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运算帐并未停止 “占中九子”受政治审判

2019年4月15日 上午 12:02

社会主义行动反对政治检控和审判,要求无罪释放所有伞运人士及政治犯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雨伞运动的秋后算帐并未停止,政府企图通过政治检控制造寒蝉效应,以更大力推动威权统治的政策。2014 年占领中环运动发起人戴耀廷丶陈健民及朱耀明等九人被控煽惑公众妨扰等罪,九人全部有一项或两项罪名成立。法官将于4月24日宣布刑期。戴耀廷和陈健民请求不要判朱耀明入狱,因为朱耀明的身体难以承受即时监禁。而九人很可能向法院上诉。

寒蝉效应

主审法官陈仲衡的判决带有鲜明的政治立场。他在判词中指,公民抗命在法律上不构成任何抗辩理由。现届政府上台以来,群众运动的浪潮虽然远及不上2009-14年的升温期,但绝不代表政府的权力稳固。林郑月娥现时面对廿三条立法这项中共委托的政治任务。一方面她必须执行上级的命令,另一方面她也害怕恶法会激起群众抗争,因此左右为难。林郑月娥想利用今次审判作出震慑效果,并以为这样可以彻底压制群众反抗运动。

其中一项荒谬的罪名是“煽惑他人公众妨扰”及“煽惑他人煽惑”,其中五人有此项控罪成立。只要在社交网站呼吁人上街,已经可以定罪。检控方连戴耀廷在2013年报章刊登的“占中”构思文章也视作“煽惑”。这罪项可以用作打压言论自由,任何人有份宣传和鼓动公民抗争,甚至在社交网站上呼吁网民发布消息,都可以被定罪。

九人中亦包括陈淑庄及邵家臻两名立法会议员。议员被判犯有刑事罪行,判处监禁一个月以上,并经立法会议员三分之二通过,可以被解议席。由于民主派目前仍能守住三分之一关键议席,此一机会不大。但倘二人最终被判囚超过三个月,五年内都不能参与任何公共选举,意味着他们可能会失去下届参选资格。

此外,最后陈仲衡又认为,三子声称如果有一万人参与占中,政府的最大关注就会由拘捕示威者,变成关注如何推进真普选的说法是不现实的。法官固然只是站在统治阶级维稳的角度,贬低整场雨伞运动的价值。然而,法官确实道出了统治阶级的想法。“占中三子”从来不是雨伞运动的真正发起人,因为是北京的假普选方案激起群众自发斗争。

阻碍运动

整场运动期间,中环从来没有被占领过。占中三子没有计划过如此大规模的占领行动,而只是希望发起一万人在遮打道静坐数天,期望可以得到政府的回应。从一开始,占中主办方提出要限制运动的参与人数,有意排拒激进的政治力量,并要求每个参与者签署誓约,承诺会听从大会的指示随时解散。占中三子认为只要稍为向政府施加压力,就可以赢得普选权。直至雨伞运爆发前一天9月27日,戴耀廷仍拒绝启动占领中环。戴耀廷甚至有意安排学联代表与时任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谈判,然后发起一场假公投解散运动。与其说占中三子是运动的带动者,倒不如说他们是压制运动发展的人。

社会主义行动反对政治检控和审判,要求无罪释放所有伞运人士及政治犯。现在需要重建一场具战斗力的民主运动,并以工人阶级为领导,联合中国内地的工人群众反对整个一党专政和资本主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