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反墮胎法 愛爾蘭公投取得壓倒性勝利

2018年六月月19日 下午 10:31

由團結/社會黨國會議員Ruth Coppinger、Paul Murphy和Mick Barry發表的聲明

在5月25日的公投中,有66.4%的人投了贊成票,推翻了墮胎禁令(第8修正案)。這是愛爾蘭的政治地震和轉折點。這是一個巨大的勝利,特別是對於愛爾蘭的女性來說,她們在35年後終於擺脫了第八修正案的壓迫。現在沒有理由拖延了。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愛爾蘭國會迅速立法,實施國會委員會的建議──婦女在懷孕12周之前擁有墮胎權。不該讓更多人受苦。

這是全球女權主義者和LGBTQ對長期歧視的反抗的一部分,這場勝利將極大地鼓舞所有在全世界範圍反抗壓迫,追求真正平等權利的人。特別對那些因為沒有墮胎權而死去的拉丁美洲婦女來說,這一結果將給她們力量。

這也是年輕人的勝利,這一代人經常被貶為「雪片一代」。他們會說:夠了,並且把問題擺在檯面上,特別是在Savita Halappanavar(在2012年由於無法流產而死於敗血症)不必要的慘死之後。那些年輕女性們拒絕接受虛偽的「愛爾蘭問題,愛爾蘭方案解決」,並要求組織起來,來迫使這個僵化頑固的政府變革。

必須再一次著重強調,就像推翻水務稅和婚姻平等公投的運動一樣,工人階級是巨大社會變革的「穩固基礎」,就如James Connolly(勞工運動先驅和馬克思主義者,1916年被英國處決)曾經說過的那樣。

工人階級由於生活經驗而天生具有團結意識。正是這種力量推動了這個國家的進步,正如我們在競選活動中見到工人階級的活躍,而工人階級社區的高票亦證明了這一點。(當地的結果是在這份聲明寫成後宣佈的:都柏林有75.5%都是贊成票,其他城市也都是贊成票佔多數)

廣泛的的官方爭取墮胎權運動過去一直存在,但獨立的草根運動在過去的幾年,幾個月和幾周也在展開。正是草根運動帶來了決定性的變化,包括回應了反墮胎權人士無恥的恐嚇和無端的謊言。

這一勝利在很大程度上由那些在過去幾年裡那些熱心支持選擇權、社會主義者和左派人士的人所帶來的。直到最近,「團結-人民先於利潤選舉聯盟」都是在議會爭取墮胎權利、並明確支持選擇權的唯一政治組織。

票投反對墮胎權與反墮胎權運動的組織者之間有很大的區別。反墮胎權運動讓人窺探到宗教右翼會想把愛爾蘭變成怎樣。反墮胎權運動者滲透厭女症,把女性描繪成自私的殺人犯。他們對女性的羞辱和責備從頭到尾都是完全不可接受、違反道德的。

隨著他們的言辭日益激化,許多人感到受威脅和不安全。他們落後的想法被選民否決了。最大右翼反對黨共和黨的大多數公眾代表都參加了反墮胎權運動。人民不應、也不會忘記這一事實。

公投表決對北愛爾蘭(由英國統治、獨立於愛爾蘭的國家)也產生了影響,那裡的婦女和年輕人不想落後於愛爾蘭。在北方,ROSA活動人士們正在發起一項大規模的墮胎權運動,首先Bus4Choice,它將於下週走遍北愛爾蘭,讓公眾知道墮胎藥已經被證明是安全的。

今次轟動的公投票數必定促成議會迅速通過立法,並通過醫療系統提供必要的服務和護理,允許在本人要求和健康的情況下流產12週以內的胎兒。性教育團結法案應該將被通過。衛生服務機構現在必須提供免費的避孕藥具,並在社會上推廣。

要做到這一點,基層運動必須要保持向當局建制施壓。請記住,我們在Savita Halappanavar死去後的五年才等來了全民公決,同樣的事情現在不能再發生了。

年輕人是今次戰勝壓迫、奪回身體自主權的關鍵力量。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反對日益壓抑的教育體系只是時間問題;因為他們找不到有像樣的工資和條件的工作;他們租不起屋,買不起房。

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Leo Varadkar)在最後一刻站在了正確的一邊,可能會從這一結果中獲益匪淺。右翼執政黨愛爾蘭統一黨和其他親資黨派都將面臨即將到來的青年抗爭的全部力量。這是因為他們無法解決這些棘手的問題,不能滿足對正義和平等的強烈渴望。在美國、英國和西班牙等許多國家,年輕一代都正在轉向左派和社會主義思想。而在昨天的投票之後,看來愛爾蘭也不例外。

作為愛爾蘭團結的國會黨團成員和社會黨(CWI愛爾蘭支部)的資深成員,我們過往一直為這些議題鬥爭,並且爭取選擇權。我們很榮幸成為ROSA的Time4Choice運動的一部分,該運動為公投勝利一方帶來了真正的優勢,並促進了基層運動的發展。這個運動和ROSA不會消失,並且有希望成為一個為這個國家徹底改變而奮鬥的社會主義女權力量。

 

愛爾蘭墮胎全民公投的資料

合格選民:350萬

投票率:64% – 愛爾蘭全民公決的最高紀錄

贊成票:66.4%

男性贊成率:65%

女性贊成率:70%

25歲以下的贊成率:87%

LGBT中的贊成率:91%(由CNN估計)

2015年5月22日,愛爾蘭成為第一個通過民眾投票而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超過60%的公民投票贊成。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