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用你的私隱賺錢

2018年五月月5日 下午 12:15

朱克伯格在美國國會道歉

Ville Karlsson   社會主義正義黨(CWI瑞典)

4月1 0日和1 1日,全球第五大富豪、Facebook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馬克· 朱克伯格受到美國國會的質詢。原因是英國劍橋分析公司(CA)利用Facebook 非法收集的用戶信息影響選舉(包括美國共和黨候選人泰德·克魯茲和特朗普的競選活動以及英國脫歐公投)。

劍橋分析公司

2018年3月,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多家報紙披露,劍橋分析公司將Facebook收集的個人數據用於自己的政治目的。這一切都始於英國劍橋分析公司的母公司SCL集團的亞歷克斯·尼克斯,他專門從事心理戰和利用虛假信息影響世界各地的競選活動;他告訴美國共和黨政客羅伯特·默瑟,他計劃開發一個計算機程序來分析和影響選舉。

英國第四頻道電視台的臥底記者拍攝到尼克斯和其他雇員談論他們所用的方法,其中包括拍攝政敵與妓女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受賄的謠言以及利用軍情五處的內線挖掘對方的黑材料。

依靠默瑟提供的數百萬資金,以及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史蒂夫·班農的支持(2017年8月前,班農是極右假新聞網站《布賴特巴特新聞》的執行主席以及白宮的首席官員),劍橋分析公司成立了。他們雇佣了計算機工程師和心理學家來開發這個軟件,但他們缺乏所需的信息來更深入地了解他們試圖分析的人。

所以他們付錢給劍橋大學數據研究人員亞歷山大·科根,讓他製作了一個可以通過Facebook收集信息的應用程序(其中包含一個人格測驗)。科根向Facebook以及每個同意進行測驗的人承諾,這些個人信息僅用於科學目的。該應用程序收集的信息包括:出生日期、該人喜歡的頁面、他們的地理位置、他們Facebook個人資料中所有可獲取的信息以及他們所有Facebook朋友的個人信息。

這些信息被用於創建Facebook用戶的「心理畫像」,然後在2016年這些資料被用於幫助特朗普的競選運動。這些信息被用來確定目標受眾、預測投票結果並決定特朗普應該去哪裡拉票。不過,劍橋分析公司承認,他們的模型並非是為特朗普的競選運動量身訂做的,而是基於泰德·克魯茲之前的競選活動。這個工具本來是用來幫助克魯茲競選總統,但克魯茲突然宣布退選,劍橋分析公司沒有時間再去製作新的模型。如果他們有更多時間來進行完善的話,誰知道他們可以做到什麼地步?

數千萬用戶受到影響

《紐約時報》報道稱,劍橋分析公司用這種方式至少收集了5000萬用戶的信息,而Facebook則報告說可能有870萬用戶受到影響。朱克伯格的國會聽證會是否會導致什麼重大的變化仍有待觀察。

朱克伯格不斷為他們犯下的許多「錯誤」道歉並承諾做出改進。他表示同意接受一定程度的管制來防止再次發生類似的問題,但他也反對「倉促」的行動。他提出後面這個問題,可能是因為許多有機會質詢朱克伯格的政客並不是很了解互聯網、Facebook和手機技術。

Facebook醜聞無疑是對未來普遍現像的一瞥:政客和大公司利用最先進的技術來控制人們的想法,使之有利於資本主義。強大且不受監督的公司和精英控制著技術,是對民主權利的重大威脅。為了解決這一問題,迫切需要將大企業和技術收歸公有,交由工人階級民主管理和控制。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