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權公投──重點是建設群眾鬥爭

2018年三月月26日 下午 10:58

公投的票數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過程中建設群眾運動

許偉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三月一號,民進黨勞基法修惡正式實行上路。這個號稱「過勞死版」的勞基法修惡,並不能使本外資本家感到完全滿意。商總理事長賴正鎰表示工人的加班費仍是太高,美國商會亦表示仍有九成會員感到勞基法「彈性不夠」。顯而易見的是,在不久的將來,島內資本家將再一次推動民進黨政府對全台工人做出攻擊,企圖進一步鬆綁勞動權益法律。工人們不能坐以待斃!

在經歷了反勞基法改惡抗爭的失敗後,各工會及勞工團體成立了「勞權公投聯盟」,準備收集聯署發起公投,要求廢除勞基法改惡與討回七天假,期望能動員更多群眾組織起來,一同反擊民進黨政府將近兩年來對於工人們所做的打壓。這場公投有可能與今年底的大選結合起來,揭露支持勞基法修惡的候選人的醜惡面目。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歡迎公投運動,並會投入其中建設群眾運動,因為勞權公投運動可以是建立挑戰台灣資產階級政府的全國群眾鬥爭的開始。現時公投運動需要在8月之前蒐集到30萬份的公投聯署書,才能使公投成案。我們呼籲每一位讀者加入聯署與鬥爭的行列,一同建立群眾性的公投運動!

群眾組織與鬥爭

社會主義者理解到,公投只是工人階級可以運用的鬥爭機會。但資產階級的選舉並非真正的民主,工人階級在當中沒有天然的優勢,必須依靠積極行動才有可能打贏這場硬仗。不僅是在公投成案前後,民進黨與國內外資產階級的媒體在起初會極力淡化此事,邊緣化公投運動,當運動形成力量並威脅他們時,他們則會動用宣傳機器進行抹黑,以確保勞基法修惡不被取消。

即便公投選舉獲得勝利,民進黨政府也將可能不斷拖延落實,更甚至會暫時做出退讓-然後在運動退潮後重新推出打擊力道更大的勞基法修惡(資本家們的各種輿論恐嚇亦將蜂湧而出,來迫使群眾接受再一次的勞基法改惡)。單單憑藉公投本身是不足以挑戰民進黨政府及資產階級的反工人攻勢。工運需要更具戰鬥力的行動才能成功。

建設公投委員會

公投的票數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過程中建設群眾運動。我們需要在各社區、學校、工廠企業,建立基層的公投委員會,將成千上萬的工人、學生組織起來,成為挑戰民進黨與資產階級的大軍。各個公投委員會可以通過選舉代表,由下而上串連為一個全國公投委員會,建設全國工人群眾鬥爭。

我們認為,勞權公投聯盟有責任在全國各地推動與協助建立群眾性的公投委員會,不僅是工會與NGO或學生社團可以參與其中,任何活躍投入工人鬥爭的個人與組織都將可以成為其中一員,民主且團結的共同建設群眾性的公投委員會。

公投委員會可以讓各勞權團體、工會、青年及工人作為討論的平台,民主決策運動的口號、策略和鬥爭手段,並組織宣傳行動、遊行集會,為公投運動造勢。公投委員會內部必須具備充分民主,讓基層參與者討論和決定鬥爭方向。這是它保有活力與爭取勝利的前提。

公投運動若要成功就需要升級鬥爭,以罷工罷課一天為開始,建設全國罷課罷工運動。而公投委員會將會是罷課罷工運動的組織平台。正如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在去年反勞基法改惡的鬥爭中所指出的:「現在單靠遊行、甚至是直接行動(例如衝撞官署和佔領)並不足以迫使政府和資本家作出重大的退讓,因此行動需要升級至罷工作為鬥爭手法。工人階級的鬥爭力量在於其讓經濟得以運作的實力,而罷工可以癱瘓經濟運作,展示出社會是靠工人運作,而不是資本家,所以對資本家造成的實際威脅將比衝撞官署、佔領要大得多。」

左翼工人群眾政黨

全國公投委員會,將能成為建立一個左翼工人群眾政黨的跳板。近來關於籌組工人政黨的討論更趨公開,這是一個有助於強化工運的發展。但要建立一個獨立於藍綠之外的左翼工人群眾政黨,它的產地不會只是在辦公室的秘密討論中,或是字面擬定的綱領上,最重要的是在群眾鬥爭之中。當前公投運動正是與建立左翼工人群眾政黨連結起來的好機會。工運及社運分子可以在反勞基法改惡公投中面對廣大工人及青年,解釋建立一個左翼工人群眾政黨的必要性。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近兩個月持續在街上通過演說和刊物進行公開宣傳,而這是整個工運目前普遍所欠缺的活動。

即使在公投完結後,公投委員會可以轉化為工人階級的政治討論及鬥爭組織平台,持續向資產階級政府施壓。在面對下一波對勞權的攻擊時,這個平台可以運用積累起來的鬥爭經驗,再發起更有力的群眾運動。因此,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認為當前的公投運動的願景,不應僅止於「廢除勞基法改惡與討回七天假」,還要建設工人自己的黨!打倒藍綠財團專制!打倒資本主義!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