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游行要转化为斗争的跳板

2018年11月21日 下午 6:34

同志运动需要反专制、反资本主义的愿景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今年香港同志大游行有超过12,000人参加,比去年增加20%,创下游行举办11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这一方面是因为社会态度的转变和性小众更敢于公开追求自己的权益,另一方面是受到台湾平权公投和今年7月女同志QT案胜诉的鼓舞。香港社会对于性小众的包容度正在上升。据香港大学去年的调查,50%的18岁以上受访者支持同性婚姻,比2013年增加了12个百分点;支持为反性倾向歧视立法的人从58%增加到69%。

但是不民主的香港政府却依然以“没有社会共识”为借口拒绝同志平权和反歧视立法。在今年的施政报告中,林郑违背就任时展开同性婚姻咨询的承诺,表示政府将继续维护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否决了同性婚姻。包括公共图书馆在恐同势力的压力下将涉及性小众议题的儿童图书下架在内,港府是在巩固对性小众的歧视与压迫。

QT案

今年7月,香港最高法院做出判决,同意英籍女同志QT以她的同性伴侣受养人的身份在香港居留与工作。案件胜诉是一个可喜的结果,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有限的成果。法官强调,这份判决不意味着承认同性婚姻。在公布按判决修订的新入境政策时,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也说,香港政府承认有效的婚姻仍然是一男一女。QT和她的伴侣在香港无法享有配偶权利和保障。就在QT胜诉前一个月,上诉庭裁决高级入境处主任梁镇罡无权与和他在新西兰结婚的同性伴侣获得配偶福利和共同评税,尽管该案三名法官曾做出支持QT的判决。

在QT案终审时,高盛、摩根大通等31家银行和法律公司对曾表示想要介入该案帮助QT。一些媒体乃至一部份性小众团体散播一种错误的想法,也就是跨国大企业可以成为同志平权的旗手。但是当QT一审败诉时,同志团体曾发起联署要求政府改变入境政策,包括高盛和摩根大通在内的11家受邀银行都拒绝联署!后来它们看到QT二审胜诉,终审胜诉的可能性比较高,才顺水推舟,装扮成支持同志平权的形象。放宽入境限制有助于大公司吸引海外人才,但是它们不愿与政府作对以免损失市场,更不愿看到一场群众性的基层性小众运动,以免扰乱香港的资本主义经济秩序。

社会主义者要求就反性向歧视立法,并实现彻底的同志平权,不仅包括性小众婚姻权,也包括性小众家庭享有与异性家庭相同的社会保障,同时大幅提升社会服务和保障,并通过八小时工作制、提高最低工资、增建公屋、租金管制等措施,使基层群众(无论是异性恋还是性小众)都能得到富足的家庭或者单身生活。在QT案胜诉后,建制派表示,不可以让同志伴侣在公屋、福利和儿童领养等方面享有和异性家庭一样的权利。建制派企图将性小众描绘成抢夺资源的竞争者,其实不过是害怕同志平权会打开缺口,冲击极低的福利保障制度,因为资本家一直依靠传统一男一婚姻制度维护保守公共政策。

集体行动不可或缺

法律上的斗争固然重要,但街头和工作场所的组织与行动不可或缺,同时也只有依靠这些集体行动才能赢得法律上的变革。性小众所面对的不只是个人的歧视,还有来自父权资本主义的制度性压迫。性小众挑战了资产阶级用来维护统治秩序的一男一女的家庭模式,同时资产阶级也利用性向等身分特征去分化群众反抗力量。反对平权的建制派和保守教会同时也反对全民退保、租金管制、八小时工作制等有利于基层的政策。

反同团体“性倾向条例家校关注组”于十月发起联署,指同志游行“有伤风化”,应将其取缔。面对群众压力,相信政府难以在短期内完全禁制同志游行,但同运不能忽视这种威胁。恐同势力企图乘着威权政府打压民主的浪潮,顺便打压同志权利。同志权利与民主权利是密不可分的,同运也是反专制的运动。

同时不可忽视的是,中共独裁政权将继续加强对于香港立法会和法院的控制,阻止有关同性婚姻和性小众平权的法律。出于和香港保守的资产阶级精英相同的目的,习近平正在加大打压中国内地的同志平权运动,例如指挥新浪微博删除关于同性恋的内容,以及打压性小众活动团体。香港同志游行是中国唯一一个合法、公开的同志游行,因此也吸引了大量中国同志参加。去年同志游行有五分之一参加者(约2000人)来自中国大陆。中共担心如果香港落实同性婚姻,将使中国性小众更有勇气追求平权,这势必会挑战禁止的中共独裁统治,并鼓舞其他受压迫群体的抗争。香港以及中国为了实现性小众平权,必须提出一个反专制、反资本主义的愿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