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妇女节:香港要劳动者的#ME2运动

2019年2月28日 下午 10:30

社会文化自然合理化男性对女性身体的操控,使职场丶校园和家庭的性骚扰和性暴力的问题严重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近十年来极端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固然打击整体工人阶级,但女性更加是首当其冲。过去10年男女间每月入息中位数差距不断扩阔,由2006年的2,200元增加逾8成至2016年的4,000元。男女工资差距的其中一个重大原因,在於香港的托儿服务处於灾难性的不足。在女性生育第一名婴儿後,男女工资往往急速扩大,因为在职妈妈往往要改做兼职甚至停止工作,导致45-54岁的差距更高达6000元。

全港现时全港约77名婴儿才有一个托婴儿园名额,根本严重不足。政府一直不愿意提供公共托儿服务,同时对大部分托儿园的资助由只占营运成本约一成,服务提供机构难以营运。在人手不足下,劳工及福利局提出将幼儿工作员与2岁以下幼儿比例定为1比6。有妇女团体批此为1976年水平,促请调整为1比3.5。现时幼儿中心月费为四千至六千元,托管两名幼儿的开支已近万元,大部分家庭根本无力负担。有妇女团体主张由政府资助,将月费减低一半。

性骚扰泛滥

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男女的经济地位不平等,而社会文化自然合理化男性对女性身体的操控,使职场丶校园和家庭的性骚扰和性暴力的问题严重。平等机会委员会公布「本港大学生性骚扰调查研究」,近四分一(23%)的受访者表示,在调查前一年内曾被性骚扰。例如有男教授常在课堂上作出口头性骚扰,如「我教英文口试,唔系口交」,或者「可能你下次着少啲,可能都会畀高啲分你呢」,但这些教授没有受到处分。

校园的反性骚扰机制严重不足,对投诉人的援助欠奉,再加上普遍的谴责受害人的现象,受害人往往不敢起诉。遭遇性骚扰的受害者中只有2.5%人表示曾向大学投诉,曾选择报警的人更是只占1.9%。根据新妇女协进会的调查,不少大学及院校均没有制定对性骚扰行为的罚则,如8大中仅3间列明会解雇施害的员工,仅4间列明会开除涉性骚扰的学生学籍。

权势性侵

权势性侵除了在教授与学生之间存在外,在上司与下属之间以至丈夫与妻子之间都相当普遍。社会福利署去年1月至9月录得的性暴力个案中,女性占受害者的97%,说明性暴力是一种系统性的性别压迫,而不只是个人行为。除了大部分施暴者与受害者是互不相识外,排名第二的是雇主与雇员的关系。雇员举报上司等同丢失工作,而且在职场内搜集性侵证据相当困难,很多时根本没有申诉途径。在配偶受虐的类别上,亦录得2213宗个案,当中近6成的施虐者都是丈夫。家暴原因之一是政府实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令公共服务丶公共房屋丶女性庇护所等严重不足,女性面对婚内性侵犯和暴力往往不敢反抗和逃离丶只能哑忍。

香港的校园需要一场组织起来的#ME2运动,团结起来建立有力的反性骚扰机制,由学生独立运作和监督,积极举行宣传和抗议行动。这场运动也要求男女同工同酬丶大幅增加公共托儿服务和家暴庇护中心。要实现上述诉求,就要挑战政府的新自由主义施政丶以至资本主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