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入侵捷克斯洛伐克與中蘇交惡

2018年八月月22日 下午 4:58

捷克斯洛伐克危機幫助中共政權轉移了視線,讓它可以透過揭露蘇聯官僚政權的困局來獲取輿論優勢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1968年8月,蘇聯和東歐的史太林主義一黨專政政權入侵它們的「姊妹國家」捷克斯洛伐克,在國際工人運動內部造成激烈的辯論與分裂。在中國也有一個史太林主義政權,其官僚統治階層借助「馬克思主義」與「列寧主義」的旗號維護自己的權力和特權。他們以軍事入侵為把柄加大了對蘇聯史太林主義政權的宣傳攻勢。

中國當時正處在文化大革命時期。1968年毛澤東正加緊透過軍隊壓制「無政府狀態」,解除了中國許多地方的工人與學生的武裝。

捷克斯洛伐克危機幫助中共政權轉移了群眾視線,讓它可以透過揭露蘇聯官僚政權的困局和反對軍事侵略來獲取輿論優勢。但中共的宣傳完全是虛偽的。1956年毛澤東政權以「粉碎資產階級的反革命」為理由而完全支持蘇聯入侵匈牙利。實際上匈牙利的群眾運動是一場反對官僚的工人起義,而不是親資本主義運動。

中國廣播電台譴責蘇聯等國的入侵是「滔天罪行」。總理周恩來抨擊莫斯科「社會帝國主義」政權的軍事入侵是「野蠻的法西斯主義」。

許多社會主義者和左傾青年對莫斯科的行徑感到憤怒,同時也看出西方「民主國家」對此是貓哭耗子假慈悲。許多學生轉向毛澤東主義,因為他們認為毛主義能提供一個不同於蘇聯的、更進步的、「反修正主義」的左翼模範。新的毛派政黨和團體開始湧現,在意大利、法國、德國和其他國家共有數千成員。毛澤東語錄成為1970年代初世界上刊印最多的書籍。

中蘇衝突

世界上兩個最大的史太林主義政權──蘇聯和中國──之間的衝突,源於兩國官僚精英階層敵對的民族利益。他們主要關注的不是「社會主義」,而是保護自己的權力和特權。這本身就證明了,這些政權儘管廢除了資本主義並引入了國家計劃,卻與真正的社會主義(工人民主控制經濟和國家)相差十萬八千里。他們無法克服民族對立,阻礙了國際經濟融合和規模經濟,因而嚴重限制了計劃經濟的發展潛力。這後來成為史太林主義崩潰和資本主義復辟的決定性因素。

1960年代,莫斯科和北京之間的對抗日益加深。1969年甚至爆發小規模的邊境戰爭,導致100多人死亡。在這種緊張局勢之下,1971年中共歷史性地扭轉外交政策,改為與美帝國主義聯手對抗蘇聯,因而加強了美帝國主義的力量,削弱了全球反抗美帝的鬥爭。中國一直抨擊蘇聯史太林主義者對美國軟弱,指責他們是想與美國和解。儘管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導致蘇聯史太林主義政權與西方資本主義集團之間出現嚴重的外交僵局,但是中共仍堅持同樣的說法。

史太林主義者從來不顧慮如此顯眼的前後矛盾。毛澤東政權就像史太林與其繼承者一樣,可以不做解釋得從一個立場轉到另一個立場,甚至是截然相反的立場。在史太林政黨和政權中沒有民主討論,「無所不知」的領導人決定所有問題,而且所有決定都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權力和特權。毛澤東政權不信任且反對捷克斯洛伐克領導人杜布切克的政治改革以及這些改革所釋放的群眾壓力。中共官僚擔心捷克斯洛伐克的進展會破壞中共在國際上的權威,甚至可能得到中國群眾的響應。杜布切克被當作「腐朽」的莫斯科「修正主義」的一個例子。蘇聯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令北京感到意外並迅速改口。

北京表示反對入侵,隨後譴責杜布切克的投降和要求群眾不要抵抗是「叛賣行徑」。但中共的論點純屬民族主義。他們說杜布切克背叛了「國家利益」,從而將問題歸結為「國家主權」,而不是工人的民主和政治權利,也不是如何爭取真正的社會主義。

中共呼籲捷克斯洛伐克進行「全國抵抗運動」,但這只是一個沒有任何實際策略的空洞口號。這令一些人產生了進行農村游擊戰的想法──在像捷克斯洛伐克這樣一個高度工業化、城市化社會中是瘋狂的想法。對於捷克斯洛伐克和更廣泛地區工人的利益,中共卻是隻字未提。只有工人的民主控制和國際鬥爭才能打敗史太林主義和資本主義,擺脫不受監督的官僚統治,建立民選的工人委員會管理國家。但中共在批評蘇聯時當然不會說到這些。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