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生罢课 要求立即应对气候危机!

2019年3月15日 下午 4:41

20多间学校逾千名学生加入全球罢课

抵抗 社会主义行动

“我们要行动!”是今天反气候变化抗议最受欢迎的口号。一千多名中小学生从遮打花园游行至政府总部。他们的行动得到了老师和家长的支持。

3月15日的这场罢课抗议,是响应瑞典16岁女孩Greta Thunberg号召的全球反气候变化罢课。而且从孟加拉到巴西等90多个国家也会举行类似抗议,这可以成为全球青年抗议的里程碑。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率先行动。澳大利亚至少有15万年轻人参加抗议,而新西兰最大的城市奥克兰据报导有3000人参加抗议。

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参加了香港的抗议游行。我们在抗议现场派发传单,呼吁在所有学校建立民主的学生会,从而准备在不久之后采取新一轮行动。许多学生和家长签署了社会主义行动的联署,购买了《社会主义者》杂志。许多人都自发认同我们所说的“罪魁祸首是资本主义”。

香港是一个海滨城市,因此将受到气候变化的严重打击,包括海平面上升和更加频繁的极端天气。2018的超强台风山竹是香港有史以来最强的台风,但这不过是一个警告而已。可另一方面,根据《南华早报》所说,香港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近乎于无”。

大企业

非民选的林郑政府服务于亿万富豪和大企业的利益,所以不愿采取猛烈、但必要的减碳措施,否则会威胁到大企业的利润。对于大企业来说,利润永远是第一位的。

资本家试图蒙骗公众,让公众以为可以通过改变个人生活方式来解决气候危机,例如随手关灯和少用塑胶吸管。但这不过是扬汤止沸。自1988年以来,全球71%的碳排放来自仅100家公司。仅中国国有煤炭公司就占了全球14%的碳排放。我们需要民主控制这些严重影响气候的大公司,从而改变其生产方式。我们迫切需要转向零碳排放的经济模式。

罢课是民主权利!

有些人说学生不应该罢课游行。这些人对于气候危机的严重性非常无知,而且他们也害怕年轻人变得更加激进、为自己的信念而抗争。

香港政府和教育局反对学生罢课,并称学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介入气候问题,但是学生们正确地无视了这些压力,发起罢课行动。学生们明白,这些官员和政客的言论不过是脱离实际的空谈。

一些学校向家长和学生发出警告信,要求他们不要参加罢课。至少有一间学校呼吁学生不要罢课,而是在学校用餐时自带餐具、以及反省自己的“消费习惯”。

校方的这些做法是为了转移视线,而且说明他们完全低估了气候危机的严重性。我们需要有组织的群众集体行动,而不只是呼吁人们改变个人生活习惯。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去年发布的报告警告说,如果我们不在未来12年里采取激进措施,气候变化将不可逆转,全世界将面临灾难。

组织起来!

3月15日的全球罢课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开始,但只是开始。每间学校的学生都需要组织起来,将运动扩大。许多国家的学生正在组织每周罢课,例如德国、比利时和英国,因为一次性的抗议不足以带来真正的改变。

而且各个学校都需要建立新的民主的学生会,并联合成全港的群众性学生会。每间学校的学生都可以派发传单和组织集会,招募同学加入学生会。为了推动斗争继续前进,群众性的学生会不可或缺,而且学生会必须要有活跃成员和民主架构;学生会需要定期举行会议,讨论和决定行动方向和策略。

像今天这样的罢课行动可以对香港以及其他工人运动薄弱、少见罢工的地区产生巨大影响。即便在2014年雨伞运动的高峰期,也很少有人主张采取政治罢工/罢课来对抗政府,尽管工人能够带来真正的改变。

因此3月15日的反气候变化罢课不只是耀眼的环境运动,更是一场非常重要的政治行动。参加罢课的主要是英文学校的外国学生,但是他们树立的榜样可能会鼓舞华人学生采取行动。

反气候变化运动要想胜利,必须对抗资本主义和亿万富豪的统治。社会主义行动要求使用清洁能源的免费公共交通,这样可以大幅减少汽车使用量。征收富人税和将主要经济部门民主公营可以为此提供资金。如果有一个民主的社会主义经济计划,我们就可以大笔投资绿色科技。

3月15日全球罢课可能是一个历史性的开始。我们需要新的行动保持运动势头,而为此则需要在学校里建立民主组织,并联结到工作场所,一同讨论和计划未来的行动。社会主义者会继续积极参加气候斗争,阐明和深化斗争所需的诉求,并提出社会主义纲领以拯救地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