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的迷雾

2019年1月21日 下午 11:52

争取社会主义和国际主义的替代方案以取代欧盟和全球资本主义制度

《今日社会主义》杂志(第222期)社论,社会主义党(英格兰及威尔士,CWI英国)

英国政府预计要在2019年3月29日退出欧盟,距今不到6个月的时间。

然而,“脱欧”这个词的意思,是英国要与欧盟其他27个国家重新谈判条约。这涉及到数千项法律和条例,所以绝对不会一帆风顺。

英国脱欧协议要在10月的欧盟国家元首理事会上得到批准,但现在可能会再延迟到11月的紧急峰会上。

脱欧协议预计将涉及英国脱欧后英国以及欧盟内的公民权问题、爱尔兰边界问题、英国向欧盟支付390亿英镑作为“分手费”、以及2021年1月1日新关系生效前的过渡时期的细节问题。

根据欧盟《里斯本条约》第50条,退出欧盟的条件是,“未来的[新的]关系框架”必须得到欧盟批准。

所以脱欧协议也包含了未来的关系框架。只要欧盟国家元首同意了脱欧协议,协议就会交至英国国会表决。

不要契克斯方案

特蕾莎•梅在今年7月于乡间官邸契克斯宣布的“未来框架”方案有可能争取到国会多数支持。这个方案经过欧盟27国的修改之后,更明显会使脱欧止于字面。

欧盟27国可能会要求将欧盟与英国的自由贸易区计划从实体商品扩展到数字经济和相关服务,因为这个领域相较于他们所立基的制造业有更大的获利机会。

例如,劳斯莱斯2015年从国防和航空航天业赚取的20亿英里,有61%来自维修而非销售。

但是由于一部分支持脱欧的保守党议员已经宣布反对契克斯计划,单凭保守党议员不足以让这份计划得到国会通过。

工人运动英国反对契克斯计划,因为这份计划是按照资产阶级的利益制定的。例如,该计划提出英国的国家补助规则应继续与欧盟保持一致,从而进一步防堵工党在2017年大选宣言中提出的已经非常温和的国家干预和公有化方案。

该计划本身无法阻止未来柯尔宾政府在群众运动的支持下实行社会主义政策,但可能会把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法律诉讼上。因此柯尔宾应该坚决反对契克斯计划。

另一方面,工党国会党团中的布莱尔派如果认定无法撤销2016年公投的结果,那么他们会无视党鞭的命令投票支持特蕾莎。

然而,如果用这样的方式强行通过契克斯计划,可能会触发工党和保守党内部酝酿已久的分裂,打开一个全新的政治局面。

保守党的分裂可能会催生新右翼,形成远比起英国独立党或其他政治势力更为严重的威胁。

如果鲍里斯•约翰逊另组一个新的右翼政党,尽管不会是“法西斯主义”政党,但仍然会带来更大的危险。

它会指责脱欧计划“烂透了”,从而准备好利用下个时期全球资本主义的新危机来壮大自己。只有社会主义的工人阶级运动才有足够力量对抗它。

资产阶级在脱欧问题上的分裂也会为社会主义工人阶级运动的崛起提供新机会。

把投票支持特蕾莎的布莱尔派份子逐出工党,会大大推进工党转变成一个战斗性的、民主的工人政党。在这个新工党内,社会主义纲领可以迅速赢得广泛支持。

随着秋季戏码临近,上述情况将成为他们要考虑的重要因素。

蒙着眼脱欧?

因此,另一种可能的情况是,即将召开的欧盟峰会决定进行所谓的“蒙着眼脱欧” ,而不是试图修改契克斯计划来达成协议。

也就是说,欧盟峰会会模糊地承诺未来与英国保有“深度且特殊”的关系(作为正式的脱欧协议的一部分),可是把所有细节问题都推迟到2019年3月过渡期开始之后才进行谈判。

甚至也无法保证上述这种情况一定会发生,因为英国将开始支付390亿英镑的“ 分手费”,以便在2019年3月之后可以以“ 第三国”的身分与欧盟几乎从头开始谈判。

此外,在过渡期间,欧盟法令仍然适用于英国。但同时可能也会采用一些新的规则,或许欧盟27国会对英国皇家属地和海外领土避税天堂采取管制措施—— 部分英国资产阶级会对此感到恐惧。

在欧盟27国内,也有人反对把所有问题推迟到无限期的未来。

将2020年12月31日定为过渡期终止日, 就是为了避免脱欧谈判拖延到下个财政预算年度。因为下一次欧盟财政预算案必须要想办法弥补英国退出后欧盟失去的数十亿欧元收入。英国是欧盟第二大经济体。

不过英国与欧洲的统治阶级越来越担心会出现“无协议脱欧”。

如果没有脱欧协议,在2019年3月之后英国将不再遵守欧盟条约规定的任何义务。

但是同时欧盟27国也不会再遵守对英国的义务。虽然现在已有悲观言论,但除非双方彻底谈崩,否则不会出现无协议脱欧。如果谈判真的崩盘,特别是如果又遇上新的经济下滑的话,任何糟糕情形都有可能发生。

揭开迷雾

19世纪普鲁士军事战略家克劳塞维茨曾写道,在战争中行动所依据的因素,总被包裹在或多或少带有不确定性的迷雾中。

英国脱欧问题也造成了巨大的迷雾,掩盖了英国和欧盟资产阶级之间、欧盟内部的政经派系之间在物质以及意识形态方面的利益冲突。

最重要的是,它掩盖了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之间的利益冲突。社会主义者的任务是在每个阶段指出这两个阶级之间不可弥合的鸿沟,并提出一个独立的工人阶级纲领。

社会主义者要解释欧盟这个大老板俱乐部的反工人阶级性质及其政策,同时要指出资产阶级没有任何可行的替代方案。

在这个问题上,英国共产党党报《晨星报》(9月13日)对于捷豹捷豹路虎董事长近期发出的撤资警告的回应,就是一个反面典型。

《晨星报》连基本的社会主义诉求也没有提出(比如向工会公开企业帐簿或国有化),反而说“英国脱欧会为促进出口创造新机会,那些愿意抓住这个机会而不是散播悲观言论的公司会从中得益。” 这完全是在模糊阶级界线。

我们必须重申,无论是撤销2016年公投的结果,还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脱欧( 无论是哪种脱欧方式),都不能满足英国和欧洲工人阶级的利益。

欧盟是大老板们的俱乐部,其宗旨是“图利企业”! 在全球经济低迷时期,英国资本主义,不管是在欧盟内外,都不会有“ 新出口机会”!

工人运动仍有时间清除英国脱欧的迷雾,然而只有通过争取社会主义和国际主义的替代方案以取代欧盟和全球资本主义制度才能实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