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資政策釀成青年住房危機

2018年十月月1日 下午 10:20

對求取自立的新世代,資本主義社會無法給予應有的安身之所

鉚臺 社會主義行動

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的統計數字,香港樓價和租金連年上漲。香港已連續8年位居全球房價最難負擔城市之首。一個家庭需不吃不喝20年才能買得起一套住宅。而初出茅廬的青年投身社會更是苦不堪言,除非放棄置業,否則註定難逃樓奴宿命。但租屋等於受到任由業主慢慢宰割,而且年年加租以至小屋搬更小,形同居無定所。

如今香港一屋難求局面已久,加上學債難填,置業對青年而言不再可能,即使與父母同住已成常態,亦無從保證可以長久安居。對求取自立的新世代,資本主義社會並未給予應有的安身之所,只顧要求他們無條件奉獻一切心力與時間,為與日俱增的房租疲於奔命,在有如棺材的蝸居與辦公室之間循環往返、日復一日。在樓價超越瘋狂境界之際,新建的住宅則漸次縮小,以至於面積不足二百呎的「納米樓」應運而生,更出現以地台為建築面積灌水的「奇則」。

早在2011年,曾蔭權曾表示要興建「青年宿舍」,改善年輕人的居住條件。但是直到去年5月才有第一個項目開工,而且只有80個單位。就算所有項目落成,總共也只有不到3,000個宿位,顯然是杯水車薪。每個人租期不得超過5年的規定更是脫離實際。

親資港府浪費大筆資金和土地修建大白象基建,卻無意解決年輕人的住房問題。現時全港有28萬宗公屋申請,可政府歷年的公屋建成量卻少得可憐。更何況林鄭政府正打算推行公屋私有化,減少公屋供應。2016-2021五年間政府的公屋每年平均供應預計只有14400間,根本無法滿足需要。再加上公屋計分制,若申請人於18歲開始申請公屋,要苦候30年才可入住公屋,使公屋輪候冊已有27萬戶,創下18年來新高。

要想解決青年和所有人的住房問題,我們需要清晰的社會主義綱領。社會主義者主張大量興建公屋,並取消入息審查,為所有人提供良好的居住條件。同時設立租金管制、徵收富人稅,取消大白象基建,為優質且廉價的公共設施、服務提供資金。最重要的是,必須挑戰這個一心保護大企業和富人利益的威權政府,將銀行和大企業民主公營,由基層群眾自己規劃、管理社會生產和建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