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席卷职场:麦当劳工人罢工对抗性骚扰

2018年10月21日 下午 3:30

#MeToo运动需要走进工作场所,和最容易遭受性骚扰的低薪女工与跨性别工人团结起来

2018年9月18日,在争取每小时15美元最低工资的同时,美国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和新奥尔良等10个城市的麦当劳工人举行罢工反对性骚扰。这场得到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SEIU)支持的罢工具有历史意义,因为这是首次明确针对性骚扰的全国性罢工。经过过去一年的#MeToo浪潮,这场罢工不是由好莱坞或资产阶级建制的超级精英领导,而是由工人阶级女性(尤其是非白裔女性)主导。

早在5月份,在发生多起性骚扰事件后,10名麦当劳员工挺身而出,向联邦当局投诉公司不愿意解决性别歧视和性骚扰的问题。但经过数月之后,当局和公司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所以数百名工人们决定在午餐时间罢工,迫使公司严肃对待他们的投诉。

在为罢工创建的网站上,他们列出了一系列明确的要求:

  • 加强现有的对性骚扰的零容忍政策;
  • 为经理和员工举行强制性的反骚扰培训;
  • 建立一个安全的投诉处理机制;
  • 组建一个有工人参加的性骚扰处理委员会。

工人自制的标语写道“是时候了,小丑”[Time’s up Clown;Time’s up为美国的一个反性骚扰运动],“性骚扰,我不喜欢”[sexual harassment: not lovin it,影射麦当劳的广告语],“一个巨无霸,多加奶酪,不要性骚扰”。麦当劳工人以行动要求公司必须采取实际行动解决性骚扰问题。

麦当劳回应说,他们将与反性骚扰组织RAINN和法务公司Seyfarth Shaw at Work合作,以解决工人的要求。但Seyfarth Shaw at Work正是在#MeToo运动中被控性侵女演员的荷里活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辩护人。麦当劳工人们非常正当地要求麦当劳断绝与该公司的关系。麦当劳的回应表明,我们只能依靠有组织的活跃工人来阻止性骚扰,而不能依靠一心想要避免法律纠纷的管理层。

女工斗争继续扩大

几年前由SEIU组织起来的快餐业工人站在15美元最低工资运动的最前沿,并在西雅图、明尼阿波利斯和其他城市取得了胜利。自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以女性工人为主的行业开始兴起激进的政治行动和罢工斗争。今次麦当劳的反性骚扰罢工亦是这一浪潮的一部分。

是谁重新唤醒了工人斗争?是教师、护士、酒店工人、以及现在的快餐工人。不仅全美护师工会(NNU)支持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而且基层工会成员也积极地自发组织起来参加桑德斯运动。而且NNU也是第一个公开反对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的工会。今年春天,西弗吉尼亚州教师的罢工行动引发了一波全国教师罢工浪潮,让人们看到教师要做三份工作才能维持生计,并被学生债务和医疗保险费所累。在性骚扰泛滥的酒店业,工人挺身斗争,迫使雇主为客房清洁工人配备警报装置。

#MeToo运动揭露了上层女性的可怕遭遇、扳倒政界和娱乐界的大人物,因而获得了广泛关注。 但麦当劳的罢工提醒我们,现在是时候让#MeToo走上街头,走进教室和工作场所,和最容易遭受性骚扰的低薪女工与跨性别工人团结起来。

工会引领运动

普通人无法像有名的演员那样,依靠庞大的公共平台对抗骚扰。愿意提供法律费用和保护受害者免受报复的强大工会可以使劳动人民更敢于站出来。在#MeToo运动兴起之前,在法国政客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 Kahn)性侵酒店工人纳菲莎杜·迪亚洛(Nafissatou Diallo)案中,正是纳菲莎杜所在的工会帮助她提起诉讼并取得胜利。

尽管大多数美国工人都没有加入工会,但工人对工会的兴趣却大大增长。 现有的工会应该大胆地抓住这个机会让女工不必再害怕遭到老板的报复。打击工作场所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需要工人、“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SA)等新兴独立政治组织、以及联邦、州和地方各级妇女组织的共同斗争。麦当劳的罢工以及教师和酒店工人的罢工朝着这个方向迈出激动人心的一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