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中國的種族隔離

2018年六月月17日 下午 10:23

穆斯林受到大規模迫害 數十萬人被送入集中營

Adam N. Lee    中國勞工論壇

來自新疆的目擊者揭露了中共政權對信仰伊斯蘭教的維吾爾族和哈薩克、吉爾吉斯等其他非漢民族(總共占新疆60%的人口)令人髮指的迫害。已有數十萬人被送入拘留營接受「再教育」。這也是對習近平獨裁統治下中國新興工人運動和左翼發出的嚴峻警告。

種族主義政策

面積相當於半個印度的新疆是中國主要的能源產區,也是一帶一路通向中亞和中東的起點,同時也是中共政權將全面軍事打擊與最新的高科技監視系統相結合進行鎮壓的試驗場。

中共在新疆的統治帶有公開的種族主義和仇視伊斯蘭教的色彩,而且其程度比以前要嚴重得多。事實上,在毛澤東時代,盡管中共也是由上而下施行獨裁統治,但它也施行了一些非常進步的政策,例如平權和增加維吾爾族等非漢民族的教育資源等。這在現在看來是不可思議的,因為現在不僅全新疆的中學和政府部門禁止使用維吾爾語,而且部分地區的所有學校也都禁止使用。

歷史學家萊恩·圖姆(Rian Thum)說: 「新疆已經變成了一個與朝鮮不相上下的警察國家,在實行與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類似的種族主義制度。」(《紐約時報》,2018年5月15日)

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如二等公民一般受到公然歧視。盡管這種情況在就業和教育方面由來已久,但現在中共正在以反恐的名義去打壓他們的生活方式、文化和宗教習俗(盡管宗教自由被寫入中國憲法)。齋戒、禁酒、蓄鬚、在星期五之外的日子去清真寺,全都被當局視為「極端主義行為」。而且當局也禁止新生兒取29個「極端伊斯蘭」的名字。

從施行「禁穆令」的特朗普到意大利的種族主義、民粹主義新政府,世界各國的資產階級政府,都利用恐穆情緒給穆斯林打上恐怖主義的標簽來分化群眾, 進而推進他們自己的右翼政策。從宣傳角度看,這也幫助了中共及其在新疆的鎮壓。

警察國家

幾十年來,尤其是2009年「七五事件」以來,北京已經在新疆發起了眾多「嚴打」運動,目的是壓制民族主義、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從2007年到2017年,新疆的安全預算增加了10倍。自2016年手段強硬的陳全國擔任新疆黨委書記以來,情況變得尤為嚴重。

他在新疆各地設置了7000多個「便民」警務站,以構建「網格化」的監控系統。每個城市被分成許多片區,每個片區有大約500名居民和一個警務站。自陳全國接手新疆以來,警察(包括低薪的輔警)人數暴增,僅去年一年,就招募了32,000名警察。

在被派往新疆之前,陳全國在同樣不滿中共統治的西藏任職。他雖在表面上取得了「成功」,但事實上,他的管控措施令新疆少數民族更加仇視中共政府。同時這也使一帶一路計劃面臨更加復雜的處境,因為在一帶一路涉及的國家裡,穆斯林人口占多數的國家占了40%。當然這也會被美帝國主義和其他國家的右翼政客利用。他們以前忽視維吾爾人的困境,但現在會向中共的恐怖行徑投入更多關注,目的是為了藉此與中國進行地緣戰略對抗。

陳全國的統治方式像香港前特首梁振英一樣,但增加了百倍的力量。梁振英強勢的反民主政策使年輕一代變得前所未有得激進,因此他贏得了「香港獨立之父」的綽號。盡管香港政府前所未有的鎮壓措施(雖然比起新疆要溫和得多) 暫時擊退了組織鬆散的本土派的威脅, 但政府與群眾(特別是年輕一代)之間的鴻溝更大了。

最近去過新疆的人說,荷槍實彈的警方檢查站隨處可見。在一些地區,每隔200 米就有一個。穆斯林被迫排隊接受搜查,而漢族人則被直接放行。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記者在和田(新疆西南部的維吾爾族腹地)一個檢查站看到:

「警方掃描他們的身份證,給他們拍照並取指紋,還用新安裝的虹膜識別設備掃描他們的眼睛。女性必須脫掉頭巾。三名年輕的維吾爾人被要求打開他們的智能手機並輸入解鎖密碼,然後交給警察。警察下載這些手機裡的內容供以後分析。」(《經濟學人》,2018年5月31 日)

中共政府在維吾爾族人中實驗大規模收集DNA、血液樣本和其他生物識別數據的做法,用來完善其警察國家機器。每個維吾爾族人的手機必須安裝一種警方的間諜軟件。而在所有公共場所中,wifi 設備可以檢測出沒有安裝這種軟件的手機。街頭也有警察隨機抽查,手機中如果沒有這種軟件會被視為嚴重罪行。這些方法在未來也可能用到中國的其他地區。

大規模集中營

大規模監禁和洗腦運動(「教育轉化」)導致數十萬維吾爾人和其他民族的穆斯林被關押在集中營中。查看外國網站、接聽國外電話、定期禱告或留胡子,都是可能導致當事人被拘留的「可疑活動」。

自2017年初以來,新建集中營的數量激增。盡管官方否認,但外國媒體和維權組織的研究和報道提供了關於集中營規模的可靠證據。人權觀察組織的王松蓮表示,被關押在集中營裡的總人數可能達到80萬(新疆人口為2200萬人)。

德國研究人員阿德裡安·澤茲(Adrian Zenz)發表了一份關於集中營的長篇報告,估計被關押人數在幾十到一百萬之間。他的報告指出:

「100萬這個數字是基於該地區公安部門泄露的文件。根據這份文件推斷,整個新疆有多達11.5%的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成年人被關押……由此可見,新疆目前的再教育系統有可能超過以前整個中國的勞教系統的規模。」

被關押者被要求參加訓練和自我檢討、看政府的宣傳視頻、唱愛國歌曲(特別是歌頌習近平的歌曲)。那些批評教義、批評他們的家人和朋友以及其他被關押著的人會得到獎勵,而不那麼合作的囚犯會受到懲罰。地方官員為這種空前的鎮壓行動辯護說,這是為了「根除謠言」、「種下莊稼,鏟除雜草」。

政治定時炸彈

在新疆建設一個前所未有的種族主義警察國家,是在制造一顆政治定時炸彈, 而不可能帶來「穩定」。從過去的南非少數白人的獨裁統治,到現在以色列占領巴勒斯坦地區,這些殘酷行徑最終都會引發群眾反抗。但是反抗要想勝利, 需要正確的策略和綱領。那麼要想打敗一個殘酷的種族主義政權,需要什麼樣的鬥爭?

在過去恐怖主義可能會吸引到一些絕望的維吾爾族年輕人,但現在事實已經證明這是一條死路。在世界各地,恐怖主義行動總是會變成壓迫性政權的宣傳材料,被當作強化鎮壓的藉口和誤導群眾的工具,而只有群眾才能帶來真正的變革。

受壓迫的少數民族的鬥爭需要一個正確的策略,爭取主要民族的工人階級和年輕人的同情與支持。這些工人和青年同樣面臨著極端的剝削、不穩定的經濟狀況和專制打壓。

社會主義者強調,必須反對種族主義和宗教迫害,為此必須將所有民族的工人和青年團結在反對資本主義和專制統治的運動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