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劃選區操控選舉 需要群眾鬥爭反擊

2018年九月月12日 下午 11:48

迫切需要重建戰鬥性的群眾民主運動

帕莎 社會主義行動

政府又再一次耍手段企圖操控民主選舉區議會選舉。預計會像立法會選舉那樣引入「反港獨確認書」和篩選反對派議員。今年早些時候,選舉事務處已表示區議會參選人需要簽署聲明,承諾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而且去年及今年的兩次區議會補選已引入確認書制度。可以預料,一些較激進的民主派成員將被禁止參加區議會選舉。此外,選舉管理委員會還將大幅重劃選區,打擊泛民選情。這證明妥協和後退只會招致更多打壓。

選區重新劃界

來屆區議會選舉將於2019年舉行,政府表示因人口變動將128個選區重新劃界。今次重劃明顯是針對反對派,並影響多個反對派區議員,包括四名「雙料」議員:民主黨鄺俊宇、林卓廷,新同盟范國威和泛民區諾軒。其中鄺俊宇所屬的元朗北朗選區,本來就沒有超出法定人口範圍,然而卻被割走部分屋院,之後再併入其他屋邨,接近一半的人口被改變。

而新民主同盟在上次區選大勝,當年拿下15席(現時有12席),當選率超過9成,成為泛民在區議會中的第三大黨。今次有5名新同盟區議員受劃區影響,其中袖范國威的西貢運亨選區同樣在法定人口範圍以內被修改,而且被劃走的是根據過去投票紀錄的「票倉」住宅,顯然是當局故意的針對行為。另外重劃影響的選區,不外乎是被劃走或劃入新的住宅屋苑,大幅改變其選區原本的人口結構。

政府宣稱重劃選區是建基於人口的改變,但實際上有12區選區超出人口基數標準(16,964人)而沒被修改,當中11個屬建制區議員選區,相反不少反對派選區超過人口基數便馬上分拆重組。眾多社區被荒謬地一分為二、為三,令泛民票倉被劃走。此外,反對派政黨及議員一般資源較為有限,相較有北京及財團支持的建制派,一旦重劃選區都會影響過去所建立的地區基礎。而且有跡象表明,建制派事先便已得知選區重劃方案,因而提早落區準備選舉。例如公民力量的林宇星早在重劃計畫公布數個月前已經在新選區展開工作,顯然得到當局在背後幫助。因此,這些選區的劃分並非如政府所說的那樣「沒有政治因素」,而是要打擊反對派在來年的選情。這種選區操作被稱之為「傑利蠑螈(Gerrymander)」。

泛民領導層無力抵抗

在3月補選失利後,泛民領導層明顯陷入悲觀情緒,面對操控選舉和取締政黨的攻擊並沒有提出還擊方案,也沒有在港鐵沙中線醜聞上動員群眾向政府施壓。由於他們對政治化的選舉工程沒有信心,因而更傾向所謂「地區服務」而避談政治議題和群眾抗爭,妄想這樣可以與資源豐厚的建制派選舉機器競逐議席。這顯然對有中共和大企業在背後支持的建制派更有利。戴耀廷早前表示預計反對派會有10-20人會被當局取消參選資格,不過他的應對方案卻只是派出更多政治素人充當Plan B。實際上,2004年泛民在區議會選舉取得大進帳,就是因為2003年反廿三條群眾運動後,群眾對中共和港府的憤怒所造成的。

今次政府試圖繼續操控選舉,再次反映重建戰鬥性的群眾民主運動的迫切性,我們要了解到建制當局未來將會發動更多的打壓。社會主義者一直強調,僅僅依靠選舉無法抵擋威權統治。必須將選舉運動作為平台建設戰鬥性的基層群眾運動,而且應該由參加者民主決定運動的方向和策略。同時民主鬥爭須要反對那些在背後支持中共及其政治打手的大企業,終結由少數富豪精英控制整個社會的不民主制度,並呼籲中國內地和全世界工人群眾一同鬥爭,反抗獨裁統治、實現真正的全面民主。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