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社会主义者》杂志出版第50期

2018年12月31日 上午 1:32

各地读者寄言

被DQ立法会议员梁国雄( 长毛, 香港):「每逢见到有人兜售《社会主义者》,我就想到四十年前,自己也曽弹此调,不同者,祗是我当时卖的刊物叫《战訉讯》,相同的,是两者都是宣传革命马克思主义⋯⋯我能不为它打气?加油,同志!」

中华航空企业工会理事长刘惠宗(台湾):「过去劳工参政,都被蓝绿吸收利用;现在我们认为,劳工参政要靠工会自己推出代表,开第一枪!这次中华航空企业工会派出代表参选市长,就是想替工人运动政治化铺路丶集结劳工的政治力!我绝对同意支持强化工运的独立媒体,工运对抗财团,需要有左派媒体丶社会主义媒体来跟工人站在一起, 这些媒体我们绝对会支持相挺!」

厨师联盟主席吴志辉(香港):「这份刊物最重要一点是报导国际上工人运动的消息,因为关注劳工的事不能只顾自己的地方,也要关注国际上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出版得更频密,以带来更新的资讯。」

K O B U M I ( 外劳社群) I i s Mudrikahsugito(香港):「我们非常感谢《社会主义者》编辑的努力工作。他们准确深入地分析香港和国际上的社会政治局势,令我们学到很多。而且他们支援香港外劳和少数族裔的斗争,特别是给了我们组织很大帮助。」

南山工会常务理事施少华(台湾):「资本主义的真相就是资本家唯利是图丶贪得无厌丶为所欲为!资本家的策略就是从劳动者身上压榨出更多的利润。劳工一定要团结,一定要加入工会,藉由工会展现劳工的团结力量,保护及争取自身权益。甚至是组党来改变国家政策。因此,在现今资本主义的乱世中, 具革命左翼理念的社会主义者杂志更显现出它的可贵及与衆不同!」

订阅者Tim(香港):「我也是文创业者,在文创品生产角度来评论《社会主义者》这本杂志,要写作二三十篇文章,包中港台国际工运大事和左翼论述,还有排版封面设计。你们达成了不可能的任务,而且是持之以恒,殊不简单。」

南亚电路板锦兴厂工会秘书蒋阔宇(台湾):「台湾若能有个清晰鲜明的左翼政纲会是件好事。过去的台湾左翼运动,有太多原因使其不能蓬勃发展。国际社会主义前进用这份刊物向社会与运动展开对话,从长久失声的左翼视野提出政治社会分析,让人看到新一代台湾社会主义者的生命力。」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党员丶同志运动积极份子郭家玮(台湾):「藉由《社会主义者》,我们可以透过左翼政治指南去介入同志运动争取群众。在去年同游时就藉由刊物来宣传:面对恐同势力应当趁胜追击丶婚姻平权不能延宕丶同志运动不能寄望国民两党。被动态度是无法面对保守势力的猖狂攻击的。若平权运动在今年公投後失败退却,群众可透过我们有组织丶有纪律的刊物来总结运动教训丶用左翼政治强化自身并向保守势力继续战斗!」

流亡美国的政治难民胡旭方:「《社会主义者》作为一部左翼先锋刊物,以鲜明马克思主义方法对国内外时政做出精彩介绍和正确分析,受到像我这样流亡海外,深切关注国内反对独裁情势的喜爱。她揭示了资本主义疯狂施压的复杂,也指引全体无产者奋起反抗斗争的方向。《社会主义者》版面图文并茂,简洁庄重,在当今资本主义横流的黑暗汪洋里,像一盏明亮的航灯指引着工人阶级和全体无产者磨砺前行。」

Gareth Bromhall,英国学运分子(「社会主义学生」指导委员会):「我在此向第50期《社会主义者》杂志致以革命的社会主义问候。在全球资本主义危机日益恶化丶中国群众斗争愈发高涨的时候,非常需要一份刊物报导这些事件。我们明白工人阶级的独立出版物的重要性,也明白如何用他来教育丶鼓动和组织群众!」

Liv Shange Moyo,社会主义正义党(CWI瑞典)吕勒奥市议会党团负责人:「祝贺《社会主义者》杂志出版第50期。全世界社会主义者都对中港台局势感到激愤,尤其是看到中共独裁政权镇压争取民主工会的工人和学生。在我们看来,你们那里正在走向大规模的革命斗争。我们非常高兴看到年轻的社会主义者们在困难的条件下仍努力制作一份非常清晰而且具有战斗性的社会主义杂志,为建设成功的工人阶级斗争提供思想指导和政治分析。」

匿名读者(中国):「无产阶级正在低潮中重新觉醒。但是,他们并没有一个能够指导他们取得斗争胜利运动纲领或是指导思想,这使TA们的斗争在资产阶级的暴力机器的压迫下趋於失败。而刊物,则是一种重要的思想传播载体。它能让人们重新想起那些积满灰尘的马恩列托着作,让式微过的思想在无产阶级中活起来,让人们重新想起:那被许诺的一切,并不因为他们良心发现,而是因为我们曾经来过。」

匿名读者(中国):「一份有明确思想指导丶成熟编辑体系的刊物,更能帮助我们整理和了解世界各地的活动发展形势,并把具体现像与理论纲领相结合。而不是被碎片化垃圾信息淹没丶被审查过的新闻误导。一份群众刊物,也能让我们听到真正工人兄弟的声音。需要通过刊物联系群众,散播思想,同时我们也是普通群众,需要刊物来整理思路, 引导行动。」

匿名读者(中国):「《社会主义者》对於中港台的工人运动也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我们斗争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利用我们的传单和杂志和群众进行接触,使得我们的具体的行动策略可以切实的被宣传。我们的杂志也是国际支援的平台,正如此次佳士罢工,我们通过杂志号召国际支援,以确保群众斗争不会被国家的宣传机器所掩埋。」

匿名读者(中国):「党刊是组织宣传和教育的重要工具,是一个认真的政治组织长期保持生机与活力的工具。在21 世纪,网路越来越发达,社交媒体也成为重要的传播的平台,然而我们不可能只在网路上活动,而在现实介入斗争的时候,我们需要以纸质材料的形式,向群众传递理念,令群众更好地了解丶记住我们,并最终协力壮大运动。」

匿名读者(中国):「当大国崛起和民族复兴的话语无孔不入,掩盖一切,《社会主义者》这样的杂志比零星而隐晦的批评更直白丶更集中地让读者看到了这新的统治意识形态造成的另一番景像。杂志若能扩大格局,增加内容的多样性或严谨性或科学性,未来应该能吸引更多注意,并在不同群体间起到一定的联结和动员作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