譴責有線高層漠視記者被性騷擾

2018年五月月7日 下午 9:40

記者要組織起來捍衛女權

鉚臺/ 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香港國際欖球七人賽於4月8日舉行決賽,有線電視直播期間,現場的女記者郭海𣿭突然遭兩名外籍男觀眾強吻雙頰,女記者隨即推開兩人並繼續直播。郭海𣿭及後表示「無奈卻不能做到什麼」。

這種無能感源於職場父權文化。女性即使受到性騷擾或性侵犯,在現行制度下也投訴無門,甚至被合理化。有線電視新聞執行董事趙應春曾回應對事件「一笑置之」。有線電視發表聲明指事主不擬追究,但很難令人不懷疑員工是受到公司壓力以下為免「節外生枝」而採取這態度。整個過程足見性別歧視充斥職場,而父權主導的管理層往往輕視員工女權問題。

不出意料之外,在父權主義仍然猖獗的香港,在今次事件發生後網上出現大量責備受害者的言論。部分人指記者當時表現冷靜,因此根本沒有感到不快。有人指她小事化大,刻意博同情。也有人指這是「西方文化」,根本不構成性騷擾。在現今父權文化下,資方往往濫用「專業精神」作為藉口,迫使記者面對種種不公狀況都要啞忍。

平機會根本是無權力的跛腳鴨,只是一個用作裝飾的花瓶。主席陳章明公開表示,現時的《性別歧視條例》不涵蓋陌生人的犯案,因此事主不能控告性騷擾。類同案件也曾發生。2016年,社會主義行動鄧美晶因為批評《東方日報》抹黑難民,受該報以性別歧視的言論作出攻擊,但向平機會投訴時卻被拒絕受理。

相對來說,法國發生了類同案件,但犯案者卻得到相對合理的懲罰。去年法國網球手艾蒙(Maxime Hamou)在賽後,強抱和強吻歐洲體育女記者,結果他被大會褫奪比賽成績,並禁其出席餘下賽事、所屬球會被罰款。這是近年歐美me2運動和女權鬥爭所帶來的成果。

社會主義行動譴責有線電視漠視員工被性侵的態度。記者需要組織工會起來鬥爭,在職場內反對性侵犯的行動,並挑戰資方漠視甚至加強性侵文化的態度,反對父權資本主義。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