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女生节”橫幅 女权斗争新行动

2019年4月10日 下午 10:49

中共政权无法真正消灭中国的女权斗争,将会有更多的学生和青年采取行动挑战性别压迫

周毅 中国劳工论坛

有着妇女争取政治与经济平权的激进起源的国际妇女节,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早已沦为各大商家极力促销的商机。在资本主义复辟数十年的中国,3月7日还被另外冠上“女生节”丶 “女神节”丶 “女王节”这些父权视角的名称,许多“庆祝”活动亦不乏将女性视为男性玩物的标语,诸如“春风十里,不如睡你”等。这些充满性别歧视甚至性骚扰的横幅得到校方容许。为对抗这种庸俗化趋势,中国政法大学有女学生於3月8日当天放火烧掉校园内的“女生节”横幅。她在社交媒体上说道:“这一行为的目的是希望引起大家的追问与反思,妇女节是为了纪念芝加哥纺织女工争取同工同酬丶离婚权丶堕胎权的斗争……”尽管该女生事後称感觉做法欠缺安全考虑,该行动仍然受到网民广泛称赞。去年3月7日,山东大学也有学生抗议“女生节”横幅,批评这是性骚扰。

普遍的性别歧视

中国女性受到多种形式的歧视与压迫。女性经常在个人发展方面更多遭受指摘,被认为不需要读到很高学历丶追求太好的工作,而应该早点结婚生子丶相夫教子。在大学里,除了被曝出的多起教师对女学生的性骚扰和性侵外,女性还经常被说成“不适合从事学术研究”。而父权制度和谴责受害人的文化也令宣扬“穿得时尚暴露,等於教人强奸”等观念的“女德班”有了市场。在社会舆论中,以近期埃塞俄比亚航空302号班机空难为例,一名遇难中国籍女大学生被认为年轻貌美,於是被集中炒作,且被多名网友以“千里送炮”等评论羞辱。

各种歧视与压迫的根源在於性别间的经济不平等,而造成经济不平等的正是资本主义制度。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为规范财产继承丶维护私有制和等级制,一男一女结合的核心家庭为经济基本单位,而女性被强加生理上的“再生产者”丶家务劳动的主要承担者的属性,在职场上处处收到歧视。根据世界银行数据,中国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从1990年的73%跌至2018年的61%;即使能够就业,无论公共还是私营部门,许多单位将年龄丶外貌等作为招聘女性的条件。女性工人更多地集中在清洁丶收银等不稳定且低薪的工作。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报告,中国女性平均收入与男性的比例从2010的68%下降到了2018年的62%;而且在类似工作上的收入差距(即同工不同酬程度)从2008年的26%增加到2018年的36%。

表面让步

近年影响到中国的#MeToo运动丶P2P受害者上访丶佳士工人斗争等一系列行动,着实给中共政权造成不小压力。因此,为了缓和群众愤怒,同时也是为了应对已经开始的人口危机,中共及其操控的伪议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得不在女性问题上作出表面让步。2月21日,一份关於落实现有禁止就业性别歧视法律的官方通知在网上公布。今年两会期间,有提案建议结束对非婚生子女的经济处罚,亦有提案要令父亲也陪产假。而李克强也声称政府将“加快”发展托儿服务和早期教育。

我们很难相信声称的这些措施能够真正实现并消除性别歧视。习近平上台之後显着加强国家镇压,女权运动成为攻击目标之一。习近平政权以及受其鼓舞的保守力量宣扬回归“中国传统”和儒家文化,呼吁女性从职场“回归”家庭,令女性从事更多无偿家务劳动,以便削减公共服务,同时进一步强化职场性别歧视,将使资本家和中共贪腐官员攫取更多财富。中国政府大学的事件证明,中共政权无法真正消灭中国的女权斗争,将会有更多的学生和青年采取行动挑战性别压迫。

相比以往的国际妇女节,在2019年的这一天,许多人开始学习国际妇女节的起源,了解它的真实含义,不再满足於资本主义下商业化且去政治化的印象。占人口约一半的女性对工人阶级斗争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而且事实表明女性工人经常率先发起抗争丶并站在斗争的第一线。我们需要一个社会主义替代,诉求将生产资料民主公有化,将民众的需要置於经济利益之上,因而能够实现同工同酬丶永续的公共托育丶教育及其他公共服务,从而令性平斗争与工人阶级斗争联合,合力击败亲资父权的中共政权,令性别平等不只在法律上丶而更在经济方面实现,最终打造一个真正性别平权的社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