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运动如何走出僵局?

2019年2月21日 上午 12:13

林郑政府的专制统治面临上任以来最大的挑战

社论 《社会主义者》杂志第51期

极度严厉的政治打压没有换来统治的稳定。由沙中线丑闻、兴建东大屿人工岛、放生贪赃枉法的官员、收紧长者综援以至公立医疗体系崩溃,每次民情反弹都出乎政府预料,其救火行动显得进退失据、狼狈不堪。在综援事件爆出以后,林郑的民望跌至上任以来的新低,满意率净值为负23个百分点。

严厉的镇压未能令港府变成强势。非建制政党虽然陷于瘫痪状态,但政府也陷于极低民望。习近平加强对香港的控制,很大程度上对香港民情一无所知,一意指挥林郑开展政治打压,因而更容易触发群情愤怒。

政府继续连串对民主权利的攻击,为准备国歌法立法、修例容许移交逃犯至内地。可以预计今年区议会选举将会有不少非建制派参选者会被指控倡议“自决”或“港独”而被筛选。但关键是中共会否以候选人提出“结束一党专政”为由取消参选资格。如果这样的话,立法会将变成彻底的人大式举手机器,并可以完全封杀任何非建制派候选人了。此外,政府准备修订《逃犯条例》,容许香港与中国大陆及台湾之间移交逃犯,意味着港人可以因挑战中共专政而触发国家安全罪行,然后被移交内地受制裁。

律政司公然放生郑若骅及梁振英,引起全城愤怒。据《南华早报》报道,林郑月娥曾经向北京提出将防止贿赂条例扩大至规管特首,但北京不容许任何形式的独立委员会监控和挑战自己任命的特首,即特首只需对北京负责。习近平过去几年发动反腐运动,实质上不过是清洗敌对派别的权斗的工具,借以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如果反贪的措施意味着分散统治者的权力,中共就会大力反对。

梁振英卸任特首后并没有淡出。他代表着中共强硬的治港势力,通过向港府施压要求更强硬的统治手段,例如发出打港独的声音、要求港府尽快为廿三条立法。中共需要梁振英继续充当政治打手,所以梁振英得到中共的高度保护(而不是像他的前任曾荫权那样受到审判)。而且如果作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梁振英受到检控乃至定罪,那么中共政府的权威势必大大受挫。

由于温和泛民失败的路线令群众运动陷于瘫痪,统治阵营似乎意气风发,自以为占尽上风。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表示,现在“时势不同”,推动廿三条不会再有50万人上街。在2003年廿三条首次立法时,时任保安局局长的叶刘被赶下台。她指2003年有独特的环境,“背负一身债,再加上沙士,先令到咁多人怨忿上街。而非全因反对廿三条。”这是后见之明。当年上街人数使当局震惊,甚至有传媒引述时任特首董建华在当天早上仍估计只有5万人会上街。高高在上的叶刘似乎看不到,今天贫富悬殊、楼价高企和民生倒退的程度比2003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大规模群众反抗的客观因素并不缺少的。

大湾区

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大湾区的纲要。大湾区首要目的是将香港作为中共一带一路计划的融资中心。在中美冲突的情况下,中共希望强化一带一路计划,与美国争夺地缘政治的主导权,因此利用香港的国际金融系统及独立关税地位,为一带一路项目融资。中共要通过香港的金融市场与国际接轨,吸纳海外资金推动一带一路。此外,由于美国限制对内地输出高科技产品,中共希望利用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作为缓冲。

然而,整篇大湾区的纲要并无什么新意,只是将政府一直实行的政策重新包装起来。而且在中国经济下滑的局面下,大湾区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什么具体成效。大湾区的经济融合只为会香港带来更多新自由主义政策,包括金融和地产炒卖、医疗和教育私有化、兴建更多大白象基建工程。社会主义者反对资本融合,因为只会带来更多剥削。我们支持在公有经济底下由工人阶级民主规划的地区联盟。一个非以资本利润为依归的制度下,这样的融合自然能够提升边界双方民众的生活水平。

泛民攻击激进派

由东大屿人工岛万人上街,以至各社会议题的怒火爆发,可见群众反抗情绪仍然高涨,只是在欠缺运动的明确领导下感到迷惘。民主运动在泛民的软弱领导之下连番受到挫折,不免使群众目前斗争的信心低落。现实上只有通过广泛的群众斗争才能赢得民主权利,但泛民向来认为“稳定”的资本主义营利环境比民主权利更加重要,因而在领导民主运动上显得软弱,造成几年内的连番挫败。现在,群众信心低落又反过来为泛民领导的保守和妥协提供基础。在立法会九龙西两次补选失败后,泛民主派的结论是过去泛民的选举工程太过政治化、太激进,因此日后应集中修桥补路、蛇斋饼粽等地区工作。这种结论不过将自己领导失败的责任归咎于广大群众身上。

他们利用这种说法去进一步削弱激进派的力量,以巩固温和泛民的政治权力。泛民选票至上,并僵固地视选举为分饼游戏。他们盘算激进派在下届立法会选举将被阻止参选,而激进选票将会自动流向温和泛民。因此他们不会挑战整个威权统治,而甘心做议会内的花瓶。然而,政治并不是僵固的数字游戏。群众会越来越看到这些温和泛民根本无能带领民主运动,实际上正在变成无意挑战政府的伪反对派,也因此没有意欲投票支持他们。从两次九龙西补选失利已经见到,所谓泛民对建制的“六四比”选票并不是必然的。支持民主的群众和年轻人对泛民和选举失去信心,将使拥有庞大竞选机器和资金的建制派得益。为了打破这个僵局,现在需要能提出明确纲领的候选人,能提出反对中共独裁统治和极端剥削劳动大众的立场。

梁国雄将会就被取消议员资格案上诉至终审法院,由于法庭完全受人大操控,预计上诉很大机会失败,因此立法会新界东议席将会于今年年底至明年年初进行补选。在补选到来的时候,温和泛民其支持者可能会基于上述的失败主义结论大力攻击梁国雄,指他政治形象激进而将会在补选中落选,企图夺走梁国雄空缺出来的议席。按此逻辑,如果长毛被政府阻止参加补选,他们就会更阻止社民连或任何激进派派出替代候选人,而找一个温和泛民顶上。如果这次温和泛民的攻击成功,就等于让他们压抑激进派给他们的政治压力,让他们更无包袱地走向更保守和软弱的立场。如果接受泛民如此做法,将使民主运动陷入迷失!

此外,泛民指未能胜出是因为未能吸纳本土派选票,因而希望与本土派“和好”,吸纳他们的支持。例如李卓人在二月发表文章表示“不应排除勇武抗争”,企图讨好本土派支持者。当然没有人相信温和泛民会采取暴力行动,但他们可以采纳本土派的部分纲领,例如反对新移民和普通话等排外议题,以收割民粹支持。

现在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准备应付此一攻击,公开批判泛民的政治权谋。大力批评泛民主派的失败主义的路线,并主张重建一场独立于温和泛民及其亲资政策以外的群众斗争。

但目前香港的政治斗争最缺乏的是工人阶级有组织的斗争力量,以及团结中港两地民众推翻亲富豪的中共专政的纲领。泛民的“和平非暴力”只是掩饰他们向中共妥协、取消群众运动的措辞,而本土派所谓的“勇武抗争”也只是无组织的骚乱行动,在三年前已经尝试过且失败告终,完全无法对抗专政独治。本土派并不反对压榨基层劳动者富豪统治,也不主张联合中国群众斗争打倒指挥香港政治打压的中共政权。本土派无视西方帝国主义正在侵犯委内瑞拉和加泰隆尼亚民主权利,反而寄望他们会帮助香港实现民主。

社会主义行动民主运动的纲领

  • 基层劳动者和青年的群众斗争,是打倒专制政权的唯一力量。将罢课罢工与拥有清晰路线的有组织的工人运动联系起来,会是抵抗极权的最有力、最重要的武器。罢课罢工至今在运动中没有被认真讨论过;
  • 民主斗争一定要蔓延至香港以外的地区。可惜的是,无论是泛民还是本土派都想将民主运动限制在一个城市里,但历史上从来没有反专制运动在一个城市之内胜利。任何时候,自我孤立都意味着失败。香港的运动若果要成功,必须蔓延至中国大陆,与内地群众(特别是工人阶级)连结起来,共同独裁政权与资本主义制度。这场斗争甚至不只是全中国的斗争,而是一场国际的斗争;
  • 中国和香港的经济由权贵操控,需要专制政权来捍卫它。梁振英就承认过,不可以有真普选因为不能让穷人有权决定政策,否则会威胁到大企业和富人的利益。因此,民主斗争也是一场反资本主义的斗争、一场争取工人阶级替代方案、争取资源分配权的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