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加强打压左翼学生社团

2018年11月14日 下午 8:40

从去年年底的广东毛派读书会事件以来,可以看出习近平打压左翼青年已经成为一个趋势。

中国劳工论坛   报导

自佳士工人斗争以来,特别是8月24日全国抓捕行动之后,中国多所大学的左翼学生社团受到打压,包括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语言大学、西安理工大学、山西中北大学等等。此外,再有十多名佳士声援团青年被警方绑架,其中五人是北大学生!佳士工人声援团在声明中揭露,“北大校方默许警方绑架,这是高校打压进步学生和左翼社团的又一罪状。”

这是一场极为重要的事件。在中国青年和工人广泛的激进化下,部份毛左学生和年轻人在工人待遇、性骚扰和国家镇压等议题上,与中共当局变得比以前对立。因此,年轻人过去未被政权视为威胁,但现在受到猛烈打压。

镇压大学左翼社团显然是针对佳士工人斗争,受打压的社团往往有成员曾前往深圳声援。中共政权试图全面打击中国的左翼青年力量和反抗思想。如一名只是转发了佳士斗争消息便受到校方处分的学生所说:“校方真正的企图绝不是针对我一个人,而是要通过整人的方式向所有关注和支持佳士工人斗争的同学们以震慑!”校方暗中禁止老师担任社团“指导老师”,试图以此取缔这些社团(强制学生社团必须有“指导老师”也是监控学生活动的措施)。在网络和社交媒体上揭露这些事件的学生也受到威胁警告。西安理工大学称该校的一个左翼社团“思涌学社”是“非法社团”,要求它交出成员名单、活动资料和资金来源,并在学生的讨论群组中抹黑它是一个诈骗组织。

更恶劣的是,有社团成员受到校方、警察和黑社会的暴力袭击。9月27日,北科大“齐民学社”社长张德旺因在网络上抗议校方打压该社团,被勒令休学并被跟踪。张德旺和闻讯而来的10多名声援学生遭到保安的围堵、辱骂和殴打。张德旺报警后反被警方掳走,并被没收了手机。该社团有成员被警告,如果不退出就无法拿到奖学金。自10月底开始,南大“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成员接连数日在学校行政楼外抗议,要求与校党委书记见面。

11月1日,6名抗议学生在数名校方领导的面前被学校保安和黑社会围攻,抗议横幅和传单被撕毁,而且一名学生在被拖入行政楼会议室后仍然继续受到殴打。这一切都说明这是校方高层或者政府的命令。各地大学一致采取类似的打压措施,说明这是继8月24日之后中央政府的又一次全国镇压。正如社会主义者过去一再强调的,习近平政府不仅镇压自由派,也会镇压左翼力量,因为现在的中共政权是建立在资本主义主义制度之上,而且它本身就是一个富豪集团。自由派对现行制度的攻击非常“温和”、非常有限,而左翼力量则有可能鼓动工人阶级发起严重得多的挑战,彻底改变中国。

显然是在政府直接或间接的授意之下,学校官僚甚至采取了一些更加荒谬的措施。人民大学一名学生在8月前往广东打工时被克扣工资。他向工厂资方索要欠薪,而得知此事的班主任竟然称“与老板对抗”是“犯罪”,要求他放弃工资立即离开,并要求他每日汇报所在位置。后来他又因转发佳士斗争的资讯被校方列入重点监控的“黑名单”。仅该学生所在学院的黑名单就有12人。在黑名单上不仅有曾声援佳士工人的学生,亦有年初公开反对性骚扰的学生。南京大学则曾突然暂停全校所有社团的运作(即便是普通的兴趣团体也未能幸免),要求它们在3日内提交详细的成员名单、主要成员履历和活动报告,否则可能会被取缔,结果造成更广泛的不满。可见佳士斗争和年轻人的激进化令独裁政权和听命于它的学校官僚成了惊弓之鸟,疯狂地扩大打击范围。中共害怕未来会爆发大规模的学生和青年运动,因此想先发制人。但如社会主义者过去所说,这只会推动更多年轻人政治化和激进化。

学生在网络上和校园里的抗议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例如北大和北科大至少已经暂停了取缔左翼社团的行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打压和斗争的结束,南大就是一个例子。从去年年底的广东毛派读书会事件以来,可以看出习近平打压左翼青年已经成为一个趋势。即便现在获准继续运作的社团也很可能受到更加严厉的控制和监视。要想抵挡习近平的专制镇压攻势,争取全面的民主权利和社会主义替代方案,左翼需要围绕一系列能够指明当前斗争出路的清晰诉求,采取团结协调的行动。

  • 反对打压毛派和左翼社团,要求言论自由、研究自由和政治结社自由!
  • 释放佳士斗争所有被捕!强烈谴责暴力镇压!
  • 争取组织民主工会和学生团体的权利!组织国际声援,反对独裁统治和资本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