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來:中國卡車司機全國罷工

2018年六月月23日 上午 3:55

全國超過12個地區的卡車司機罷工,証明跨省工業行動成為趨勢

中國勞工論壇 報導

中國卡車司機發起抗議及罷工,反對油價及路費上漲,並反對一個新的手機程式迫使司機通過壓低運費的方式互相競逐訂單。這場前所未有的罷工分別於6月8日及9日在江西省和重慶市開始,然後蔓延至其他地區。網上有匿名人士號召「全國三千萬卡車司機」加入罷工。不同地方採取了不同抗議方式,有些地區的司機發起堵路。社交媒體流傳的影片顯示,有卡車車隊在路上慢駛,部分卡車上掛著橫幅,也有司機按喇叭及喊口號。

雖然今次罷工並非直接由國際事件所啟發,但剛巧最近幾星期在伊朗及巴西都有全國卡車司機罷工。抗議原因都大致相近,油價大幅上漲都是主要原因之一。

「為了活下去而鬥爭」

中國八成以上的貨物都是由卡車運送的,六月罷工可能只是龐大的司機隊伍的第一次行動。多名評論員都警告,如果油價繼續上升,罷工可能再次爆發。

一位山東司機向《南華早報》說道「我們只是為了活下去而鬥爭」,並表示今年年底可能會有新一輪的抗議。除了油價上漲,罷工司機對於高昂路費、被警察和黑社會滋擾也感憤怒。警員向運貨量超重的司機徵收罰款中牟利,而黑社會也會向司機苛索費用。

一名姓沈的司機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我們到哪裡都要付路費,例如高速公路和國家公路。現在連一些小地方也徵費。」

《華爾街日報》的頭條形容罷工十分「零散」,但在中國極高壓的警察機關統治下這根本不足為奇。單單從十多個地區的司機發起抗議,從西部的重慶至東部的上海,抗議的規模已經極為令人印象深刻。當然,由於中國媒體受到全面封鎖,難以清楚了解實際的罷工人數。

因此儘管司機刻意避免提出直接的政治訴求,這場罷工仍然非常重要的政治意義。在2018一波跨省罷工的浪潮之下,政府還是會感到震驚。

就在此前不久,塔吊司機和餐飲送遞員也發起罷工。這些罷工不免是來得快、去得快,但也展開了中國工人鬥爭的新趨勢。最事態映了工人意識的重要轉變,而在警察國家的嚴密監控下工人能夠組織跨地區行動,可見工人組織力也愈來愈高。「中國數字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網站刊登了一份發布於6月11日的網絡審查命令,說明了政府的驚慌

「各地各網站,有關多省貨運卡車司機的信息發現立即刪除,不留死角。加強監管,嚴格防範境外媒體相關報道和煽動性評論。」

有海外媒體誤報有罷工司機呼喊「打倒共產黨」的口號,但經驗証後發現司機喊的口號是「打倒貨車幫。」貨車幫是一個像Uber那樣連結司機和顧客的網上程式。

「零工經濟」

貨車幫app的所有人滿幫集團是一間最近合併而成的公司,實際上壟斷了卡車運輸行業。中國九成貨車司機都是車主,他們投訴這個程式迫使他們為了搶訂單而壓低價格。運費不斷被削減,而成本卻在上升。

這是西方所謂的「零工經濟」在中國紥根的另一例子。「零工經濟」的意思是暫時和不穩定的工作崗位,而公司傾向聘用所謂的「獨立承包商」而非全職僱員。

的士司機和餐飲送遞員的罷工也是出自同一原因。可見在逐利的資本主義制度之下,新科技被利用作加重剝削和壓迫工人的工具,而不是用來減輕勞動負擔。

雖然中國大部分卡車司機名義上都是「自僱人士」,但只是工資奴隸的新變種。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在四月發表一份調查報告,指出2016年中國卡車司機每天工時超過12小時,平均月入大約8千元人民幣。《南華早報》報道,司機「經常睡在泊在路邊上的貨車裡,有時幾個月不能與家人見面。」

由於司機需要借貸購買卡車,所以因為還債壓力而不得不承受極大的工作量。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