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习近平和特朗普能够缓和冲突吗?

2018年12月1日 上午 3:38

紧张局势升温,全球资产阶级期望出现“阿根廷奇迹”

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到11月底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峰会。习近平将在会议期间会见特朗普。这会是自5个月前中美贸易战正式爆发以来两人第一次见面。

这场会面能否结束中美冲突?尽管许多资产阶级评论人士希望能够出现“阿根廷奇迹”,但最近的一些事件以及中美两国的深层矛盾表明这不太可能。现在看来,最好的结果会是两国暂时停战,特朗普并暂停施加新的关税从而和中国继续谈判(特朗普原本威胁要对所有的中国商品都加征关税),但中美双方已经实行的关税政策不会取消(目前美国已对半数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但就算是这个“最好情况”的可能性也不太大。

新冷战

中美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冲突已成为2018年最重要、影响最大的事件。许多评论人士将现在的中美冲突叫做“新冷战”。而且中美冲突正日益超出贸易范围,蔓延到其他许多方面:投资、科技、经济间谍案、中国的军事政策及其全球基建计划(一带一路)。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捩点。《经济学人》杂志说道:“接触时代[指自尼克逊以来美国对中国的接触政策——译者注]结束了。世界上的两个超级大国已经变成竞争对手。”

特朗普于今年7月开始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然后于9月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但到目前为止其经济后果还很有限。但是如果贸易战在2019年继续升级,那么情况可能会发生巨大改变。

如果贸易战继续升级,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涨价,推升消费品通货膨胀,促使美国央行(美国联邦储备系统)更迅速地加息,美国经济可能将遭受严重打击。特朗普已经对美联储提高利率表示不满。他指责美联储戳破了美国股市前所未有的泡沫。特朗普在今年10月说道:“美联储疯了。他们在加息,这很荒唐。”

自10月初以来,美国股市两度“修正”,令华尔街受到冲击。所谓“修正”,即是从最近的高点下跌10%。这很讽刺,因为特朗普当局经常用2018年全球表现最差的中国股市来证明特朗普的贸易攻势正在“起作用”、能够迫使中国政府答应美国的要求。

中美双方都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它们避免冲突升级,但是这并不代表它们一定会达成协议。10月底,特朗普在推特上说双方的谈判正在“顺利进行”。全球股市闻声上扬。不过这种说法没有什么依据。许多评论人士认为特朗普发出如此言论只不过是国会选举前的政治花招。

阴云笼罩全球资本主义

全球各地的机构预计,如果中美贸易战持续到明年,世界经济将会受到更大影响。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警告说,中美贸易战将令全球经济增速到2021年时下降0.8个百分点。经合组织原本预计2019和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3.5%,所以这是相当大的损失。而且我们已经预见到的金融混乱可能会比GDP所受的影响更加严重。理论上,如果主导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大规模金融投机遭受严重打击并蔓延至实体经济,世界经济将会再次陷入衰退。

但是持续的冲突进一步冲击中美经济,其影响也比不上自今年夏天以来大幅升级的政治和战略对抗。在11月17-18日于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峰会上,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首次无法达成一致声明,将当前的紧张局势表露无遗。习近平出席了这场会议。美国政府在声明中批评“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实际上就是在批评中国,因此中国政府拒绝签署声明。

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峰会上的演讲也体现出中美冲突的猛烈程度。他激烈批评中国的贸易措施,而且大肆攻击习近平的一带一路计划:“我们不会提供束缚带或单向道……我们不会让我们的夥伴陷入债务危机之中。我们不会胁迫或损害你的独立性。”

彭斯对与会国家说:“不要接受有可能损害你们的主权的外国债务。要保护你们的利益。要维护你们的独立。要像美国一样,永远将你们自己的国家放在首位。”

彭斯说美国从未用武力或者债务侵犯其他国家的独立性。这太可笑了。墨西哥、南韩等10多个国家都曾被美国已不同方式侵犯过。彭斯的言论表明,特朗普政府想要煽动和利用一带一路国家(特别是在亚洲)的反对派对抗中国的金融控制、反对他们本国的贪腐精英和北京做交易。美国资产阶级建制以及它在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的盟友希望击退中国的“支票簿外交”,从而在该地区取得经济和地缘政治优势。

彭斯还会见了台湾代表张忠谋(台湾是作为“经济体”而非“政治体”加入亚太经合组织),令中国代表团更加恼火。彭斯宣布,他会将台湾提出的台美自由贸易协定计划“带回”美国讨论。这也是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战略转向的一部分。特朗普想唆使台湾作为向中国政府施压的棋子,为他火中取栗。

“模拟协议”

英国投资谘询公司TS Lombard的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庄波估计,中美有可能在阿根廷达成“模拟协议”。但他说:“我们不认为这个协议能使两国长久停战。”

如果中国认为自己已经和美国达成协议,能够避免被征收新关税,那么它就不太可能在贸易问题上继续做出大幅让步,否则可能会威胁到习近平的个人权威,进而危及他的统治。

在贸易冲突爆发后的几个月里,中国政府已经开始评估各种替代方案,包括更加强调“自力更生”以及通过大规模政府投资来发展本国科技产业,以抵销美国技术封锁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坚持要求中国进行“结构性改革”,也就是要求中国放弃国家资本主义。习近平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让步,因为中共独裁政权正是依靠现在这种经济模式维护自己的权力。中国政府所能做的只是采取一些表面的改革和市场开放措施,以安抚/收买一部分外国资产阶级。

冲突可能在多方面升级,例如北京可能停止支撑人民币汇率,允许它大幅贬值。中共官方英文报纸《中国日报》(China Daily)曾做过如此暗示。而且有迹象表明,如果不是为了阿根廷的习特会,人民币可能已经跌穿对美元7:1的“心理大关”。

如果人民币大幅贬值,美国可能会将中国定为“货币操纵国”作为报复。不过美国已经用尽了大部分贸易武器。“所有情况都已经发生”TS Lombard的庄波说:“贸易战甚至比被定为货币操纵国更加糟糕。”

中美冲突突显出全球资本主义不稳定而且已经进入了死胡同。10年前美国金融崩溃已经令全球资本主义陷入了空前危机。只有团结的社会主义国际工人运动才能领导群众斗争结束资本主义造成的混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