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外勞團結鬥爭,反對種族主義!

2018年五月月1日 下午 7:47

工人階級需要跨種族團結鬥爭,反對資本主義的剝削

鉚臺/ 左仁

五一勞動節,三十七萬名外籍家勞是香港工運的重要一員。外傭面對低工資、高工時、被虐待、種族歧視等方方面面的壓迫。去年外勞的最低工資只是增加了2.3%至4,410元,遠低於外勞團體所倡議的5,500元。工人階級需要跨種族團結鬥爭,反對資本主義的剝削。

外傭被虐

昔日轟動國際一案,受虐的外傭Erwiana獲賠八十萬九千,同一僱主六年徒刑未滿,對另一名外傭Tutik的虐待再被揭發。新案今年二月末審結,裁定僱主須向Tutik支付十七萬元的賠償。僱主虐待外勞的情況仍然相當普遍。今年三月,網上流傳一段印尼外勞遭到79歲老僱主掌摑和扼頸的片段。僱主更激動表示要殺死外傭。在僱傭同住條例下,外勞沒有自己的生活空間,極容易暴露在僱主的暴力之下。再加上兩星期條例迫使沒有工作的外勞在兩星期內回國,很多外傭也因為害怕被僱主解僱,面對暴力也只能啞忍。

同住政策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讓外勞「隔離」於社會,以免她們可以融入本地社區,加強本勞和外勞的連結。政府也要避免孤立外勞使她們更難連結本地工人並組織起來,形成工運的力量。被孤立工人失去私人時間,斷絕了和自己族群朋友社交乃至聯繫工會的機會,工人沒有議價能力,導致受到剝削、侵犯、虐待時無處可訴。

由於香港沒有公共的護老服務,而市面上的私營護老院質素極為惡劣,所以不少要照顧老人的家庭唯有聘請外傭。去年香港就發生了至少三宗因為照顧患病親人壓力爆煲引發的倫常兇案。其中一宗是去年十月,一名兒子弒母後跳樓企圖自殺。即使他已經聘用兩名外傭,仍難以承受照顧年邁病母的壓力。此外,香港家庭居住單位極為狹窄,據調查43%外勞沒有自己的獨立房間。但即使有獨立房間,超過三成人的房間同時用作儲物、照顧寵物等用途。很多外傭只能睡在客廳、雜物房,甚至是廚房和廁所裡。她們的私穩被侵犯。護老和托兒服務本來應該由公共部門承擔,按需分配予有需要的家庭。

今年二月有菲籍外勞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希望推翻僱傭同住條例,但法院一如以往偏袒政府、漠視勞權,裁定外傭敗訴。法官的判辭提到「若她們不甘心受制,大可以不做外傭,或到香港以外的地方工作」,根本是剝奪了工人階級爭取權利的自由,也突顯出資產階級的傲慢。

香港法例對外勞極為苛刻,但對濫收費用的中介公司卻輕輕饒恕。法例規定中介公司收取外勞的費用不得超過首月工資的十分之一,但絕大部分中介公司收取外傭七至八個月工資的中介費,使她們負債累累。這不是奴隸制又是什麼?在2015-16年,進步勞工工會訪問了菲籍家務工,當中40人(7成)曾向香港中介公司支付平均11,321元中介費,比法定標準高25倍。這些中介公司完全無所作為,只是寄生蟲而已!

抵抗「現代奴隸制」

社會主義行動主張本勞外勞同工同酬,所有工人應落實八小時工作制。我們主張取締中介公司,讓外傭有權被直接聘用,或者通過受民主控制的非牟利聘用機構受僱。我們要求廢除僱傭同住條例,大量興建公屋安置所有工人。這樣外傭能免於僱主及中介剝削,而政府又能將工人投入至家務工作、托兒、安老等公共社會服務中,免費按需分配至所有基層家庭,而非富裕家庭獨享。香港政府是本勞外勞的共同敵人,工人們應該不分種族團結抗爭,共同抵抗這個「現代奴隸制」。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