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同志大游行:13.7万人上街,为平权公投造势!

2018年10月31日 上午 12:34

争取婚姻平权,反对性压迫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报导

10月27日台北举行第十六届同志大游行,创下13.7万人参与的新纪录,再次成为亚洲最大规模的同志游行。游行人数上升主要因为婚姻平权公投将于11月24日举行。挺同及恐同势力分别发起公投。挺同阵营提出婚姻平权、性平教育2项公投案,而反对恐同团体提出的3项公投案。挺同阵营以“两好三坏”作为口号呼吁群众投票。

需要群众斗争

在去年五月,因着群众运动的压力,台湾宪法法院释宪被迫将同性婚姻合法化,但并未明定是与异性婚家同样平等的受到民事法律保障,还是另订歧视性的隔离专法。蔡英文政府持续拖延落实法例,让基督教会等右翼恐同势力反击,极力推动另立隔离式的专法,企图落实假的婚姻平权。今次发起恐同公投的目的是为了施压政府,推翻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初步实现婚姻平权的斗争成果。而释宪后恐同公投还能通过审查,足以证明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法制往往是维护或更有利于亲资保守右翼的社会利益。富豪权贵资助这些恐同教会势力制造社会分化以维护自己的利益。

大部分上街的群众都是无组织的。虽然工运组织没有大力参与,但也有全国传播媒体产业工会、工运出身的桃园市长参选人朱梅雪参加,亦包括了众多社运NGO与学生权益组织。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亦有高举彩虹旗,积极参与游行之中。我们在文宣、演说及布条口号里,呼吁群众除了在公投中投票外,更重要的是组织群众斗争。我们强调需要向右翼恐同势力作出反击,而不能期望无视他们就会使他们自动消失。我们指出同志平权必须要挑战整个资本建制,因为它是父权压迫的社会基础。

对公投运动的前瞻

目前来看,挺同和恐同公投都难以达到四分之一选民同意票的门槛(即约495万票),似乎任何一方都难以大获全胜。双方的斗争在公投后很可能不会停止,而是会持续下去。当然这场公投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战场,国际社会主义前进一直全力呼吁群众投票。然而,即使挺同公投的同意票较多甚至通过,也需要进一步的群众斗争,才有可能落实修改民法的婚姻平权。相反,即使恐同公投的同意票较多甚至通过,而令恐同势力稍占上风,政府也难以无视挺同群众的压力,直接且顺利地推行歧视性专法。

台湾大量群众(尤其是青年)在公投中激进化起来。除了因为蔡英文彻底违背了选举时挺同的承诺,也因为她大力打压劳工权利和靠拢财团,令民众利用公投表达对资本建制的愤怒。根据台湾民意基金会的调查,20到24岁的受访者,超过75%表示一定会或可能会投票,而25至34岁的受访者则有52.6%可能如此。基金会亦提出一个合理的分析──同婚公投增强地方选举投票诱因,提高整体投票率。这意味着选举会更为政治化及两极分明。蓝绿两营都充斥不少恐同政客,而一些面目模糊的亲资政客也会被迫表态。同志运动需要把握这个机会向选民揭露这些政客的真面目,惩罚他们、阻止他们当选。

激进化vs. 反动升温

恐同势力投放大量金钱,动员右翼教会、政党地方势力及军公教官僚化组织系统等等在全台各地散播恐同谣言,务求动员社会落后的保守阶层投票。他们仅能利用庞大的官僚机器由上而下造势宣传,而根本不能由下发起一场活跃的恐同运动。

由于台湾公投制度对青年和工人阶级有很多制肘。例如不容许选民在异乡的市县投票,降低了离家上学或工作的青年及劳工选民的投票率。恐同公投很可能在这种不公平的情况下获得可观的票数,并使恐同势力会提高信心和强化组织。至于这股势力会否形成新的极右派,像美国川普式的政治运动,虽然在短期内似乎不太可能,但在更远的未来可以是一个威胁。平权运动要准备公投后的持续战斗。

马克思主义者如何介入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于9月开始成立“战斗吧!同志”运动,作为一个让平权人士由下而上民主参与的平台。我们分别在九月进行了两场抗议活动与在十月组织了一场扫街游行来呼吁大众一同赞成平权、踢走反同政客! 与官方的平权运动截然不同,我们主张将同运政治化,并且走阶级斗争的路线。我们在反同公投的宣传活动中作出抗议,组织抗议行动挑战反同政客,呼吁群众阻止他们当选。

同时,我们将当前同志平权运动的诉求连结至更为广泛的基层同志与全体工人阶级的生活保障之中。如果要实现真正的婚姻平权,单单是修改民法是不够的,更是需要改善劳动条件改善与公共服务资源的扩张。因此,同运需要连结起工人运动的抗争,促使工人阶级跨越性别界线团结起来,打破这个压迫性小众及工人阶级的资本主义制度!

 

LGBT+指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以及+。+代表其他性小众群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