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民主公營才能真正推動發展綠能

2018年三月月11日 下午 8:08

必須建設一個反資本主義的環保群眾鬥爭,才能避免發展綠能卻帶來私人資本對於電力部門的控制

康慕尼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今年是福島核災的七週年,全國廢核行動平台於三月十一日繼續舉辦反核遊行集會。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呼籲各位毋忘核災,繼續上街抗爭,並且反對蔡英文電業私有化的政策。蔡英文上台後,宣稱2025年綠能會佔20%的總電量作為「非核家園」的一步,但計劃根本是以電業私有化為主導,並推行實際上補助財團的前瞻基礎建設計劃(243億的預算)。

綠能發展的資本壟斷

此舉吸引了數家跨國綠能大資本進入台灣市場。然而,蔡英文政府的綠能議程除了不受到台灣工業資本家的信任外,就連國內銀行資本都仍對提供綠電融資採觀望態度,由此可見金融資本家僅關心是否有利可圖,對於發展潔淨能源的需要則不再考慮範圍之內。

台灣國內資產階級與蔡英文政府間在綠能政策上仍存有諸多分歧,而台灣工業資本家最關切的是未來能否繼續享有相對低廉的能源成本,日益嚴重的空污問題卻選擇視而不見。

在離岸風電方面,許多西方國家如德國(達德能源)、丹麥(CIP,沃旭)和加拿大(北陸能源)的跨國能源公司挾其綠能資本,或與台灣公司(中鋼,遠東,亞泥竹風,力麗)合資,要透過台灣打開亞洲市場。綠能資本如同以往的美日核能資本,也需要開拓台灣市場消化過剩的產能 。

在市場經濟下利潤是發展綠能的唯一誘因。這都意味著事關基層群眾迫切需要的電能、潔淨空氣、安全,仍由資本利潤來決定。然而太陽能業產能過剩的情況下,私有企業難再有獲利空間,因此能發展多少還成很大疑問。儘管蔡英文政府提出623億預算要來補助設置太陽能板並發展綠能,讓政府經費淪為企業分食的大餅。此外,綠能發展根本需要由整個社會統一規劃才能有效推動,但在市場經濟下,各個互相競爭的企業爭相進入零散的市場,不可能進行規劃和合作。例如,企業現時難以找到出租的屋頂廣泛設置太陽能板。

蔡英文的綠能政策變相的推動電力部門私有化。這樣一來雖看似解決了依賴核能發電和減輕了空污的問題,代價卻是促使作為民生必需品的電力能源淪為資本家牟利的一門好生意。長遠來說,財團壟斷了綠能之後將會後患無窮,企業可以操控電價,尤其是太陽能業因為產能過剩、薄利多銷的模式下壟斷程度不斷增加。

同時,燃煤發電、交通排氣與工業廢氣等因素引發的空污議題,開始受到熱烈討論。核能發電廠停止運作而綠電又未上軌的情況下,以燃煤補足供電卻加劇了空氣污染。此外,綠電建設因為還在初步建置的發展階段,將在未來反映為電價上漲,衝擊基層民生。許多評論者與資產階級團體的代言人玩弄反空污與反核、電價與綠能的矛盾,暗示空污與電價上漲是反核和推動綠能的必然結果,以保守的態度擁護重啟核電,但是如果不挑戰拉綠能後腿的資本主義,這樣的真實矛盾將可能被持續利用。

能源問題就是階級問題

要能讓空污與綠能議題強化反核運動,就需使今年遊行的訴求,不再只是對政府的「政策倡議」,而是爭取對資本家課徵石化燃煤能源污染稅、取消供應給工業資本的化石燃料補助,並要求大量投資潔淨能源的發展和建設節電儲電系統。要實現能源領域的徹底變革,就需要將全國能源與金融部門國有化,交由工人階級民主管控。只有如此整個社會才能為綠能發展作出民主理性的規劃,而不是由市場主宰。因此,追求能源民主與環境永續的訴求,是需要透過工人階級的反資本主義鬥爭才能實現!

親資政府並不能徹底解決環保發展的需要與資本逐利之間的固有矛盾。必須建設一個反資本主義的環保群眾鬥爭,才能避免發展綠能卻帶來私人資本對於電力部門的控制。只有基層群眾、特別是工人階級組成的委員會,在能源部門掌握實權並予以民主監督,同時促使綠能科技無條件的共享、並由工人階級民主控制的全國金融部門來為相關能源基礎建設提供充裕經費,綠能才能獲得最有效的運用與飛速發展,以解決空污、電價和安全等危機,並建立便宜且環境友善的供電模式。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