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群众运动迫使气候部长辞职

2019年3月12日 下午 10:41

抗议已经使气候问题成为一个关键议题

Kenzo 「左翼活跃学生」组织

群众运动可以迫使部长下台。经过两个月以年轻人为主力的抗议,比利时四名负责气候问题的部长中一位已被迫辞职。弗拉芒地区部长萧瓦列日(Joke Schauvliege,基督教民主与佛拉芒党)於2月5日宣布辞职。萧瓦列日过去也曾犯过愚蠢的错误,但在群众运动期间,她更难安全渡过危机。

气候斗争重返比利时。1月份,一场年轻人的运动发展起来,每周都会举行示威:起初有3,000人参加,後来增加到1.5万人,一周後3.5万名中学生在布鲁塞尔进行抗议,接着又发生了10万人的全国示威。2月14日,考完试的学生也将参与运动。

气候部长下台

萧瓦列日自2009年开始担任弗拉芒地区政府部长,并因发表奇谈怪论而出名。例如,她说过「树的职责就是被砍掉」。由於萧瓦列日得到许多选票,她的愚蠢错误总是会被「淡忘」。然而在群众抗议浪潮中,她已成为众矢之的,不可能再安然脱身。「真是个笑话」(What a Joke),年轻人在他们自制的标语牌上如是写道。

面对抗议,萧瓦列日的第一反应是说抗议令她「更坚定」了。年轻人对此抱以大笑。比利时政府提出引入「气候指导员」,但没有得到任何支持,因为年轻人明白这些指导员会来自大企业资助的组织。萧瓦列日提出提高航空旅行税,意在分化年轻人和广大群众。比利时企业联合会也立即要求取消按物价自动调整薪资的政策,以确保新增的税会由普通群众支付。他们想让群众认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必须要由工人买单。同时萧瓦列日和老板们都没有回应年轻人提出的免费公共交通等诉求。

萧瓦列日未能如愿拉拢和削弱抗议,便打算将抗议者定罪。她在向农民协会发表讲话时宣称气候抗议是一个阴谋。她说国家安全部门已经证实,由於 2003年农民向一位绿党部长抗议,愤怒的环境组织现在便阴谋发起抗议作为报复。但今天参与示威的大部分青年气候活动者在2003年时还没出生或者还是小孩。国安部门也否认了萧瓦列日的说法,萧瓦列日被迫道歉并辞职。

斗争刚刚开始

尽管斗争只是刚刚开始,但萧瓦列日的辞职成为气候运动的第一个胜利。虽然这个胜利尚未迫使比利时政府采取反气候变化措施,但表明斗争可以取得成果。现在我们必须采取真正的进攻。3月15日国际中学生罢课的呼吁可以发挥作用。如果工会响应年轻人的抗议,呼吁全体工人阶级罢工,将会是非常有力的行动。

萧瓦列日的下台将强化运动的信心。资产阶级建制希望终结街头的气候运动,希望抗议者耗尽精力,然後由各类专家(其中一些由大企业资助)掌握主导权。运动需要了解这一点,并且组织起来准备下一步:升级行动,讨论能够带来真正改变的诉求。

青年抗议活动的蔓延表明,只要我们不被虚假的承诺所蒙蔽,而是采取坚定的行动,我们是可以改变政治议程的。抗议已经使气候问题成为一个关键议题。2月13日的全国罢工可以将工人的购买力与薪资等议题加入抗议诉求。如果我们能够将气候运动和工人运动联合起来,将年轻人的热情与工人运动的经济实力结合起来,以此为基础发起有力攻势,那麽我们会无坚不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