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马克思主义学习营 社会主义者的历程碑

2019年1月29日 下午 2:29

1949年来国际社会主义组织在台湾举办的第一次政治会议

抵抗与Triet Tran报导

在《国际歌》的激情演奏声中,1月26-27日国际社会主义前进(CWI台湾)极为成功的马克思主义学习营顺利闭幕。

成功的学习营

学习营地点在新北市的山边民宿,有40名来自台湾七个县市及香港、澳洲、以色列-巴勒斯坦的参与者和国际来宾。这是自1949年蒋介石军事独裁政权败退台湾以来,台湾第一次由国际社会主义组织举办的政治集会。15名参与者(其中一大半是工人)是第一次参加国际社会主义前进的活动,其中5人在学习营期间表示愿意加入我们。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于2018年取得了很大成果。虽然规模仍小,但特别是透过11月平权公投前积极的性小众运动,以及抗议政府的新自由主义劳基法改恶,国际社会主义前进成员数量翻了一番。12月,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在台湾成立了第一间办公室。本次周末学习营筹得捐款新台币38,000元(折合1,234美元),表明我们能够建设一个更加强大的力量。考虑到许多人来自离学习营很远的地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成果。

不稳定的政局

“近几个月台湾政局剧烈震荡,表明资本主义两党制的不稳定。执政党民进党在11月九合一地方选举中遭遇惨败,较亲中的国民党赢得22个县市中的15个”,国际社会主义前进的许伟育在学习营开幕式上说。

蔡英文被迫辞去民进党主席的职务,并且越来越人对她来年再次竞选总统的计划提出质疑。但由于1月2日习近平的强硬讲话,情况发生巨大变化。讲话中,习近平称两岸问题不能无限期拖延,并以香港为蓝本重新提出“一国两制”。在习近平政权强化对香港的政治打压的情况下,“一国两制”令大部分台湾人(尤其是年轻世代)感到厌恶与警惕。

许伟育指出,蔡英文将习近平的讲话作为民进党的政治救命索,将自己装扮为捍卫民主权利、反对中共输出独裁的“女强人”。她的策略暂时取得了成功,支持度明显上升。

“80%的人支持蔡英文对习近平讲话的回应”,他说,“这种转变反映了群众对中国独裁统治的恐惧,而非对民进党政府的支持。”

“许多人认为蔡英文在两岸问题上的立场是捍卫民主权利,但实际上民进党政府的政策,与在野的国民党一样,没有改变:对工人和青年展开新自由主义攻击,血汗工作,限制抗议权,背叛对LGBTIQ权利的承诺。”

学习营讨论了在台湾建立工人政党和提出明确的社会主义方案以替代蓝绿财团统治的需要,也讨论了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和马克思主义的纲领与路线,及其与台湾政坛上“第三势力”(比如时代力量、社会民主党和绿党)的差异。“第三势力”在政治上局限于资本主义框架内,在两岸问题上支持其中一群或另一群资产阶级统治者:美国和台湾民族资产阶级,或者同样反工人且亲亿万富翁的中国政权。

民族问题

学习营还讨论了中国群众斗争、国际前景、女性斗争和民族问题。关于民族问题,讨论的关键问题是中美台冲突;社会主义者支持在两岸及全亚洲工人阶级团结反抗资本主义和威权统治的基础上建立独立台湾。本次学习营的一个亮点是请到社会主义斗争运动(CWI以色列-巴勒斯坦)的Shahar Benhorin来讲述以巴状况。

“蔡英文曾去过以色列,民进党政府显然将以色列视为资本主义国家的典范”,Shahar说。

“像国民党一样,自由派的民进党也没有正式承认巴勒斯坦国,没有谴责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与压迫数百万巴勒斯坦人,这绝非巧合。台湾统治精英奉行亲帝国主义和完全反动的立场和角色,他们没有办法解决台湾民族问题。”

参与者积极讨论了马克思主义对民族问题的立场,并讨论了工人阶级团结反抗饱受危机的资本主义是解决这些复杂问题的关键力量。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学习营让我耳目一新”

中国劳工论坛采访学习营成员

Triet Tan,社会主义党(CWI澳洲)

汤贺钧,缝纫机厂工人,来自距离台北45公里的桃园:

“我从2014年太阳花运动开始参与政治。我支持台独,但民进党和国民党似乎都无法解决关于台独的经济问题。”

“民进党执政后推出劳基法改恶[台湾30年来对工作条件和工时最严重的攻击],所以我远离了民进党。”

“我读了《社会主义者》杂志,也认同讨论中关于资产阶级政党的的观点。包括桃园地区的时代力量,我认为它们是竞选党,不是行动党。”

Howard,前隐形眼镜工厂工人:

“我是在去年参与一场游行时,透过LGBTIQ运动遇到国际社会主义前进的。我已经参加过国际社会主义前进的几次定期会议。我很喜欢这次学习营。”

“我觉得关于中美冲突的讨论特别有趣。我们台湾被夹在中美代理人冲突之间,需要一个新的政党。我认为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冲突中都不会有独立的立场。”

汪哲敏,从事法律服务,活跃于劳权议题:

“我参加了反对劳基法改恶的抗议,因为我认为政府正透过改恶降低我们的生活水准。”

“我透过脸书认识了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因为我有一些朋友给它的专页点赞。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国际社会主义前进的会议,感觉学习营讨论的话题都很有意思。参加学习营之前,我已有进步观点,但我还是想知道社会主义是什么。”

“台湾的教育将社会主义和中国独裁政权划等号,但我从过去两天国际社会主义前进的学习营中学到了很多。”

徐长皓,高中教师:

“我一开始是追踪与政治和劳工议题相关的Facebook专页,碰巧看到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因此决定来参加学习营。关于台湾前景的讨论是最好的部分。我认为那一部分讨论对台湾社会的分析非常准确。我们现在从已有党派中真的没有选择。”

“我之前读到过社会主义的思想,我也关心诸如台湾LGBTIQ等平权运动和劳工议题。”

“我是教师工会的成员,但我认为工会领导层只讲空话,从没有真正争取会员权利。”

Yvonne,在一间会计事务所从事薪资管理:

“我特别关注工作条件和LGBTIQ权利议题。”

“我们的工作很辛苦,工时很长,且没有加班费。在繁忙的计税期,我和同事每天工作10小时。”

“我是遇到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关于平权公投的街站。然后我开始每个星期参加两次街站和一次会议。我在5个月前加入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它的氛围非常友好。在我之前加入的成员说我们可以一起成长,为组织的发展做贡献。”

“我感觉最有意思的讨论是关于台湾前景,特别是两岸关系的部分。我以前支持民进党,因为他们支持台独,但后来他们执政了就不再谈台独,而且开始打击工人与LGBTIQ权利,令我感到困惑。”

“自从入党之后,我清楚地认识到这些不公都要归咎于资本主义制度。”

谢政林,电机工程专业学生:

“我关注网路论坛上的政治讨论,并与国际社会主义前进成员讨论过。我主要关注的政治议题是台独,但本次学习营让我在许多方面的耳目一新。”

“我以前从未认真想过[性暴力案件中]谴责受害者的问题,但我透过讨论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的问题。”

“我很喜欢关于中国前景的讨论。我过去有一个疑问,我们的运动怎么能克服中国看上去无所不能的监控技术系统,我在讨论中得到了很好的解答。”

“我们了解到中国群众运动的诸多事例。现在我明白一切监控系统都不能阻止类似的群众运动。我认为我们的权利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应该自己去争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