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會背後是什麼? 

2018年六月月19日 下午 11:14

「歷史性」協議反映出美國衰落、更大的政治風暴將至

中國勞工論壇 報導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6月12日在新加坡與金正恩會晤。這次峰會被譽為歷史性的。特朗普似乎一如既往比他自己的政府和軍方高層更進一步,承諾凍結美國主導的「挑釁性」軍事演習,甚至為可能減少駐扎在南韓的美國部隊人數打開一扇大門。

特金會和達成的協議的重要性如何?

特金會是「歷史性的」,因為從來沒有在任的美國總統與北韓領導人會面過。這是2018年最受媒體關注的事件之一,2,500名外國記者抵達新加坡。南韓和世界上的數百萬人感到寬慰,因為去年的核邊緣問題似乎不在議事日程之內。

但這「和平進程」將是不穩定、曲折的,逆轉甚至破裂的風險都很大。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並沒有辦法真正解決這些問題,它在中東或美國自己也是沒有什麼解決辦法。

峰會是特朗普的勝利嗎?

特朗普可能會自欺欺人說,他令美國奪去了中國的主導權,今後可以決定朝鮮半島的的進程。但這是非常不可能的。

金正恩是這次交易的最大贏家,迄今為止他已承諾的交換條件非常少。如果特朗普的言論不被收回,那將是美國的重大的讓步:結束與南韓的聯合軍演,並削減美國駐軍人數(目前為28,000人)。

到目前為止,習近平是另一大贏家。中國保持強有力的雙手身處幕後。它也可以吹噓它的方法已經被證明是正確的。只要特朗普對北韓的制裁受到聯合國支持,習近平就會支持這些制裁,但他呼籲北韓展開對話、而不是威脅。中國政府曾拋出「雙凍結政策」。這一政策曾被特朗普拒絕,但現在又被他採用了──美國凍結聯合軍事演習,以換取北韓凍結其核活動。

從此開始,事情變得非常複雜。還有其他幾個大國,不僅是美國和中國,也對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具有重大影響。南韓資本家有自己的議程,要知道特金會的主要推動力來自於首爾和總統文在寅。北韓獨裁政權為了生存而會做出不合常規的舉動,可能會產生更多的政治地震和大轉彎。

已經商定好了哪些事情?

協議的實際內容非常模糊,幾乎沒有具體細節。新加坡公報只有400字,相較之下特朗普評價為「恐怖」並在5月初退出的伊朗核協議有110頁。「驗證」一詞(意思是確認平壤有否真的削減核計劃)在文件中完全沒有出現。

雙方只是泛泛地同意「為朝鮮半島和平政權努力」。美國同意提供安全保證(9個月前特朗普才威脅要「徹底摧毀」北韓),以換取金氏政權對解除核武的模糊承諾。

這是否為消除核武器鋪路?

撇開美國的虛偽(唯一一個在戰爭中使用過核武器的國家,卻站在道德高地上反對核武國),平壤政權幾乎肯定不會完全放棄所有核武器。部分削減是可能的,例如放棄一些可到達美國的遠程導彈系統,以換取金錢利益。

特朗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最近發表的一項講話是,北韓應該遵循「利比亞模式」。這番言論無助於改變金正恩的想法。卡扎菲於2003年放棄利比亞的核武器計劃,後來被美國推翻並謀殺。

公報的實際措辭表示,北韓「承諾努力實現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譯者標註)。這是標準的外交措辭,有利於北韓政權操弄權謀,並在每一步都迫使對方作最大的讓步。過往北韓的策略一直是如此。美方並沒有傻到無法看到這筆交易充滿的漏洞,但他們(特別是特朗普)無論如何都要這樣做。要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就一定要了解這點。

為什麼美國對朝鮮的政策改變了?

特朗普統治下,美國作出了一次非常的轉變。以前的美國政府主要以北韓政權即將垮台的想法為指導。相應地,外交和經濟制裁可能會加速這一進程,或迫使該政權在處於弱勢的情形下談判。美國過往寧願這樣,也不想採取冒險的軍事行動以阻止平壤發展核武。

現在形勢改變了,北韓經濟穩定程度令政府短期內垮台的可能性降低。但是整地區形勢也在發生變化,尤其隨著中美衝突升級——這是美國政府行動路線急變的另一主因。

許多研究向美國領導人表明,對北韓核設施實施「外部軍事打擊」並不可行,而這做法會令事件升級為一場戰爭——美國當然可以在軍事上勝利,但無論美朝會否使用核武作出攻擊,朝韓、日本、甚至中國部分地區將遭受非常巨大的破壞,令美國失去亞洲,並在整個地區產生巨大的反美情緒。在這種情況下,全球經濟也很有可能陷入重大危機。

在1990年代的框架協議和2000年代的六方會談,以前的美國政府與金正日就北韓的核計劃談判達成了更強硬與更廣泛的協議。兩個協議今天都失效了。特朗普談判達成這個無甚約束力的協議,事實上在過去的20年中任何時間都達成過了。

這份朝美協議不僅僅是特朗普變幻莫測的脾性的產物,反映了美帝國主義在世界舞台地位的衰落。特別是在亞洲,美國在各防面都受到正在崛起的中國所牽制,使它的政策路線變得更加焦急和冒險。

特朗普想得到什麼

特朗普政府是一個在危機中誕生的政府。它迫切需要取得一些外交勝利。但除了希望和金正恩的自拍照會贏到選票,美朝協議也擺脫了危險拉鋸狀態。而且特朗普也看到,如果這份協議能夠啟動更深層次的「正常化」進程,那麼美國相對中國在亞洲的地位就會得到加強。

因此,特朗普聘請了一支荷里活團隊,製作了一部四分鐘的宣傳影片,播放給金正恩和北韓代表團觀看。這部影片展示的,是大量美國投資湧入北韓,將它變成另一個經濟「奇蹟」。在新加坡的新聞發布會上,特朗普更像一個地產大亨,而不是總統。「從房地產的角度去考慮這件事。」他說:「比如說,他們[北韓]有很棒的海灘。每次他們向大海發射砲彈的時候你就能看到。我說,哦,看看那些海灘。為什麼不能在那後面建一些很棒的住宅樓?」

一些美國官員希望將北韓拉入美國陣營,讓它同中俄對抗(這兩個國家都和北韓接壤)。按照他們的想法,美國的大筆經濟援助和軍事保護,以及南北韓統一進程(儘管不太可能是像德國那樣完全統一),會使北韓政府同意像南韓那樣加入美國的軍事防衛集團。而這將威脅到中俄的利益。

中國扮演著什麼角色?

儘管上述情況不太可能成真,但是中國政府仍然對此感到擔憂,因為在過去幾十年裡它已經見慣了北韓政府的外交花招。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金正恩和習近平正在進行三個月來的第三次會談。在今年以前,兩人從未以國家元首的身分見過面。中國正在利用經濟力量和暗示性的軍事威脅管束這個不安分的盟友,預防美朝結盟的任何可能。

中國是北韓的主要經濟夥伴,北韓90%的對外貿易是與中國進行的。但是在1991年蘇聯垮台前,金日成也經常使用現在金正恩這樣的敲詐手段,從中蘇對抗中漁利。

北韓發展核武器的一個重要目的,是想以此為籌碼同美帝國主義和解,從而減少對中國的過度依賴。金正恩無疑想利用南韓、日本、俄羅斯、以及特別是美國和中國的相互對抗,減輕美國的軍事威脅、進入國際市場、獲得外國投資以及其他好處。

但是無論特朗普怎麼想,美國都不一定能在這場激烈的帝國主義對抗中成為最大的贏家。中國會從多方面施加壓力,確保自己在當前的談判中有一席之地、並且會在未來的所有協議和檢查機制中扮演中重要角色。特朗普與金正恩一樣難以預料。他很可能會以美朝談判為籌碼,在其他衝突(例如正在迅速升級的貿易戰)中迫使中國讓步。

但是特朗普的「孤立主義」傾向也很出名。早些時候他曾威脅說,如果日韓政府拒絕支付所有費用,他就要撤走美國駐韓(3萬人)和駐日(5萬人)的軍隊。這也是因為特朗普想要促進美國的武器出口,而亞洲則是全球增長最快的武器市場。

特朗普臨時向金正恩提出他會減少或者撤走駐韓美軍,令美國政府的意圖愈發難以確定。至少在短期內,美國不太可能撤走駐韓和駐日美軍。不過矛盾的是,在目前充滿危機的資本主義制度之下,美國撤走駐軍反而會在亞太地區引發更激烈的軍備競賽,而且日本和南韓可能會發展自己的核武器。中國政府會對此感到恐慌。

所以新加坡會談不會帶來和平,而是會在美國、中國和該地區其他大國之間造成更加嚴重的緊張局勢。

金正恩政權的戰略是什麼?

北韓的經濟支柱蘇聯倒台後,它自己的計劃經濟亦幾乎崩潰。自此北韓壓倒一切的目標就是要確保自己存活。因此它的外交政策往往要刻意引起國際關注,這就是北韓發展核武器的起因。

政權存亡不是意識形態的問題,與「共產主義」或斯大林主義對抗資本主義無關。北韓權貴精英(即約一千個往往與軍方有聯繫的上層家庭)明白到,如果他們的政權倒台,或像東德一樣與被南韓資本主義吸收並合併為「民主」的資本主義韓國,反共右翼仍會在統一後的韓國坐擁相當的權力。這樣的話北韓精英會被無情地清洗,面臨審判、入獄甚至更惡劣的狀況。

為此,金正恩無論以任何手段都要確保這個第三代的君主政體得以延續。自1990年代末,北韓經歷了多次的資本主義市場改革,但由於經濟受孤立加上受到美國為首的多國制裁,它未能得中國那樣的成果。

最近與特朗普達成協議後,金正恩似乎會利用這個勢頭去鞏固權力,並發起新一輪的走資改革。在南韓和北京的支持下,北韓推動國際快速緩和經濟制裁,期望可以達成新的經濟協議,尤其與南韓資本主義經濟。

今次協議會統一韓國嗎?

北韓國家媒體大幅報道新加坡高峰會,訪問當地平民,吹捧該國「威權國家資本主義」的成功故事。因此北韓的經濟改革不會伴隨著政治民主化而來。中國也會是北韓的學習榜樣。

南韓政權無意將其「西方民主政制」傳播到北部,因為它也明白到北韓需要專制統治才能維持對這個貧窮社會的統治,以阻止難民南遷、鎮壓群眾抗議、防範北韓的廉價勞工組織工會和罷工。在高峰會達成協議後,南韓資本家也希望可以更大力剝削北韓勞工。

民主權利不是通過政府和統治精英之間的協議所贏得的,而是通過由下而上的群眾鬥爭贏得的。南韓自身的經驗也是如此,在1980年代的大罷工結束了軍方統治。在社會主義群眾政黨之中民主地組織起來的工人階級是關鍵的力量,通過結束資本主義,並且結束美國或其他列強的帝國主義干預,從而達成真正和平並結束韓國、中國以及整個地區的獨裁統治。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