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在中國、台灣和香港進行組織。在全球範圍內,工國委(CWI)是遍及最多國家的國際革命組織,成員遍及50個國家,分佈在各大陸上。我們建基於馬克思主義的方法和分析,為國際社會主義而鬥爭。

treediagramhk

工國委(CWI)反對富豪主導的中共獨裁體制,其讓中國成為「世界的血汗工廠」,並製造全球最極端之一的貧富差距。我們主張創建戰鬥性的獨立工會,來組織工人鬥爭反對資本剝削:八小時工作制、大幅增加工資、全民退保和工作安全;不要臨時、外判和派遣工作。

我們把這結合上要求立即實現全面民主權利的鬥爭,但拒絕中國自由派「漸進性改革」這種畏首畏尾的主張。他們害怕革命性的變革,並迷信民主與資本主義經濟是不可分割的。中國過去30年的經驗早已證明這一理論的失敗。正如美國記者詹姆斯‧曼(James Mann)指出:「中國和美國的商業團體並不擁抱民主夢。他們都從不允許政治反對派存在的中國體制中獲利。」[The China Fantasy: Why Capitalism Will Not Bring Democracy to China, by James Mann]

挑戰獨裁統治的鬥爭

工國委(CWI)成員積極反對國家鎮壓,並捍衛政治異議人士權利,其中包括捍衛我們自己受中共迫害的同志。例如,來自重慶的工國委(CWI)活動分子張蜀傑,由於定期向我們被禁制的雜誌《社會主義者》投稿,於2011被捕,並被指控和「敵對組織」有聯繫。在工國委(CWI)同志和其他工運分子的幫助下,張氏得以逃離中國,並在瑞典獲得政治庇護。

Zhang Shujie of CWI protesting against state visit of Wen Jiabao to Sweden in 2012

2012年,工國委成員張蜀傑抗議溫家寶對瑞典的國事訪問

我們的雜誌《社會主義者》在中國內地被封禁,只能通過電子版傳播。(雜志在香港和台灣公開發行請點擊此處訂閱!

不僅針對中國大陸及香港,面對西方資本主義的「民主政體」,我們也反對政府鎮壓、騷擾和審查。也是如此。從斯諾登和曼寧事件,加上這些國家愈加加強打壓政治公民權利,可見現實上西方「民主國家」同樣也是「老大哥」政權。社會主義者指出,民主權利,如組織和罷工權利、言論和集會自由、投票權和參選權、推舉被壓迫者的政治代表等等,歷史上都是通過群眾鬥爭得來的。工國委(CWI)堅持這一真正的民主傳統,強調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在民主鬥爭中的決定作用,並將之聯繫至推翻資本主義的須要。資本主義制度無助於促進民主,反而是民主權利的一大阻礙。

我們指出,最近在埃及、突尼斯、巴西和土耳其發生的社會反抗,南歐危機國中的反政府罷工潮,活生生證明群眾鬥爭是真正改變的鑰匙。工國委(CWI)積極參與這些鬥爭,但同樣強調需要有戰鬥性的工人階級組織、領導層和社會主義綱領,才能贏得勝利。

世界與歐洲局勢展望:一個深陷危機的制度
埃及:軍事當局試圖在血泊中鞏固權力,導致數百人死亡
巴西:群眾鬥爭勝利了!

社會主義行動(工國委(CWI)在香港的支持者組成的組織)要求不民主的粱振英政府下台。社會主義行動積極參與眾多鬥爭——工人罷工、環境抗議和維護移民權利。我們主張建立自下而上、由基層民主控制的群眾運動,來組織佔領行動、罷工,並在學校和工作場所中組織民眾委員會,唯此才能克服中共獨裁政權的對抗,實現真正的民主變革。

這與「溫和」泛民領袖截然不同。他們反對「激進主義」,倡議與中共妥協,以換取局部民主改革,並完全低估中共和資本家們對民主的敵視、暗算和時刻準備鎮壓之野心。他們妄圖安撫香港權貴和跨國公司,民主選舉不會威脅他們的超額利潤。屈服於資本家和中共的壓力之下,而又拒絕將中港兩地反獨裁的民主鬥爭結合起來,泛民領袖不過是民主運動的煞車掣。

六四:對今天民主鬥爭的重要教訓

支持工人鬥爭

最近,工國委(CWI)開始在台灣青年之間傳播社會主義思想。我們主張建立一個工人階級和基層的新政治力量,完全獨立於民族主義的藍綠兩營,以提供一個真正的選擇,替代腐敗不堪的馬政府和富商菁英。

在中國、台灣和香港,工國委(CWI)為工人階級權利奮鬥,在工人鬥爭中提供實際幫助,進行團結聲援,提供策略建議。在2013年持續了40天的香港碼頭罷工中,社會主義行動為罷工基金募集了36,000港元。當然各組織也籌募了相約的金額,但只有我們通過傳單和雜誌,提出具體行動以增強罷工的力度,超越工會幹事那種以媒體為中心的鬥爭模式。

碼頭工人罷工四十日後結束

Hong Kong dockworkers' strike March-April 2013

2013年三月到四月,香港碼頭工人罷工

工國委(CWI)在香港和國際範圍內組織支持和聲援中國罷工的行動。2004年,東莞興昂國際鞋業公司的罷工十個名被判處多年徒刑,工國委(CWI)時任當選愛爾國會議員的喬‧希金斯(Joe Higgins)代表工人進行了一次非常有效的介入,最後成功推翻對工人的判決,是國際運動的重要一例!

反對種族主義、帝國主義和破壞地球家園

工國委(CWI)同志積極反對軍國主義、種族主義和對移民的打擊。在現代歷史上,亞洲國家第一次比歐洲在軍備上花費更多。當數億人仍然缺乏安全的飲用水、整潔的住房、免費教育和醫療保健時,如此濫用公帑實在是荒謬至極。這也提升了統治菁英各陣營之間軍事衝突的危險,與之相伴的是民族主義宣傳肆虐起來。2013年5月在台灣漁民洪世成被殺害,工國委(CWI)成員在台北勞委會外抗議種族歧視菲律賓外勞。在香港,社會主義行動發起「反種族主義青年」,通過遊行和大規模散發傳單,捍衛亞洲外勞的權益,亦反對針對大陸人的沙文主義。在各地,統治菁英和建制政黨煽動種族主義,企圖以少數民族作為替罪羊,掩蓋社會災難是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帶來的。

香港:支持外藉工人的鬥爭
台灣漁船槍殺事件:菲工成為種族主義的代罪羔羊
香港:《蘋果日報》廣告- 是時候要站出來反對種族主義!我們已經受夠了!

工國委(CWI)組織鬥爭反對環境破壞。資本主義為求追逐短期利潤,增加溫室氣體排放,帶來高度污染,是全球暖化的主要原因。全球變暖現象已經到達臨界點,比人類在地球上出現以來的任何時候都高。對峙的資本主義國家政府不能達成解決方案,每年的氣候峰會只是互相指責的遊戲,為的是佔多一點政經便宜 。我們為民主公有制奮鬥,並支持控制能源企業、交通企業和公共事業,作為社會主義計劃的開端,從而將經濟重新定位至可再生能源,例如風力發電、波浪發電、太陽能發電。

在台灣和香港,工國委參與了眾多的反核示威,特別是2011年日本福島市世界上第二嚴重的核災難之後。我們網站上報導中國各地,從昆明、到成都到大連各地,群眾反污染鬥爭起到的關鍵作用。儘管公眾普遍反對核能建設,如2013年3月台灣曾發生一場20多萬參與的抗議,而日本同期則發生了更大規模的示威,但亞洲各國仍然競相進行核建設。中國一國在建核電站(28座)佔世界範圍在建核電站(69座)的近一半。由於中國嚴重存在的監督不力、腐敗和甚至缺乏最起碼的公眾審視,帶來不安全的核電廠、有毒廢物和「豆腐渣」工程的種種噩夢。

臺灣:歷史上最大的反核遊行
中國環境污染前所未有
徹底失敗的杜哈氣候會談

在女性抗爭、反性別歧視、反同性戀歧視的運動中,工國委(CWI)起著關鍵的作用。在香港,我們「蕩婦遊行」,並舉辦國際婦女節( 3月8日)年度社會主義的慶祝,在年輕女性和外勞中宣傳以提升意識。我們將反對性壓迫和暴力侵害女性的鬥爭,連繫至女工不斷惡化的問題 – 就業歧視、低工資和性騷擾問題,從而提出需要推翻資本主義。

CWI protest in Taipei against KMT government's anti-migrant racism

工國委(CWI)在台北抗議國民黨政府反移民的種族主義

資本主義:重病纏身的制度

自2008年以來,資本主義制度已經陷入20世紀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全球危機。即使在富裕國家也出現大規模失業和貧困現象,歐盟有2,660萬人處於失業中,遠高於2008年時的1,600萬。根據美國政府的一項研究顯示,在五年內危機給美國資本主義造成超過22萬億的損失,通過「量化寬鬆」政策,即美國央行印鈔票投入4萬億美元,以變相為銀行和大公司續命。儘管採取這種大規模的貨幣刺激政策,美國和世界經濟仍可能陷入類似20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中。

工國委(CWI) 對資本主義危機提供清晰的分析。這場有機性的危機,沒有資本主義的政府有一個解決方案,除了加強對窮人的攻擊,並準備內戰措施反對工人階級。在中國,胡溫當局推動空前的經濟刺激方案,企圖以此擺脫全球經濟衰退的引力,但也產生了日本式的債務危機。中國政權在危機的每一階段都進退失據,誤信只是一場資本主義的短暫風暴,而中國經濟會恢復到一切如常。

中共領導人呼應他們西方同行的最新「解決方案」是,對工人階級和公共部門加強打擊。「李克強經濟學」希望能打破中國經濟債務成癮的局面,正如李總理爽快承認地這將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如果全面實施,將意味著政府收入萎縮、私有化、工廠倒閉和競相壓低工資的競爭(「靈活的勞動力市場」)。而新自由主義的野蠻政策 —— 勞務外包、私有化和缺乏資金的公共服務 —— 也正重壓在港台的肩上。

工國委(CWI)積極參與反私有化鬥爭,並爭取增加在學校、醫院和擴大公共房屋建設。我們主張民主公共擁有並控制經濟資源、建設和融資,從而建立一個不以營利為目的、滿足人民需求的民主計劃的經濟擴展。

新群眾工人政黨

工國委(CWI)指出需要在全球建立工人階級的新政黨,並以此為媒介工具組織成功的群眾鬥爭,為反資本主義和專制統治的社會主義綱領贏得支持。同時,我們認識到當前在社會各個階層中,廣泛存在的複雜的和矛盾的政治情緒。這是由於偽稱「社會主義」的一黨專制的斯大林主義國家崩潰後,而遺留下來的政治混淆,加之舊社會民主黨派自甘墮落,已經失去了往日工人階級的基礎,而成為徹頭徹尾的資本主義政黨。

左翼政治真空到處徘徊。人們對建制黨派和政客的普遍不信任和仇恨,在缺乏清晰的替代時,尤其是在群眾鬥爭第一次爆發時,演化為「反政黨」的情緒:反對所有政黨、他們的旗幟、標記和出版物。意想不到的是,反政黨情緒卻讓同一群受厭惡的建制政客更容易在背後遏制群眾鬥爭,阻止它發展成更鮮明的反資本主義運動。可恥的是,一些左翼團體也屈從於「反政黨主義」的意識中。我們堅持強調,一個工人階級的政黨是必不可少的。

工國委成員薩瑪‧薩萬特的選舉工程震動了西雅圖的政治建制

工國委(CWI)證明,只要有清晰的社會主義理念和富想像力的戰術,社會主義者可以在今天鬥爭期大踏步的前進。工國委(CWI)美國支部 – 社會主義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最近運用競選平台,開闢出一條挑戰資本主義政制,並廣傳社會主義思想的新路徑,從而取得驚人的成就。例如在西雅圖,我們的同志薩瑪‧薩萬特(Kshama Sawant)選舉獲勝已震動美國政治建制并贏得國際媒體的關注。這場美國政治地震成功是建基於工國委(CWI)愛爾蘭支部的成功經驗之上的,在當地我們以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路線,獲得兩個議員席位。在南非2012年惡名昭著的警察在馬里卡納(Marikana)屠殺了34名礦工後,工國委(CWI)當地支部隨即在10萬工人的罷工中發揮主導作用。2013年,工國委(CWI)在南非啟動建立一個新的群眾性工人政黨,工人社會主義黨(WASP)。這些例子表明,馬克思主義思想可以贏得新的基礎,並獲得群眾的支持。

反資本主義和專制統治的鬥爭要贏得成功,需要理念、馬克思主義的綱領和方法,以及一個能夠團結全球各地的工人和被壓迫人民的組織。工國委(CWI)的目標是通過介入今天的鬥爭,以建立這樣一個組織,並在積極鬥爭的工人和青年群體中進行對話,從而為社會主義替代方案贏得更廣泛的群眾支持。

如果你想加入鬥爭,並成為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成員,或者你留意到我們的活動,並希望瞭解更多,請填寫表格,加入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