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受压推廿三条 统治阶级内斗

2018年12月4日 下午 1:28

林郑与强硬派摩擦加剧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廿三条立法已经越迫越近,将会是雨伞革命以来香港最重要的一场斗争。最近,自由党党魁钟国斌在立法会动议基本法23条辩论。虽然为无约束力动议,但建制派政客其实是以此举向林郑月娥施压,加快立法步伐。就连2003年倒戈反对23条的自由党田北俊亦公开呼吁尽早立法。林郑月娥一直指出廿三条立法是必要,但未愿意推出立法的时间表,因此与统治阵营内部的强硬派出现的磨擦加剧。自由党在这场权斗中已表明站在强硬派的一边。

林郑月娥之所以这样做,是有感政府仍然根基未稳、民望低下,现在推动23条可以引爆新一波的群众运动。就23条立法,林郑只强调要创造“良好社会条件和时机”,至今不敢切实谈到的具体路线图和时间表。林郑更倾向以经济政策(大白象基建、大湾区融合)来讨好中共和统治阶级,巩固自己的权力后再推动23条。

统治阶级内讧

建制派中的强硬派(例如全国人大常委、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前特首梁振英等人)制造声音向林郑施压,已经不是第一次的事了。八月,民族党陈浩天受外国记者协会邀请演讲,梁振英率先炮轰外记协,指政府以优惠价租借场地,威胁要取消外记协的租约。林郑虽然同样站在打港独一方,但不想全面打击外国记者协会,以免与国际自由派发生全面冲突。她澄清外记协是以市值租金租用场所,以图淡化事件。其后,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等强硬派不断公开放风指要尽快为廿三条立法。

这些强硬派不是负责管治香港的日常工作,不会像林郑政府直接面对群众反抗的压力,只需要推动中央的政治任务以增加自己的政治本钱,因此往往竭斯底里地胡乱叫嚣。他们近来亦高调制造声音反对港独,最后在外国记者协会事件上,林郑拒绝外记协第一副主席马凯入境,可说是顺从了强硬派的立场。

强硬建制派过去对林郑本身也有不满。原因之一是她上任后对温和泛民主派的收编和“大和解”。林郑的“大和解”当然没有在政制和民生政策上向泛民作出过真正的让步,但她为个别业界提供一些小恩小惠以安抚他们。林郑收编了前民主党中常委罗致光加入政府成为问责局长,在今年3月的民主党党庆中甚至捐款予民主党。又在5月为教协会庆酒会主礼,其后推出政策增加教育拨款以拉拢教协。

在习近平“新世代”威权的大环境下,香港统治阶级间的撕裂矛盾只会越来越严重。习近平最近提到对香港的“四大希望”,当中包括“完善特别行政区同宪法和基本法实施相关的制度和机制”和“维护国家政治体制”,,显然是回应强硬派对尽快立法23条的诉求。不过,在现阶段习近平以维持稳定为首要目的,不想加剧香港统治阶级间的权斗,因此表示支持林郑,以在建制各派中保持平衡角色。

统治阶级内部因着以不同的方式保护自身的政治经济利益,继而会就统治手段和政策方案出现矛盾和裂痕,而这在现今中国和世界资本主义危机下将会恶化。我们当然不会对某一派别的统治阶级存有幻想,但是工人阶级可以透过这个分裂,了解到威权政府并不如其表面所坚固。只要有一个有力的群众领导和纲领,重建自下而上的、战斗性的民主斗争,是可以打败威权统治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