得越來越殘酷,令女性從嬰孩出世到勞動市場中的地位都出現倒退。

根據最新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中國的總體性別平等指數排名已經連續9年下降,現在在144個國家中排第100名,而且實際的性別差距也已經倒退回2008年前的水平。其中最突出的問題之一是男女同工不同酬在持續惡化,女性工資只有從事類似工作的男性的63.4%。而且中國的出生性別比始終是全球最高,也就是說大量女嬰被選擇性流產或者在出生後不久就被殺死。盡管在高等教育入學率方面中國是性別最平等的國家之一,但是大學校園和職場中的性別歧視依然嚴重。去年11月,北京大學中文系前主任溫儒敏在一場寫作比賽開幕式上稱,高考改革後更復雜的語文試題會讓女性學生處於劣勢,因為她們的「思辨能力」不如男性學生。他的言論立即引起廣泛的批評。這也並不是一個個案。此前不久,浙江大學的一名教授被曝光2013時曾在微博上寫道「歷史證明學術界不是女性的地盤」,而且面對激烈的譴責,他聲稱自己沒有做錯,所以絕對不會道歉。

這些貶低女性的言論反映了整個社會中的性別歧視和性別壓迫。今年1月,雲南曲靖市第一人民醫院在多個崗位的招聘啟事中明確提出在同等條件下優先招聘男性,或者只招聘男性。在被曝光之後,院方同樣聲稱自己並沒有做錯,而且找出多個借口為自己辯解。共青團旗下的《中國青年報》公開為這家醫院的性別歧視做法站台,盡管它也承認「有法律界人士認為,該醫院此舉確實涉嫌性別歧視」。

顯然,要改變這些狀況,就要男女團結起來,為社會主義而鬥爭。#Metoo運動已經表明,所謂的「民主」國家同樣存在泛濫的工作場所性侵事件,這是因為父權壓迫和資本主義緊密地交織在一起。只有當勞動者自己由下而上重組社會時,才能夠消滅性別以及其他各種壓迫。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