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歌法即使通过 思想警察监控全城

2019年5月2日 下午 11:14

所谓常识任由统治者自己定义,可以根据主观意愿任意罗织罪名

赤风   社会主义行动

国歌法预计将在7月立法会休会前通过。去年,政府可能因为担心群众情绪的反冲,再加上为了迅速通过一地两检,而推迟国歌法立法。现在则打算在7月前通过国歌法和修订逃犯条例两项恶法,说明威权攻势变本加厉。

按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常任秘书长邓忍光所说,议员若“侮辱”国歌,将不受特权法保护其言论自由。可以预见不尊重国歌的议会也会受到取消资格的威胁。这是议员宣示仪式播放国歌之后又一操控立法会的做法。侮辱国歌的检控期长达2年,将造成被秋后算账的恐慌。

港人如果公开发布嘘国歌的影像片段均属违法,而且呼吁其他人杯葛奏唱国歌的场合(例如呼吁球迷在国歌播放结束之后才入场)亦可能被控煽惑。这些都旨在打击香港的言论自由。在被质问国歌法是否要求中小学校教导“爱共产党”时,教育局局长蔡若莲的回应闪烁其词,国歌法作为洗脑工具的面目更加清晰地显露出来。

思想警察

国歌法还有相当多模糊的地方,例如在播放国歌的场合里,要求出席奏唱国歌场合人士“肃立”,但工作人员会否受条例规范,要求出席奏唱国歌场合人士“肃立”。至于如果有人表现出不屑表情或摇晃身体,是否属于不庄重,

政府的回应强调“按常识理解”,这正正是极权政府下思想警察的做法。所谓常识任由统治者自己定义,可以根据主观意愿任意罗织罪名。

中共通过基本法附件三直接推行国歌法的做法在香港打开了“立法后门”,再次冲击香港司法机关。

抵抗威权攻势

现在部分泛民在立法会内试图通过拉布阻挠国歌法。议会斗争固然重要,但林郑政府和已经控制立法会的建制派正展开更猛烈的威权攻势,更何况此前民主派议会召集人毛孟静已经表示泛民“原则上不反对”国歌丶只是反对“刑事化”,若仅依靠议会拉布,国歌法通过已成定局。

现在需要将反国歌法和反修订逃犯修例以至各方面的反威权斗争连结起来,建设一场自下而上的群众性民主运动,讨论用罢工/罢课等更有力的斗争方式反抗整个不民主制度,并将香港的民主运动联系到内地工人和年轻人的抗争,对抗中共独裁政权以及与之勾结的富豪专政。

标签: