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偉創力罷工遭官方工會破壞

2018年四月月28日 上午 12:07

是次罷工為近年中國最大的一場,事件証明工人需要獨立工會

李一明  中國勞工論壇

中華全國總工會(中國的官方偽工會,也是唯一合法的工會)再次扮演資本家「第二警察」的角色,背叛工人抗爭。這一次受害的,是珠海偉創力(Flex)工人長達三個星期的大規模罷工。 偉創力五間工廠的6000名工人進行罷工,而且組織化程度引人矚目。這可能是兩年以來中國最大規模的罷工。

從3月29日開始,偉創力旗下的跨國印刷電路板製造商Multek發生罷工。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偉創力是僅次於富士康的全球第二大電子代工企業。工人得知Multek將被出售給一家中資公司。他們擔心新雇主會降低他們的工資和福利、或者通過逼迫工人「自願辭職」的方式進行裁員。

在中國許多類似的企業併購之後,工齡較長、工資較高的工人往往首先成為裁員的目標。Multek雖然宣稱未來工人的工資、福利和工齡等各方面的待遇不會改變,但卻拒絕簽署任何書面協議作為保證,更加深了工人們的懷疑。因此工人要求Multek與他們解除勞動合同並支付相應的補償,然後由工人自己決定是否為新雇主工作。但工人的要求再次被拒絕。

在一份聲明中,罷工工人指責偉創力將工人像廠房和機器一樣隨意出售。而資方則以強硬手段回應罷工。資方恐嚇說,如果4月4日前不復工就會受到嚴厲處罰,並給予復工的工人一千元作為「獎勵」。

警察的角色

從4月8日開始,資方雇用保安人員毆打工人,這顯然得到了警方的默許。有工人抱怨說,警察只保護有錢人。有些工人被管理人員沒收了員工證,並被禁止進入工廠。

近年來因企業併購而發生的類似罷工事件時有發生,而今次這場鬥爭持續的時間尤其體現出工人的鬥志,同時也說明習近平的專制統治和中共統治下的資本主義並非像表面上那麼穩固。它仍然面臨著群眾抗議,而且在2018年的頭三個月,工人罷工次數比去年同期更多。

中國資本正在強大起來,並收購愈來愈多的外資,但很多例子証明由中資接管後企業的勞動條件更加倒退,証明所謂「民族強大」會令人民幸福是多麼荒謬的理論。實際上正因為中國資本更受中共國家機關直接保護,其剝削可以更為惡劣。

當地政府和作為中共統治工具的官方工會無疑不願得罪這個「對珠海經濟發展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的公司。在罷工的頭兩個星期,官方工會一直沒有露面。而當他們開始介入事件時,他們所支持的不是工人,而是偉創力公司。最終工人被迫結束了罷工,但他們的訴求沒有得到滿足。這令他們感到憤怒和失望。

「煽動者」

當地工會官員為自己破壞罷工的作法辯護說:「地方黨委要求我們維護社會穩定」。被中共及其偽工會視為「不穩定因素」的,不是像偉創力這樣使用威脅和暴力的公司,而是通過罷工反抗公司剝削的工人。偉創力的工會官員一方面讚揚公司,另一面將罷工怪在「煽動者」的頭上——中共一貫用這個詞語來稱呼任何敢於挑戰它的人。

珠海罷工的慘痛經驗再一次證明,工人需要由自己民主控制的獨立工會。只有這樣工人才能有效地組織起來,反抗資本家和專制官僚政府。

改革中國的官方工會是致命的幻想

David Hundorf 中國勞工論壇

珠海偉創力/Multek工人的罷工因為中國官方工會的破壞而慘遭失敗。其中的教訓應該得到廣泛的討論。而且這次的事件也反駁了NGO和改良派對官方工會抱有的幻想。他們認為可以改變官方工會作為資產階級和中共政權的「第二警察」的角色。

受美國資助的香港NGO中國勞工通訊是倡議改革工會的主要勢力之一。他們對中國的工人抗爭做過出色的報導,但同時他們也一直鼓吹說中國工人能夠「奪回」全國總工會。但珠海的事件有力地反駁了這種觀點。

「誤解」

在分析珠海罷工時,中國勞工通訊(2018年4月19日)批評官方工會破壞罷工,但同時卻將此歸咎於它「誤解了工會的真正責任」。不幸的是,有「誤解」的是中國勞工通訊自己。中國勞工通訊的文章指,官方工會沒能「緩和」和「平息」罷工。

而且它還說到:「重要的是,他們[官方工會]沒有執行習近平總書記在2015年提出的工會改革方案……」!沒有什麼會比呼籲「習皇帝」保護工人更愚蠢了。

在一場又一場的鬥爭中,工人從他們的行動和直覺中了解到官方工會是不值得信任的。官方工會已經無數次破壞罷工。例如在2010年佛山豐田汽車廠的罷工中,官方工會聘用流氓毆打工人。而在2014年東莞裕元鞋廠罷工中,官方工會人員叫工人復工的傳單被罷工工人撕碎。

中國勞工通訊及其創辦人韓東方,雖然曾經倡議組織獨立工會,但現在卻認為獨立工會在中國是「不現實」的。就如其他改革派倡議者一樣,他們都認為挑戰中共獨裁體制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們往往拿起放大鏡,尋找和誇大哪怕最細微的蛛絲馬跡去証明官方工會的作風有改變的可能,從而証明官方工會可以變得更為獨立,而且會因為面對工人的壓力而改變。

中國勞工論壇不排除這一情況──當中共地方官員的某些派別(包括官方工會)會因為面對極大壓力或危機而向工人作出暫時讓步。但這不會使官方工會成為工人階級的盟友,而只是代表它與所有統治菁英一樣會感受到群眾的壓力。

工人應該利用當局每一步的退讓來建立他們的獨立工會組織。盡量在官方工會之下尋找保護網完全沒有錯誤,但永遠不能把鬥爭的控制權交給它。工人階級必須要同時建立自己的地下工人委員會,並只能依賴自己的力量。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