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系统崩溃 前线人员向政府怒吼

2019年1月21日 下午 9:39

采访参加游行的护士陈小姐

社会主义行动 报道

正值流感高峰期,医院负荷爆煲。香港护士协会1月20日在政府总部门外举行“做爆、不如闹爆”集会和游行,要求政府和医管局增加资源人手,约150名前线医护参加。他们手持黑色气球抗议,举出“病人多到无床瞓 开工做埋几人份”,谴责政府漠视人手不足,令前线医护人员疲于奔命。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出席集会,被在场抗议者喝倒采。早前她在电台上呼吁前线员工“捱义气”在假日加班,激起前线护士的愤怒。

面对群众斗争的压力,医管局作出表面的让步,表示月底会上调前线员工特别酬金10%。此计划实际上要求现已疲于奔命的护士放弃假期、增加加班时数,被嘲讽为“卖假”计划。香港护士长年人手极为短缺。据2016年底的数据,全港有5.2万名护士,即每一千人有7.1位护士,低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9位护士的标准。现时护士与病人比例超过一比十,集会上协会更指有九龙西联网的病房需一个护士照顾三十个病人。协会要求维持合理人手,包括护士与病人比例要达一比六,并增加资深护士,订立临床督导比例,每更一名资深护士。

根据医管局公布的数字,现时15间公立医院床位占用率高达105%,但很多护士指控当局玩弄数字,实际占用率更高。有抗议的护士形容医院“环境如同战地医院,或五、六十年代”,电视机下、厕盘下和走廊都是加床。睡在加床而行动不便的病人,只能以屏风遮掩在病床用尿兜大小便。早前前线医生在网上怒斥:“入公立医院的病人,生命就有如乌蝇、蟑螂般卑贱。”

医院轮候时间极长。1月21日,威尔斯亲王医院及联合医院的急症室轮候时间超过8小时,伊利沙伯医院超过5小时。新界东骨科的轮候时间长达3.3年,是九龙东的眼科要等3.2年!

社会主义行动参与是次抗议。我们一位访问了参加游行的护士陈小姐,了解一下她在医院里的日常境况。

记:你是哪一家医院的护士?为什么参与今日的集会游行?

陈:我是来自明爱医院,负责监察感染控制措施、预防病毒散播的控制组护士。现在医院挤迫的情况已是很难做到感染控制了,人太多空气变得局促,医管局亦没有制订人数过多的安全上限。今次参加集会游行,主要是代表负责外科急症病房服务的同事发声,现在急症个案不断增加,病房的56张病床已经饱和,走廊已加了8张病床,洗手间外再增加2张。

记:你的工作时数是怎样?有足够时间休息吗?

陈:每个新症并不是简单的量血压工作,而是要抽血、X光、检查等后才可以做到一个外科手术,实在是很繁复的工作,而且保守估计现时是6个护士照顾60病人。根本没有所谓的工作时数,举例说本来是照顾10多个病人,现在增加至20多个,未完成工作连休息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我们坚守公立医院其实只是为了一个帮助别人的信念,我已经承受了8年,但情况却一直每况愈下。

记:你有什么说话想向巿民说?

陈:这情况下我们医护的心态只能是尽力而为,但我更希望巿民都可以为自己安全而发声。如果发生了医疗事故,可能巿民会立即认为是医护人员的问题,但其实更要了解背后的监控不足、缺乏人手等才是致使事故的原因。归根究底是要全个医疗制度重新检讨。

工人团结斗争 医疗全面公有

政府可以花费大量金钱兴建基建,但医疗系统却依旧没有改善。香港政府削减公立医疗资源,将巿民健康变成一本万利的医疗产业生意,把公帑送给人工岛等有利财团的项目。一万亿相当于全港16年的公共医疗开支!只有工人阶级团结斗争,将医疗体系全面公有化,交由医护人员民主管控,并且加征富人税,大幅增加公共医疗资源,才能提供健全的医疗体制,免费分配给每个有需要的巿民享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