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非牟利”的NGO “牟利”的高层

2019年4月30日 下午 10:37

公共服务全面公有化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近期媒体报导显示,香港不但社会结构贫富悬殊,连一些宣称提供“社会慈善福利”的非政府机构(NGO)内部薪酬差距也极其“贫富悬殊”。

近期许多NGO的管理层被揭发享有高薪和巨额津贴,当中最高薪者为“慈善机构”东华三院社服总主任,年薪高达275万元!获政府拨款6,600万元的中华基督教礼贤会香港区会,在2017年亏损逾130万元,但20名高层的薪酬总共高达1,300万元,占总开支的14%。

另外,32间NGO高层共获发放788万元的现金津贴,最高为保良局两名总干事,一共得到超过76万元。

肥上瘦下

相比之下,根据公务员事务局NGO薪级表显示,基层员工年薪顶点只得15万6千余元!以保良局为例,一名总干事发放一次“津贴”就等于捞取一个基层员工超过两年的薪金!有NGO基层员工说:“前线工作量有增无减。但永远只是高层加巨额人工,员工就低过标准。”

香港盲人辅导会工厂的失明工人收入极其微薄,据报导薪金最多仅为6000-8000元,甚至低见1000元。失明工人沦为被肆意盘剥的廉价劳动力。而《香港01》报导指上年度盲人辅导会内16名最高薪的员工就支取了1400万元的薪金,最高者亦高达160多万。现在工厂计画重建,这些工人又将被随意解雇。

一众宣称“慈善”、“扶贫”、“非牟利”的机构高层管理人员一方面肥上瘦下压缩基层员工的待遇,另一方面在遮羞布下大肆瓜分政府资助公帑与善款。

香港政府将安老、幼托、残疾人援助乃至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外判与一众NGO,变相私有化这些社会福利服务,而且是由政府财政保证的稳赚不赔的生意。2018年政府共资助2,754个NGO单位,拨款167.475亿元,但对这些NGO的监督睁一眼闭一眼,令每年资助的津贴拨款屡屡成为被高层上下其手的瓜分盛宴。

因此我们主张把公共服务全面公有化(无论它们过去是被外判给NGO或是已被彻底私有化),置于社服工人和民主工会的民主管理之下,并且课征富人税,为全面优质的公共服务提供资金。只有这样才能解决香港现在各项公共服务严重不足的情况,同时为社服工人提供体面的收入和工作条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