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國際工人大團結

2018年四月月30日 下午 10:02

反剝削、反外判、反私有化、爭取全民退保、反專制,打倒服務有錢人的政府和資本主義

帕莎 社會主義行動

一年一度的勞動節是工人階級捍衛自己勞動成果、抵抗剝削的大日子。經歷了五年前的碼頭罷工、今年的海麗邨清潔工罷工,以及九巴車長罷工,工人階級仍處於香港資本家的極端壓榨之下。林鄭政府大力打壓群眾的政治權利,最重要的目的是為了削弱勞苦大眾反抗運動,因此可以進一步推行有利財團、剝削工人的政策。因此,無產階級必須團結起來及組織起來,對抗威權資本主義政府。

極端壓榨

本港工資一直滯後經濟發展,2003-2017年香港人均生產總值增加超過90%,但同期平均工資的增長只有48%,可見大部分增長的財富集中在富人手上。加上百物騰貴,同期低收入家庭消費物價指數亦增加了43%,變相抵銷了打工仔們的加薪。而當下的租金更是2003年的2.7倍!

對於香港最底層的工人來說,現時的最低工資僅為每小時$34.5。工資的低下,迫使香港工人不斷加班工作幫補家計。香港現時每周平均工時為44小時,為亞洲地區之首,而且工作崗位越基層工時則越長。工人完全淪為資本家的打工奴隸,政府卻繼續拖延落實任何工時保障法例。

根據職工盟的估算,工人月薪要至少達到$9800才能負擔起基層家庭的基本需要。當然在這個薪金水平下生活仍然是捉襟見肘。如果以每周工時四十為標準,我們的最低工資需要訂在每小時$55以上,現在的水平根本不能接受。

基本的「勞工三權」(罷工權、組織工會權、集體談判權)在香港仍然殘缺不全。去年,在漢莎天廚任職廚師的吳志輝因組織工會「香港廚師聯盟」,在毫無犯錯下被公司解僱。工人連基本組織工會的權利亦被打壓。

另外,在2月份九巴司機不滿資方的「假加薪」及惡劣的工作環境,工人組織成立新工會「月薪司機大聯盟」並發起罷駛工業行動,事後被公司秋後算帳,四名員工被解僱。資方公然踐踏工人組織工會、發動罷工的權利,若非九巴工人之後發起聲援行動,被打壓的司機不會獲得復職。

至於爭取了超過二十年的集體談判權,至今仍然遙遙無期。工人還面對著工作零散化、合約制、外判等問題,威脅著每一個打工仔的工作保障。

香港的長者貧窮狀況迅速惡化,人數由2009年36.6萬人,增至2016年的47.8萬人。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歸咎老人貧窮因為他們不勞動,更鼓勵65-74歲「少老」重投勞動市場!香港長者勞動人口過去10年上升三倍,增至2017年的12.7萬人,越來越多老人已無晚年可享。

廢除強積金對沖?

香港政府一直拒絕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強積金乃大部分勞動者唯一的退休金。然而,強積金強制將工人的血汗錢投入私人市場投機炒賣,今年二月份環球股市股災,平均每名打工仔就虧蝕$7,690。

然而,更荒謬的是所謂的強積金對沖機制。當僱主須支付工人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時,僱主抽取部分員工的強積金供款來抵銷支付,變相用工人自己的退休金來支付自己的賠償金!這個機制的存在完全是為了保障資本家的利益。

在社會壓力下,政府在拖延多年後終於提出逐步取消強積金對沖。但政府方案非常保守,除了政府會在10年內動用172億分擔僱主部分款項,更會下調工人實質獲得的賠償。對工人來說,根本沒有得益。

縱使如此,僱主還是不甘心一旦取消強積金對沖將會增加那丁點的成本。去年12月,外判清潔公司民順迫使工人簽署「自願離職」的文件,企圖改頭換面成立新公司重新聘請工人,促發荔枝角海麗邨清潔工罷工。罷工行動最終讓工人爭取法定遣散費金額的七成。未來將會有更多企業利用不同的卑劣手法規避勞工法例。

香港工人階級需要組織戰鬥性工會。工會應該以團結鬥爭、集體行動為重心,建設由下而上的民主架構,讓工人可以民主商議及決策,建設強大而活躍的群眾基礎。這些工會可以成為一個工人階級政黨的基礎,以領導起反剝削、反外判、反私有化、爭取全民退保、反專制的鬥爭,打倒這個服務有錢人的政府和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行動就是為了未來這個政黨的誕生而奮鬥!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