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光護老院外勞罷工抗爭 追討欠薪加班費

2018年七月月7日 下午 12:03

香港又一私營院舍醜聞

帕莎 社會主義行動

6月14日,位於觀塘的宏光護老院爆發工人抗爭,共10名來自中國廣東的外勞女工集體辭職,抗議資方長期對工資及工時的嚴重剝削,以及對員工做出的恐嚇行為,要求追討百多萬元的欠薪,。由於所有外勞本來居住於公司宿舍,故她們發起抗爭後無家可歸,並搬到政府總部外紮營留守抗議。6月16日,工人在政總外發起抗議行動,社會主義行動、工黨、社民連等組織都有參與,我們支持工人的抗爭並聆聽她們的憤怒聲音。6月17日,宏光工人參加了印尼及菲律賓外勞的國際家務勞工日集會,展示了工人階級可以不分國族團結鬥爭。

超剝削的工作環境

這些女工大多都來自廣東省,來港後在超剝削的條件下工作。雖然合約訂明的工時為每天9小時,但實際上她們需要每天工作12小時,每天超時工作至少3小時,有時公司更要求工人連續24小時工作。另外,公司亦剋扣工人的每週休息日和至少7天的年假,工人每年只有共24天的假期回鄉探親,也就是說工人的每年法定假日(52日週假+7天年假)被剋扣了至少35天。

這些外勞是經過政府的《補充外勞計劃》來港工作的。雖然政策訂明同工同酬:「其工資至少須相等於本地工人擔任相類職位每月工資的中位數,所享有的待遇亦不會比本地工人按勞工法例所得的為差」,而且亦要符合法定最低工資。但實際上資方一直在走法律漏洞,提交給勞工署的工作合約上的工資為$12,000,但公司以提供住宿費為由將實際工資減至$10,800。另外,工人每兩年簽一次合約,每次公司都會巧立名目徵收2.1萬人民幣和2萬港幣的「勞務費」,變相每月剋扣約$2,000的工資。

以工人實際月入約$8,800來算,每月沒有休息日工作30天,每天工作12小時,工人們的時薪只有$24.4,遠遠低於最低工資的$34.5,可見僱主其實在一直在違反法例。據了解,資方多年來剋扣工人工資、休息、超時工作補水等的金額合共約700萬元。今次工人抗爭的基本目標就是追討全部欠薪。

無故解雇、人身恐嚇

這次鬥爭的觸發點,源於公司最近無故解僱其中一名工人。被辭退的黃女士在院社工作了8年,於5月28 日在沒有原因之下突然遭公司解僱。「公司要求我簽署「糧單」,又威脅不簽署的話會直接找人送我返大陸,並甚至報復在鄉下的家人。」事實上,資方過去曾多次對工人惡言相向,威脅工人不要到勞工署或工會投訴。事件發生後,令其他外勞工人都感到非常憤怒,害怕自己就是下一個受害者,因此其他9名外勞決定一同集體離職抗議。

政府縱容私營院舍

這次宏光護老院剝削外勞事件,連同2015年劍橋護老院虐老事件,以及2016年康橋之家院長性侵女院友事件,反映政府多年來毫無監管,縱容私人院舍欺壓院友和工人。而問題更甚的,是政府不斷在推動安老服務的私營化,現時安老院舍宿位的公私營比例為37:63,而且公共資助的宿位嚴重不足,輪候時間高達37個月,每年有約6千名老人在輪候宿位期間死亡。私營院舍為了牟利,往往會輸入外勞來剝削工人,同時以高昂的收費提供參差的服務。私營院舍的每月收費動輒過萬元,一般基層家庭根本難以負擔。這些院舍很多環境惡劣,每名老人擁有的空間只有6.5平方米,在晚間一名護老員甚至要照顧40名老人。

現時私營院舍大多聘請廉價外勞,今次事件相信只是冰山一角。歸根究底,政府應該全面將安老服務公營化,大幅增加社會投資,並直接以同工同酬及合理待遇聘請本勞及外勞。這樣才能夠一方面確保員工的待遇與人手,同時間又能以低廉價錢為有需要的基層家庭提供長者照顧服務。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