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打压许智锋案 停止政治监控

2019年5月1日 下午 3:16

成立由基层组成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彻底公开政府的政治监控内幕

张帆   社会主义行动

3月底,法院裁决许智锋抢手机案表证成立,许智锋于4月1日出庭自辩。去年4月立法会审议一地两检期间,许智锋在立会内抢走一名保安局职员的手机,被指控“不诚实使用电脑”、“普通袭击”和“阻碍公职人员执行公务”三项罪名,现正准备受审。该职员属于“全程监察小组”,负责记录立会内议员行踪。而建制派也承认该小组的目的阻止泛民通过要求点算会议法定人数来拉布。这做法分明是操控议会丶侵犯议员私隐,而打压许智锋显然是变相的政治检控和打压。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案发当天的小组组长于3月底作供称,事发后小组立即删除了用于纪录的Google试算表,但此前被抢手机中保存了数月的资料。政府显然是有意隐瞒纪录内容。此前许智锋也曾说到,他见到手机中存有议员的详细资料,怀疑并非只是为了点算人数,而是另有目的。

政治监控

近年立法会被建制派全面操控,加上激进民主派议员被取消资格,而温和泛民并无意愿抗争,议会抗争的力量不断收窄。政府明显要利用打击许智锋来进一步震慑议会抗争,以图清除议会仅余的反对势力。

许智锋若被判监超过一个月,可以在立法会议员三分之二支持下被罢免;如果被判监超过三个月,那么五年内都不可以参加选举。政府和建制派有意回避被揭露出来的政治监控问题。

许智峰向来是民主党之中比较站在抗争的一人,虽然他在政治立场上还是倾向温和泛民的立场,但多次的抗争行动对民主党领导来说是麻烦和负担。去年事发后,民主党领导立即向许智峰施压,要求他召开记招公开作出道歉。该党一直也没有积极支持许智锋,反而是较激进的民主派作为这场抗争的核心。

“全程监察小组”是威权政府操控立法会的一部分,它并非正式部门,而是由各政府部门职员秘密组成(被抢手机的梁诺施正职为禁毒处行政主任)。我们不能接受这样一支“秘密部队”的存在。社会主义者要求成立由基层组成的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该小组的全部活动、纪录资料和经费来源,彻底公开政府的政治监控内幕,并立即停止相关行动。我们要求无条件撤销对许智锋的控罪。同时也需要在立法会和法院外重建战斗性的民主运动,反击新的威权攻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