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悬殊进一步恶化  资本主义制造的恶梦

2018年12月7日 下午 6:21

政府将庞大公帑大白象工程输送给资本家,也不愿用于公共服务和保障

丽芬  社会主义行动

上月乐施会公布最新的《香港不平等报告》,指出2006-16年间,香港最富裕的一成住户月入中位数增加了47%($112,400),而最贫穷的一成住户只增加了17%(2,560),两者差距增加到44倍,即贫者要工作3年半才等于富者工作1个月收入。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在两年前已达到“高级别”的0.539,创下45年来的新高。相比起其他发达地区,香港的财富更集中在一小撮富豪手上。乐施会港澳台项目主管曾迦慧称,现时香港最富有的21名富豪资产总和,已等于香港政府可动用的财政储备总额。

根据全球调查报告(Wealth-X)更显示香港拥有全球最多身家达3,000万美元或以上的超级富豪,去年超级富豪人数增加31%,达到1万人。与此同时,即便按照低得可怜的官方贫困线来算,贫困人口也已高涨到135万人,其中又有高达7成是在职贫穷。

裙带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危机之下,全世界正变得越来越不平等,而香港因着特殊因素,情况更为极端。《经济学人》的报告指出,香港是全球裙带资本主义最严重的地方,与政府关系密切的“裙带富豪”的财富占GDP比重近80%。政府设置的所谓“低税率”和“简单税制”,说穿了就是为财团商家的利益而设。香港名符其实是个避税天堂,利得税率只有极低的16.5%,比英美等国更低,大财团享受着极低的投资成本。香港亦不设资产增值税、股息税、遗产税,这些都是富豪的主要收入来源,难怪香港首富李嘉诚无耻地指自己年薪只有5千元,实质他透过股息已可赚取13.9亿元。政府政策以财团富豪利益为先,将公共服务私有化,变成企业谋利的门路,同一时间将公共医疗、教育及社会福利上的经常性开支削减。香港在以上民生福利的开支只占GDP的14.4%,远落后于很多第三世界国家。

民生、民主、社会主义

资本家一方面打压民主权利,控制行政、立法以确保最大化财团利益,另一方面阻挡有利民生的政策通过,而现在政府甚至将庞大公帑通过人工岛等大白象工程输送给资本家,也不愿投放在公共服务和保障上,可见资本主义就是富豪独裁的制度。要打破财团垄断性的资本主义,香港极需要集体性的行动。工人阶级是驱动社会经济的齿轮,是挑战资本主义的最大武器,所以成功的反抗独裁、资本主义的运动必然需要以工人阶级领导。社会财富是由劳动者的血汗制造出来的,资本家只是掠夺成果的寄生虫。大企业和银行理应全面公有化,由工人阶级民主监督,作为终结资本主义制度的第一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